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弹”结合试验准备的经过

宋炳寰   2016-12-06 14:19:16

1966年3月11日,中央专委第十五次会议上讨论通过了进行“两弹”结合试验的决定。国家意志已既成,接下来要进入的就是试验准备阶段。

试验工作总原则:绝对安全与可靠

在中央专委同意按“冷”“热”飞行试验的计划做好准备工作后,刘杰和刘西尧立即商议并召开会议,向二机部九院和部内各有关业务局领导传达中央专委的决策和指示。刘杰在会上特别强调:“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用导弹运载核弹头进行核爆炸试验,这在世界上是罕有的做法,确保绝对安全可靠是这次试验最重要的问题。”

1966年4、5月间,九院对核装置及引爆控制系统进行一系列环境条件地面模拟试验。在此基础上,由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以下简称导弹试验基地)统一组织领导进行引爆控制系统飞行遥测试验;同时进行核弹头在各种情况下的一系列试验,并对引爆系统和自毁系统的可靠性再次进行论证。此外,还于5月8日在青海省海晏进行核弹头整体运输安全考核试验。到9月上旬,全部地面试验工作均已完成。通过以上这些一系列试验和分析论证得出结论:核弹头可以保证安全与可靠。

与此同时,七机部也向参加改进型中近程地地导弹设计制造的全体职工传达中央专委关于“确保安全可靠”的指示,组织大家对设计图纸、原材料、零组件、设备和总装测试等各个环节,进行群众性的质量检查监督,在生产过程中对每一个零部件都严格掌握好工艺,严格控制好导弹生产质量,把不安全因素消灭在导弹出厂之前。另外,为了保证导弹安全爆炸系统的可靠性,七机部作了多项技术改进,并通过地面综合试验。8、9月间,对改进型中近程地地导弹进行定型鉴定试验,共发射五发,均获成功。结合定型试验,8月30日还进行弹体自毁试验,结果证明:导弹的安全系统工作可靠。

导弹试验基地在准备工作中研究提出发射方案,勘选了发射阵地的位置,抢建发射阵地、地下指挥控制室和各类人员掩体等工程,制定试验计划和测试发射、航区测量、通信联络、气象保障等一整套试验实施方案,在技术阵地、发射阵地开展操作训练。还与核试验基地组成联合工作组,制定发射场区、导弹飞行走廊(即导弹飞行弹道下面经过的地区)的安全防护方案,商定测量、通信、气象保障协同方案。

为了使弹着区的主控站能收到可靠的时统信号(时间统一勤务信号),并与核试验基地共同完成弹着区的测量、通信、大地测量任务,导弹试验基地派出经验丰富的匡德新、李宗棠、汪宗沂、葛绶青等技术人员组成末区测量队伍,带上最好的遥测设备和光学测量设备、时统车、电源车等到弹着区参加试验。

核试验基地在罗布泊空爆场区孔雀河以南勘选弹着区的位置,并在孔雀河上架设一座长48米、载重10吨的木桥,修筑了通往弹着区的简易公路,构筑了测量工号。此外,还针对测准爆炸威力和爆炸点位置而设计测量方案和测量项目。由于这次试验的目的是要鉴定原子弹弹头在实际飞行环境下的工作状态、测定爆炸威力、综合检验核导弹的真实性能,因此首要安排测准爆炸威力和爆炸点位置的测量项目。科技人员将光学测量、力学测量、遥测、时统接收、观测、控制、录音、计时等仪器设备分别布放在19个点(站)上。经过安装调试、单项联试、全场联试、发射区与弹着区合练,各类仪器设备工作可靠。1966年6月30日,周总理(左四)视察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时听取栗在山(左三)、张贻祥(右二)、徐明(右一)等的汇报核试验基地还派出安全防护分队担负发射阵地的侦察、洗消、剂量监测任务,并与导弹试验基地防化排混合编成防护保障队,开展工作。发射阵地和弹着区的安全防护问题,也分别由导弹试验基地、核试验基地组织专家和有关人员反复论证安全措施,具体研究拟制万一出现意外情况的应变方案。

在此期间,为保证“两弹”结合飞行试验的安全可靠,国防科委两次组织审查技术、发射、测量方案,以及发生意外情况时的处置方案;安排场地工程、气象、通信联络、航空、后勤等各项保障工作,确定各项准备工作的进度。国防工办也多次召集二机部、七机部研究检查“两弹”结合研制、试验工作,及时解决协作中的问题。

