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的“大上海计划”

许云倩   2016-12-06 14:19:17

上海特别市政府大厦外景

上海特别市政府大厦内景“大上海计划”的出台

1919年,孙中山在所著《建国方略》的“实业计划”一节中提出“设世界港于上海”,设想将上海建成东方大港,同时提出一个改造上海商港的方针。1927年7月,上海被国民政府确定为“特别市”。上海特别市政府遵循孙中山的方针,谋求自己管辖区的发展,多次提出城市建设计划草案。可是,当时的上海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领先全国,俨然已是繁华现代的国际大都市,但却处于半殖民地状态,市中心区域被各国租界所割据,成为强权国家在中国土地上抢夺去的一个个“独立王国”。于是,不仅有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奇耻大辱,而且连市政府及其下属机构也只能散落于市区各处办公:市政府在丰林桥,工务局、卫生局在毛家弄,社会局在小南门外,教育局在大吉路……工作联络、市民办事都极不方便。

有鉴于此,根据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1929年7月,上海市政府第123次市政会议决定,正式推出“大上海计划”,也叫“新上海计划”,绕开租界和旧市中心,在上海的东北部重新造就一个新上海。将北邻新商港、南接租界、东近黄浦江,地势平坦的江湾一带(今五角场地区)约7000亩划为新的市中心区域,筹划建设新的市政府大厦,并以此为中心,营建运动场、图书馆、博物馆、市医院、卫生试验所、国立音专、广播电台、中国航空协会等。各项工程计划于1930年上半年开始建造。

在 “大上海计划”中,还制订了《上海市分区计划》《黄浦江虬江码头计划》《上海道路计划》,对包括铁路和港口在内的交通设施进行了完整规划。这是一个意欲实现孙中山先生遗愿的计划,也是一个意欲和外国租界分庭抗礼、重振民族信心的计划。数年间,一座上海新城平地而起,与租界中的另一个市中心遥遥相对。

1929年8月12日,上海市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成立,聘请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年轻建筑师董大酉为顾问。董大酉是浙江杭州人,1922年清华大学毕业后赴美国留学,先后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建筑系和哥伦比亚大学美术考古研1935年,首届“集团结婚”在市政府新厦前举行

市长吴铁城行开门礼中国首次“集体婚礼”举办地——上海特别市政府大厦

上海特别市政府大厦,从最初的征集设计到制订方案,再到最终定稿,董大酉是领衔者。作为“大上海计划”建筑群的总设计师,他和赵深等中国第一代“海归”建筑师虽受欧美建筑学的影响,但更希望从本民族建筑元素中找寻出中国现代建筑的出路,而这幢市政府新厦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将理想付诸实现的难得机会。

当时,上海市政当局曾悬赏奖金3000元向海内外征集建筑方案,要求“中国固有之建筑形式,参以新时代之需要,实用与美观并重”,董大酉主持了征集评选工作。最终,由赵深和赵孙熙明合作设计的方案荣膺一等奖。接下来,董大酉在该方案的基础上,充分吸收了其他获奖设计图案的长处,共拟订出六种设计图样,再由获奖的应征者共同审查,最终敲定了市政府新厦的建筑方案。方案敲定后,董大酉还担负起整个工程的监造任务。

1931年6月大厦开工,1933年10月10日举行落成典礼。当天前来参观的民众超过10万人。一大早,从虹口到江湾的一路上已是车水马龙,大家都想来看看中国人自己的“新上海”。航空署派来庆祝盛典的八架飞机从人们头顶上掠过,撒下了花花绿绿的彩色传单。上午10时,庆典正式开始,奏乐升旗,礼炮齐鸣。市长吴铁城行“开门礼”,用钥匙打开二楼大礼堂大门,随后官员、社会名流、各界代表,外国领事馆、工部局、公董局、外国驻沪军队代表等,从新厦的平台拾阶而上,步入大门。

新厦采用中国古典建筑“涂彩飞檐梁柱式”,朱红色的梁柱,屋顶上覆盖绿色琉璃瓦。新厦正面中间是宽阔的汉白玉的台阶,台阶两旁有石狮守卫,直通二楼大礼堂,礼堂两旁为会议室;一楼为正门,车马可直达门前。大楼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共分四层:第一层包括传达室、警卫室、收发室、会计处、保险库、大食堂及办公室等;第二层为大礼堂、图书室及会议室等,同层的大礼堂可由台阶直达;第三层中部为市长及高级职员办公室,两翼为各科办公室;第四层从外面看隐藏于大屋顶底下,是通常所说的假四层,系利用屋顶空隙作为休息室、储藏室、档案室及电话机房等。楼内设施在当时而言已经十分现代舒适,有电梯、热气管道及抽水马桶、消防设备等,并装有防暑扇119只,铺设热水管道9000平方米,当室外温度为0℃时,室内可达22℃,可谓冬暖夏凉。

这幢大厦不仅式样新,功能也新。除了行政办公,它还发挥了城市公共空间的功能。1935年2月,上海市政当局倡议举办“集团结婚”,受到饱受繁文缛节和经济压力之苦的年轻人积极呼应。4月3日,春意盎然,首届“集团结婚”在市政府大厦前举行。当天,大礼堂内外花团锦簇,门前“上海市第一届新生活集团结婚典礼”的横幅惹人注目,大红喜字、大红喜球显出一派喜气洋洋;大红地毯从大门一直铺到礼堂内的红色礼台,礼台前供奉“龙凤呈祥”大红花烛一对,正中安放孙中山先生铜像,两旁分别为证婚席、观礼席和乐队席。

