两袖清风钱之光

陈义方   2017-01-25 13:32:49

钱之光(1900—1994)经过新中国成立以来半个多世纪的持续、快速发展,中国现在已是世界第一纺织大国。讲中国成为举世公认的“纺织大国”,讲十几亿人口衣被问题的大解决,讲纺织工业以其强劲国际竞争力为国家提供巨额贸易顺差充实外汇储备,不能忘记新中国纺织工业奠基人钱之光老部长,不能忘记这位“开国部长”在纺织工业部主要领导岗位连续奋斗32年所创造的经济奇迹。

中共外贸战线先行者

早在1927年初就已在杭州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钱之光,入党后不久就以“两浙盐运使署”的“盐署小吏”公开身份(实为盐署中共支部书记),做出了深夜偷进刑场收殓张秋人(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烈士遗体的撼天动地壮举。

大革命失败后转移到上海的钱之光,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协助毛泽民创办绸厂作为党中央联络点。明里长袖善舞的绸厂、绸布庄老板,暗里中共中央秘密印刷厂大管家。

1933年春夏之交,钱之光进入江西中央苏区,就任苏区对外贸易总局局长。在国民经济部部长林伯渠的领导下,以其机智果敢和经商才干,迅速打破国民党政府的严密封锁,打开外贸局面,运进苏区极度匮乏的食盐、药品和布匹,从经济上支持反“围剿”斗争。

在中央红军长征途中,钱之光作为林伯渠的助手,出生入死筹粮筹款。在党中央最危难的时刻,从物资保障上为长征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

1935年10月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后,钱之光仍旧担任苏区对外贸易总局局长,致力于从经济上巩固陕北根据地。特别是1936年2月与李克农一起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去洛川与张学良、王以哲会谈,达成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恢复交通、通商贸易的协议,影响深远。

从1937年冬到1947年初春的十年间,钱之光先后担任八路军驻武汉、重庆办事处处长和(南京、上海)中共代表团办公厅主任,参与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全过程,本着“有理有利有节”原则与国民党当局周旋,尽可能多地为八路军、新四军争取军需军饷,为人民军队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与此同时,成功地开辟出多项秘密经商途径,为党在国统区的统战工作解决经费问题。

他创办了“半个外贸部”

1947年国共关系完全破裂后,党的统战工作活动中心转移到了香港。同时,党中央迫切需要在经济、贸易上打开国际通道。1947年3月7日,钱之光随董必武搭军调部飞机撤退到延安。第二天,周恩来、任弼时在枣园后沟听取钱之光汇报时,郑重交代了中央这项战略部署。钱之光迅速做好准备工作,在3月11日率领一个“发展海外贸易”的小型团队出行。肩负党中央重托,钱之光在烟台、大连迅速创办“中华贸易总公司”作为发展海外贸易的基地,并迅速开辟出安全的海运通道。

1955年,钱之光(前右二)陪同周恩来(前左一)视察北京第一棉纺织厂1947年8月,在落实出口商品货源、运输船只、经商资金和人才等一应条件后,钱之光去香港与早先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时派赴香港设立经济联络机构“联和行”的杨琳会合,以2万两黄金的资金创办具有相当规模,而且一开始就很有声势的香港华润公司。党中央任命他担任“华润”董事长。“简老板”(钱之光当时的化名)以其办经济事业的战略眼光、巨大魄力和求实作风迅速把华润公司发展起来,成了当时在香港举足轻重的进出口公司。由钱之光创办并奠定基础的香港华润公司,后来发展成了新中国最具实力的特大型商贸企业(新中国成立后许多年间,甚至有“半个外贸部”之誉)。

与此同时,按照党中央、周恩来的指示,由钱之光牵头,南方局负责人方方、潘汉年配合,从1948年9月到1949年3月,分四批秘密接送几十位民主党派政要北上,筹备新政协,共商开国大计。

作为一个老革命家,钱之光对中国共产党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伟大胜利所作贡献,是相当重大的,但他本人在生前却长期对此保持低调。