为了做好“两弹”结合飞行试验的安全保密工作,同年6月28日,国防科委邀请公安部、二机部、七机部、总政保卫部、炮兵、导弹试验基地、核试验基地的负责同志,就这一专题进行研究讨论并形成会议纪要。7月25日,聂荣臻审阅会议纪要并作了批示:“我同意这个会议纪要,可下发有关单位贯彻执行。核试验的保卫保密工作,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必须加强思想教育,做到人人重视,处处重视,时时重视,防止和克服一切麻痹思想,严格各项制度。各级领导要作为一项重大事情,经常抓,认真抓。”

周总理说,搞好工作要做到“科学试验加大寨”

1966年6月30日,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两国后乘专机回国时,专程视察导弹试验基地,检查导弹核武器试验的准备情况,这也是总理第五次来到这个基地。

14时40分,专机飞抵14号机场。总理下机后,在基地代司令员李福泽、政委栗在山等的陪同下,乘坐基地铁路专线前往基地办公生活区。刚在车厢内落座,周总理看见窗外不远处戈壁滩上有几棵迎风挺立的沙枣树,便要下车去看看。

在树旁,总理问:“这是什么树哇?”李福泽答:“我们都叫它沙枣树、桂花柳,有的书上又叫银柳、桂香柳。”总理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它常年生长在沙漠地区,果实是椭圆形,颜色有些栗褐色,形似内地的小枣;叶子有点像柳树的,两面都有银白色鳞片;夏季开银白色的花,有点芳香,是可以用做水土保持、防沙造林的树种。”总理又问:“这种树在戈壁滩上是怎么种活的呢?”栗在山回答:“靠浇地下水。这种树耐旱,在三年自然灾害、经济困难期间,沙枣树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我们采集沙枣磨成面,连同树叶作为代食品。”总理说:“好哇!看来人是可以改造自然的。”

6月的戈壁,骄阳似火。列车在山岩沙岭间缓缓前行。总理把外国友人赠送给他的西瓜、芒果等送给大家品尝。忽然,总理透过车窗看见铁路旁有一名年轻战士正头顶烈日维护路基,便立即让李福泽通知司机停车,并派随行人员下车送去一个西瓜。当汗流浃背的战士知道是总理让送的时候,他手捧着西瓜,激动地流下泪水,向缓缓开动的列车敬了一个军礼。

在列车上,总理向基地领导仔细询问:你们这里的生活怎么样?土质怎么样?水怎么样?部队搞生产了吗?家属小孩、文化娱乐情况如何?……得到答复后,总理对李福泽、栗在山说:“5月7日,毛主席看了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后写了一个批语(即“五七指示”)。主席在批语中说,只要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既要学政治、军事、文化,又要从事农副业生产,还要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同时又能从事群众工作,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你们要组织基地很好地学习和贯彻毛主席的这一指示。”他还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要自力更生。从事尖端科学研究事业是这样,生产生活也应是这样。要会搞导弹试验,也要会打仗,会生产。这就叫做科学试验加大寨。”1966年6月30日,周总理(前左二)视察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时观看红旗2号地对空导弹实弹打靶(前左一栗在山,前右一李福泽)到达基地办公生活区后,总理不顾一路疲劳,立即在基地招待所接待室听取了栗在山、张贻祥、徐明等人的汇报,全面详细了解基地情况,还同正在基地检查工作的代总参谋长杨成武谈了话。

随后,总理又视察了基地的地地导弹发射阵地,观看改进型中近程地地导弹的发射合练(此种导弹即将用于10月份进行的“两弹”结合试验),检查导弹核武器试验的准备情况。接下来,他又来到基地的地空导弹试验场区,观看了红旗2号地空导弹实弹打靶。当导弹喷着浓烈的火焰直冲蓝天时,总理情不自禁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眼望长空,全神贯注地看着导弹飞向目标。当导弹准确命中目标时,他满面笑容,热烈鼓掌,向在场的李福泽、栗在山等表示祝贺,并说:“你们要继续努力,加快科学试验速度。”

晚上,欢迎晚餐刚刚开始十多分钟,总理亲自端着酒杯和一盘切好的苹果走进厨房看望炊事人员。炊事员正忙着做饭,看到总理来了都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总理热情地招呼大家,为他们斟满酒,不能喝酒的就又递上一块苹果,然后一一碰杯,高声说:“让我们共同为国防尖端事业的更大发展而奋斗!” 晚会上,总理还亲自指挥大家一起高唱《东方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歌曲。此情此景,大家都十分振奋。

