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儿女的故事——第一声啼哭(上)

2016-05-08 05:14:57


延安儿女联谊会

无论岁月如何更迭、时代如何变迁,人来到世界上发出的第一声永远是啼哭。在那个为了中华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年代里,有这样一群婴儿,迎接他们出生的不是爱的阳光,而是血与火的世界。我们穿越时空,叩问尘封已久、腥风血雨的当年:他们是谁?他们的父母是谁?他们又在哪里,是如何发出的第一声“啼哭”?


林基路烈士在狱中所作的“囚徒歌”

诞生在父辈寻求真理的坎坷路途中

1922年10月24日,长沙湘雅医院里一声婴儿的啼哭让孤独的杨开慧露出欣慰的笑容,她和毛泽东的第一个爱情结晶——毛岸英出生了。此时,岸英的父亲担任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书记的重任,正领导着粤汉铁路工人、安源路矿工人等一系列罢工运动。等他回到长沙见到儿子第一面时,儿子已经出生三天了。

李特特(李富春、蔡畅之女):我1924年出生在法国。五四运动后,我的父亲母亲和许多爱国青年一样,在十月革命的鼓舞下,为寻求革命真理、改造中国而去法国勤工俭学。

李特特的外婆葛健豪那时已经54岁了,她与儿子蔡和森、女儿蔡畅一起,于1919年12月25日登上邮轮踏上赴法国求学的征程。

李特特:人家说:“你这么大年纪了,又是个小脚老太太,走又走不动,也不懂法文,去干什么?学什么马列主义呀?”她说:“被压迫的民族要解放,所以我要学他们推翻剥削阶级的理论啊。”

蔡畅和李富春在法国相识、相知。他们1922年加入由赵世炎、周恩来等组建的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1923年,李富春担任支部书记,同年与蔡畅结婚。蔡畅怀孕后怕影响学习和工作,决心打胎。

李特特:我外婆坚决不同意。她说:“你的后代就是革命的后代,我就要保护他。你不带我带!”这样的老太太说出这种话,那个时候不简单啊。

这个老太太真是不简单。毛泽东曾为她题词:“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

同样不简单的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之一朱德总司令。1922年他已经36岁了,毅然辞去在旧军队中不小的官职奔赴德国。

刘建(朱德元帅外孙)我的母亲朱敏是朱德唯一的女儿,1926年出生在莫斯科。当时我外公从国内到德国去寻求救国的道理,在德国他找到了周恩来爷爷。在周爷爷的介绍下,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受党组织的委派,我外公又去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我外公因为是40岁得的女儿,因此给我母亲起名叫“四旬”。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据不完全统计,从1927年3月至1928年上半年,被国民党反动派屠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竟达31万多人,孙中山倡导的第一次国共合作走到了尽头。在“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血雨腥风中,又一批孩子有了他们的第一声啼哭。这一声啼哭可能会给他们引来杀身之祸,所以他们从生下来就不得不隐姓埋名或颠沛他乡。

叶正大的父亲叶挺将军,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1924年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和红军学校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他率“铁军”叶挺独立团作为主力参加了南昌起义,担任前敌总指挥。


①杨开慧和两个儿子毛岸英(立者)、毛岸青


②1937年春,任弼时、陈琮英夫妇与刘英(右一)在陕北。图中小孩为任弼时二女儿任远征


③朱德唯一的女儿朱敏(中)在苏联


④1939年,叶挺将军全家在澳门


叶正大(叶挺、李文秀之子):我1927年生在上海的北四川路,因为南昌起义我爸爸公开反对蒋介石,所以我一生下来以后就和妈妈一块到澳门去了。

陈昌浩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大革命失败后,他先在武汉地区坚持地下斗争,后于1927年9月前往苏联学习,1930年回国后转成中国共产党党员,红四方面军成立时担任政治委员。

陈祖涛(陈昌浩之子):我是1928年1月份出生的,直到十来岁还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因为他参加了红军,如果被国民党知道,连我们家属也要被杀头的,所以我母亲就不敢说。直到1937年,我父亲突然出现了。在一个很小的旅馆里,我第一次见到他。