1940年,邓颖超同钱之光在重庆红岩八路军办事处门前合影腰缠万贯,两袖清风

无产阶级革命家钱之光,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功勋,为新中国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与此同时,以其高尚的品德特别是清正廉洁,为后人留下了可贵的精神财富。

钱之光生前、身后,受到多方赞誉,其中十分突出的一项就是:一贯的清正廉洁。特别是对钱之光知之甚深的老革命家,一致高度评价钱之光公私分明、廉洁奉公的高尚品德。

早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时期就与钱之光共过事的宋平同志,在纪念钱之光百年诞辰座谈会上,作了这样的概括:

他毕生从事外贸工作、管理工作和经济工作,过手的金钱、外币、黄金不计其数。公私分明,账目清楚,真是腰缠万贯、两袖清风。他一生清正廉洁,是我们的好榜样。

宋平所说的钱老毕生从事经济工作而一贯清正廉洁,是一个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过程。从大革命失败后在上海掌管党中央秘密印刷厂算起,到解放战争后期去香港创办华润公司,长达20年。从新中国成立前夕到中财委任职算起,紧接着连续担任部级要职,直到1981年调任国务院顾问,又长达32年。一个担任经济工作要职的实权人物,在一段时间里清正廉洁,这也很好,但不难做到。而要做到“一生清廉”“一贯的清正廉洁”,这就难能可贵了。1956年,钱之光(左一)陪毛泽东(左二)、周恩来(右一)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纺织工业先进工作者

1951年,钱之光(前左二)在纺织部办公楼建设工地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中央派钱之光带着数量可观(2万两)的金条,到香港创办华润公司,开拓海外经济事业,从事东北、华北解放区土特产出口贸易,同时为解放区采购军需民用物资,做进出口大生意。当时,任弼时同志(在中共中央“五大书记”中分管经济工作)对此有言:“把金条交给钱之光我们是放心的。”任弼时是有根有据地说这番话的。

有史(中共党史)可查的钱之光“腰缠万贯,两袖清风”的真实情节,一次是1947年春,国共关系完全破裂,由董必武、钱之光率领的中共代表团南京、上海办事处留守人员,即将撤回延安之际。当时尚有一笔秘密经商和从解放区等渠道得来的黄金3000多两,秘密保管在上海思南路中共办事处。最初是准备移交给上海地下党,由刘昂分工办这件事。不知何故,约定在国泰电影院接头的上海地下党同志未出现,这件事没有办成。3月5日早晨撤退前,钱之光组织大家把隐藏在墙壁中的几百根金条取出,装进新做的布马甲中,大家分别背上一些,在国民党军警眼皮底下安全运出。3月7日,钱之光一行坐美方安排的专机回到延安。一到延安,钱之光立即将这批金条如数上交党中央。

钱之光第二次“腰缠万贯”,是受命去香港办公司做生意。这一次,数额更大了。1947年3月中旬,正当保卫延安、转战陕北的紧要关头,中共中央派刚回延安的钱之光率领一个经济工作组,立即动身去华北一个港口城市建立据点。办公司的本钱,主要是中共中央指示李富春(当时在东北主持财经工作)调拨给“钱办”的黄金。战争时期,根本不具备银行、钱庄汇通的条件。于是钱之光就让“钱办”工作人员,将金条缝在特制的马甲里,分几次将总额为2万两的金条,安全运抵香港。由此,在香港创办了具有相当规模的华润公司。

而钱之光和“钱办”成员,完全出于自律,其生活完全可以用“相当清苦”来概括。“简老板”身为大公司的董事长,唯一的一套普通西装,还是为了与外界打交道而置备的。

艰苦创业,廉洁奉公

新中国成立后,钱之光主管全国纺织工业32年,长期身居高位,仍然保持中国共产党人的本色——艰苦创业,廉洁奉公。1952年初,天气还比较冷。为“一五”选点建设棉纺织工业新基地,钱老带领工作组一行六人,先后到石家庄、郑州、西安等地考察建厂厂址。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来去悄悄,把主要精力都花在考察建厂的条件是否具备上面。那天初到石家庄,钱之光同志以部长之尊,以有权审批大笔基建投资的“实力地位”,却率领大家住进了一家小旅店,睡的是通炕,连房间的门也关不严。第二天一早就驱车前往城郊考察厂址,也不肯去找条件好一些的旅社。后来在发展化纤工业时,经济条件好了很多,可钱老仍是奉行这一行为模式,下基层蹲点,就住工厂招待所、办公室。60年代初在南京化纤厂蹲点,正值困难时期,连筹建处领导为照顾首长健康买了斤红糖,都被他严词拒绝。