就寝前,周总理把招待所准备的崭新被褥叠好放在一边,然后从棱角都磨白了的旧皮箱中拿出随身带来的一床有些破旧的薄被子和一条军用毛毯。服务员见后说:“总理,您还是用新被褥吧。”他微笑着说:“我已习惯用这些了。新被褥是人民的财产,是招待客人用的,要爱护。”第二天上午,总理前往视察基地试验场区的建设和基地场区以北的地形。为了让他提前对场区地形和建设布局有一个总体了解,基地赶制了沙盘,还找出已拍好的介绍场区地形的电影资料。但是总理既没有看电影,也没有看沙盘,说:“为节省时间,直接去实地吧。”于是,总理由杨成武代总长和李福泽代司令员陪同,乘直升飞机视察了基地场区北部的点号布局和乌苏木、建国营、居延海一带设防地区的地形,还查看了兰州军区防务工事。

回到招待所后,总理对基地几位领导说:“这个地区很有前途,不仅有国防意义,而且有重大经济意义,可以为社会主义建设增加财富,减轻国家负担,有利于消灭三大差别(指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从河西走廊至内蒙古西部这一带沿着黑河流域进行屯垦、放牧,既要设防,也要开发,大量建设农场、牧场,这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你们把甘肃省的领导找来,一起好好研究研究。”他还对在场的总后勤部领导说:“总后也投点资,搞大建设。要搞个20年建设规划,与内蒙古、甘肃和兰州军区共同开发这个地区。”接着,他又对李福泽、栗在山说:“你们基地和施工部队在现有五万人的基础上,经过20年艰苦奋斗,争取发展到30万人。大庆是学解放军的,现在解放军也要学大庆,军队和地方互相学习。大庆是红旗,你们也要成为红旗,而且要成为特等的红旗。部队有劳动力,要学大寨自力更生开发黑河流域,这里是大有作为的。”

7月1日下午,周总理离开基地返回北京。动身前,他在杨成武、李福泽、栗在山的陪同下,乘敞篷汽车同基地干部战士、科技人员、职工家属、学生儿童和在基地场区执行施工任务的部队代表见了面。原本栗在山没有与总理同车,是总理拉着栗在山的手说:“上车,同我们一起检阅部队,看望同志们!”他还让栗在山站在他与杨成武的中间,说:“你是这里的主人,应该站在中间,我在边上便于看望大家。”周总理的视察,大大增强了基地官兵圆满完成“两弹”结合飞行试验和其他试验以及建设好基地的决心和信心。

聂帅强调:仔细检查,以防万一

9月5日下午,二机部副部长李觉,九院副院长朱光亚与国防科委副主任张震寰,七机部、导弹试验基地、核试验基地的领导向聂荣臻汇报了“两弹”结合飞行试验准备工作的完成情况及试验工作的安排。聂帅指示:“两弹”结合试验一定要搞下去,不能因为“文化大革命”而停下来,要防止有些人思想不集中而影响产品质量,导致试验失败;试验前要进行一系列质量检查,不光“两弹”本身,还有外单位的协作件,主要是各种仪表,都要仔细检查;导弹核武器飞行弹道下面经过的甘肃红柳园地区,试验时该地区的万余名居民必须疏散,以防万一。

为了落实聂帅上述“以防万一”的指示,并考虑到这次导弹核武器试验的指挥中心是设在发射区——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张震寰想到自己身边应该有一位搞核试验放射性沉降预报的专业人员,这样万一导弹在点火发射升空过程中失败而落地爆炸,或是飞行过程中中途落地爆炸,可以进行放射性沉降预报。于是,核试验基地研究所决定派高连科随张震寰出差。高连科参加过第一次和第二次核试验,有相关预报经验。

9月8日上午,一列由20多节特殊车厢组成的专列火车停在北京南苑七机部的一条专用铁路线上。车厢里装载着两发改进型中近程地地导弹和一些专用设备,七机部一院的100余名参试人员将乘坐这一专列火车前往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张震寰率机关工作人员孙兆贵(国防科委二局参谋)、孙振江(国防科委办公室秘书)和高连科,以及总参气象局的四名工作人员也搭乘这一专列一同前往。9时许,七机部副部长钱学森来到专列火车旁为大家送行。