下午3时半,集团结婚正式开始。54对新人穿着由美亚织绸厂提供的名牌丝绸、由著名服装设计师统一制作的婚礼服站在台下。新郎一律蓝袍黑马褂,新娘着短袖淡红色长旗袍,胸佩红花,手捧鲜花,头顶白纱。新人们先向孙中山先生像行三鞠躬,后互相行二鞠躬,再向证婚人市长吴铁城、社会局长吴醒亚行一鞠躬。吴铁城和吴醒亚分别向新人颁发结婚证书和装于红色丝绒盒中的纯银团月式嵌花太极图形纪念品,王开照相馆摄影师则在市政府新厦前为新人们拍摄了集体合影。美国派拉蒙、米高梅、福克斯三大电影公司也到场竞相拍摄、制作新闻影片并传送到世界各大都市,使外国人也能看到这一富有中国特色的新式婚礼。“集团婚礼”在市内、国内产生极大影响,当年10月2日上海举行第四届集团婚礼时,参加者已增至142对。北平、天津、南京、汉口、杭州、无锡等国内其他地方也群起仿效,一时间集团结婚成了当时的社会新时尚。

原上海市体育场(江湾体育场)独占远东鳌头——江湾体育场

上海市体育场(今江湾体育场)于1935年10月建成,以其独特的造型在中国建筑史上留下一抹重彩。

上海市体育场由运动场、体育馆、游泳池三大建筑构成,呈三足鼎立之势,占地300亩,说它是一个“体育城”其实更为确切。放眼远东,上海市体育场称得上独占鳌头。

运动场是整个体育场的核心,呈椭圆形,由田径场和环形大看台组成。田径场设有一条环形500米跑道,分为8道,东西直道长220米(当时国际比赛设有200米短跑项目),跑道内侧为投掷区和跳高区,中间是足球场,足球场的北侧是网球场,南侧是武术场。看台东西两侧司令台设计成三孔券门牌楼式建筑,三座人造白石大拱门高达8米,运用了中国传统的云纹、火焰纹、莲花纹等雕饰,顶部左右两端各设古铜色金属大鼎一只,专门用于点燃象征运动精神的熊熊火炬。拱门上方分别刻着“国家干城”“我武维扬”“自强不息”三块门额。 “大上海计划”平面图看台为钢筋水泥混凝土结构,高11米,分上下两层。上层是观众席,共22级台阶,设有4万个座位和2万个立位;下层为长870米、宽6米的回廊,其外墙由清水红砖砌成的120个拱券式结构组成,内设商店、休息室、卫生间及储藏室。遇有比赛,观众可从回廊的34个入口进入看台,就近入座;比赛结束,6万名观众仅需5分钟即可全部离场。设计之精细、考虑之周到可说是完美无缺。

体育馆设有3500个座位、1500个立位,并安装了当时先进的暖气设备。圆弧形的屋顶高20米,上弦曲线半径达30米,如此大跨度的穹顶当时在国内是独一无二的。穹顶还安装有10孔双玻璃排窗,以增强室内光线。中央比赛场地长40米,宽23米,铺设双层槭木地板。馆内运动员休息室、裁判室、贵宾接待室、浴室等辅助设施一应俱全。

游泳池为露天标准游泳池,四周看台有5000个座席。池长50米,宽20米,最浅处1.24米,最深处3.38米;池底及池边铺白色马赛克,四壁砌白瓷砖,容水量2200立方米。这座游泳池可谓是环保先行者,滤水设备十分完善,浊水进了滤水锅后再回到池中,循环不息,池中保持碧波荡漾。池内的灯光设备在当时也是最新式的,水下装有32盏强光壁灯。

上海市体育场落成后不久,1935年10月10日上午10时整,民国时期第六届全国运动会开幕式在此举行。是日,虽下着蒙蒙细雨,但市民仍然踊跃而至,把可容纳6万人的体育场看台挤得水泄不通。来自全国各省、市及海外华侨组织的2700余名运动员举行入场仪式。当东北五省市代表队选手身穿黑色孝服,高举喻意不忘故乡黑山白水的黑白两色旗经过看台,全场观众静默无声,一种“国破山河在”的悲愤在每个人的心头涌起,《勿忘国耻》成为这届全运会一段雄浑的背景音乐。中国飞行社及中央航空学校特派出飞机在体育场上空翱翔,万众仰首,情绪高涨。在这届运动会上,离乡背井的东北籍著名运动员刘长春以10.7秒和22.0秒的成绩再创100米、200米两项全国纪录,夺得冠军。其中10.7秒的100米纪录保持长达25年之久,直到1958年才由梁建勋打破。

好景不常在。那个年代,一个列强虎视眈眈之下的弱国,纵然有“大上海计划”的强国壮志,却难有实现它的天时地利。1937年8月13日,日军大规模进攻上海,江湾地区首当其冲,成为中日军队交战的第一线。上海沦陷之后,“大上海计划”被迫全部结束。1945年抗战胜利,国民党当局将上海市政府设在了旧市区的繁华地段,“大上海计划”终成一个被搁置的旧梦。除了那些曾在这里接受祝福的新郎新娘,和曾驰骋赛场的运动健儿,大概很少有人再会想起那一段的繁花似锦。

作者系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文史委员会荐稿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民国时期的“大上海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