宋平为钱之光题词:无产阶级革命家钱之光钱老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廉洁奉公可真是做到了家。他为人随和而且好客。为钱老部长张罗请客吃饭,是“钱办”工作人员的常事。但性质却有点“另类”:公务活动,私人留饭。平时一些省市纺织工业厅局长来京向他汇报工作,到了吃饭时间,他都是让秘书通知食堂准备饭菜,热情招待,费用由他自己支付。当召开全国纺织工业会议时,他甚至还会在四川饭店、北京饭店宴请几位熟悉的省市厅局长到大饭店“一叙”。宴请开支,也一律是钱老自己掏腰包。

钱老也有点“小享受”:抽点中华烟,喝点龙井茶,偶尔来杯茅台酒。三项“小享受”加起来,开支不菲。但也正是这些小事,更能说明老革命家的行为准则。即便是浙江老家轻纺厅局老熟人送少量龙井茶叶,他也不留情面,坚决“退回去”。新中国成立后,钱老长期担任消费品工业部门的要职(纺织工业部24年,由纺织、一轻、二轻三个部合并而成的大“轻工业部”8年),在经济方面的权力更大了,而且是在集“吃、穿、用”之大成的消费品工业部门。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以“试穿、试用、试吃”新产品的名义收点小礼品,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希望通过这个手段奉承轻纺工业领导机关及其实权人物的人以至单位,也多的是。但是,这位老革命家绝对容不得,不仅洁身自好,以一身正气坚决挡住这种似是而非的“公共关系”,而且对部长办公室、政策研究室、部值班室和所有部长秘书,下了一条明确的禁令:不得收受轻纺系统以“新产品”的名义送来的一切礼品;不得试穿、试用、试吃各种“新产品”。实在无法退回的,就让部值班室登记造册,集中保管,到年节时一并转送公益单位。在钱部长的严令下,纺织工业部机关多年间根本就没有所谓“试穿、试用”之说。

对于钱之光的清正廉洁,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钱正英有一番感人肺腑的话。她说:

之光同志的廉洁和严格要求自己,使我很自然地想到周总理的楷模作用。在他身上,人们明显感到周总理所熏陶培育的干部模式:那种一丝不苟、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和艰苦朴素、公私分明的生活准则。他长期担任纺织工业部部长和轻工业部部长,可是我从来未见到他家里用过什么轻纺工业的新产品或样品。作为他多年的朋友,当然更未拿过他们的产品和礼品。在他逝世后,刘昂同志专程来我家中,送给我一件他最喜爱的日常用品作为永久纪念,那是一对用过数十年用以托放茶杯的小银碟。这就是一位几十年来为国家经营管理过亿万财富的人的珍贵用品!在他生前和死后,无论他个人或他的家属,从未向组织提过任何名位或生活方面的要求。我至今仍认为,在他家的简单到几乎没有任何摆设的客厅里,品茗一杯清茶,谈天说地,蕴含着人世间最高尚的情操。

袁宝华(原中顾委委员、国家经委主任)说:

钱老淡泊名利,一生清廉。无论在“十里洋场”、在香港,他都没有丢掉共产党员的本色。我曾多次到他家去,他一直住在那个小院子里,房子里的陈设太简单了。钱老一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在钱老部长家的起居室里,一张修修补补多次的旧藤椅,陪伴着这位老革命家直到离世。哲人逝去,风范犹存。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是一大批革命家高尚精神力量堆积起来的。钱之光同志留下的宝贵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历史榜样,是中国共产党人精神宝库中的一件珍品。■

作者系国资委纺织离退休干部局离休干部,《中国纺织报》原总编辑,原纺织工业部纺织工业咨询委员会秘书长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两袖清风钱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