专列火车整整走了四天后,于9月12日上午到达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几天后,张震寰向高连科布置了任务:就地成立一个预报小组,主要任务是针对“两弹”结合试验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从最坏的角度考虑来做出放射性沉降预报。此后,导弹试验基地配给高连科两位技术人员,他们一起开始了大量计算和绘制图表等工作。

1966年6月30日晚,周总理(中)在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与基地火线文工团团员们一起唱歌在导弹试验基地检查试验准备工作完成情况后,张震寰又到核试验基地检查试验准备工作完成情况,与两个试验基地领导和有关人员进一步具体研究试验方案、程序、安全防护措施以及试验时间安排。

9月14日,国防科委起草关于“两弹”结合飞行试验准备工作完成情况及试验时间大体安排的报告,呈报周恩来总理并中央专委、中央军委。15日,经总政治部批准,由张震寰(国防科委副主任)、栗在山(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政委)、钱学森(七机部副部长)、李觉(二机部副部长)、李福泽(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代司令员)、张蕴钰(核试验基地司令员)、邓易非(核试验基地副政委)、谢光选(七机部一院一部主任)、龙文光(二机部九院设计部主任)、朱昕(七机部一院一部党委书记)、田之天(国防科委政治部保卫部部长)等11人组成“两弹”结合试验党委会,张震寰任第一副书记,代理书记职务,栗在山、张蕴钰任副书记。1966 年10 月26 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科委主任聂荣臻在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的技术阵地同参试人员交谈9月24日,发射区和弹着区进行了时间统一勤务信号和通信联络的合练。紧接着又于27日、29日在发射区和弹着区进行两次发射合练。通过合练,熟悉试验程序和指挥关系,实际检验发射区和弹着区的各种测试设备、控制系统、有线电及无线电设备与线路,结果证明都能正常工作。合练后,对暴露出的指挥人员口令不够准确、操作手欠熟练、个别仪器出现故障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和改进。

9月25日下午,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主持召开中央专委第十六次会议,着重讨论“两弹”结合飞行试验等问题。李富春、贺龙、李先念、聂荣臻、余秋里、谷牧、赵尔陆、刘杰、王秉璋、袁宝华等中央专委委员出席了会议,中央军委叶剑英副主席、杨成武代总参谋长、罗舜初、刘西尧、刘秉彦、胡若嘏等也参加了会议。会上,罗舜初汇报了如下情况:为保证核弹头和导弹在试验中安全可靠而进行的必要改进及其效果,发射区和弹着区场地工程、仪器设备安装调试情况,通信、航空、气象、安全防护等保障工作,场外放射性烟云侦察工作的安排情况。此外他还汇报了计划9月底前完成合练后,10月初和10月中旬依次进行安全自毁试验、“冷”试验、“热”试验的大体计划安排。经周总理同与会人员讨论,中央专委原则同意国防科委和二机部、七机部的试验安排,以及根据这两项试验的情况再决定“热”试验问题。周总理为此专门指示:“一定要有严格的科学态度,认真对待,大力协同,首先把合练搞好。”并要求张震寰在9月底回北京报告“两弹”结合自毁试验和“冷”试验的准备情况,以及试验场区10月份的气象情况。中央专委还指示国防科委会同兰州军区、总后勤部、铁道部、公安部及有关部门组成联合小组,统一指挥办理甘肃红柳园地区万余人员的临时疏散工作。

到9月底,二机部九院已完成“冷”“热”试验弹头的全部生产加工,七机部已完成导弹的加工。“两弹”结合自毁试验和“冷”试验用的导弹及核弹头已运到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热”试验用的核弹头已在青海核武器研制基地完成总装,待命启运。核试验基地的测试工作也已准备好,试验中的通信、气象、航空、医疗、防护和核试验基地场外放射性烟云侦察等各项保障工作也都作好准备。同时,核试验基地还派出司令部副参谋长范志赤带领工作组和一个防化小分队来到发射区参加工作。对红柳园安全问题的进一步论证显示,导弹掉在这里的机会极小,居民在试验时可以不转移。但从最坏处着想,还是组织了居民防空演习,一小时内全部居民可以进入安全疏散地区。

至此,“两弹”结合飞行试验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作者系原总装备部高级工程师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两弹”结合试验准备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