刘志丹1924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转为共产党员,妻子同桂荣1934年参加革命,1938年入党。

刘力贞(刘志丹烈士、同桂荣之女):我1929年出生在陕北娄子沟。我的父亲因为参加革命,一年四季基本不在家,可巧生我那天他刚好在家。那时我母亲25岁,我父亲27岁。我出生后,父亲激动地说:“我终于有一个孩子了。”我母亲打趣说:“哎呀,不过是个女孩子,有什么稀罕的。”我父亲就认真地对我母亲讲:“女孩子跟男孩子是一样的。”

肖劲光1920年在长沙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2年在莫斯科转为中共党员,妻子朱仲芷1927年入党。

肖永定(肖劲光、朱仲芷之子):我是1931年出生的,生我的时候父亲正好在闽西任闽粤赣军区参谋长。当时他们率领红军打败了国民党的围剿,把永定县打了下来。所以父亲就给我取名叫“永定”。

诞生在反动派的高墙铁窗下

今天,我们坐牢了,

坐牢又有什么稀罕?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这是何敬平烈士在狱中留下的诗句,有成百上千具备这样的革命意志和为民族献身精神的共产党人,他们自己的下一代也为了革命而出生在铁窗内和高墙下。

张友清烈士1930年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1931年被捕入狱,被关进北平草岚子监狱。不久,他的妻子——已经怀有身孕的艾静茹在家中被捕,也被关进草岚子监狱。1932年,他们的儿子张燕林出生在狱中。张燕林出生后,被关押在草岚子监狱的共产党人薄一波、杨献珍、安子文等难友有的捐出自己的衣服,有的把衬衣后片剪下来,给这个狱中出生的孩子当尿布、做衣被。

下页照片中的20多个娃娃有一个共同的经历——随父母被新疆反动军阀盛世才关押在监狱,其中有11个孩子是在被关押期间出生的。

陈潭秋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1921年他同董必武一起代表武汉共产主义小组赴上海参加中共“一大”,会后在中共武汉区委分管组织,妻子王韵雪1936年参加革命。

陈楚三(陈潭秋烈士、王韵雪之子):我1942年12月2日出生于新疆迪化,就是现在的乌鲁木齐。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正遭到新疆军阀盛世才的软禁。难友张子义同志给我取名“楚三”,取自“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典故。

林基路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2月受党派遣到新疆工作,1942年9月被捕入狱,妻子陈茵素1938年参加共产党。

林枚(林基路烈士、陈茵素之女):我1943年出生在新疆的监狱里,出生刚三天的时候父亲就牺牲了。我的名字是妈妈给起的,其中的“枚”是倒霉的“霉”的谐音,看着我这个刚出生就不得不在监狱中受难的孩子,妈妈想告诉我永远不要忘记生命的源头是那个倒霉的监狱。


当在新疆盛世才监狱里的“小萝卜头”们获释回延安后,中共中央专门为他们拍了这张集体照。题签上印有“饱尝铁窗风味的娃娃们”

1943年5月16日,一个叫吉新玉的孩子出生了。新玉的父亲吉合1925年赴苏联进入基辅红军军官学校和莫斯科高级步兵学校学习,1927年加入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回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新玉的母亲鄢仪贞193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吉新玉(吉合、鄢仪贞之女):我名字里的“新”是新疆的“新”,“玉”是监狱的“狱”的谐音。听我妈妈讲,当时她在监狱里快生我时,是国民党的大兵把她押到了医院。到医院以后,医院的护士和医生说:“女人生孩子你们在这干什么?”但是没有办法,妈妈就是在大兵端着枪监视的情况下把我生下来的。

程九柯同志1937年赴延安,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10月受命去新疆工作。

程源敏(程九柯、周建之女):我1943年10月出生在新疆监狱,父母经常跟我们讲监狱里的事情。大人们交接情报、或者有什么信息互相传递,经常都是靠我们这些孩子。监狱里有一个很简陋的医院,妈妈跟我讲:“你装病就可以看到你父亲。”抱着我就上医院去了。父亲一见面就把我抱过来,可能因为陌生吧,我当时挺害怕,有点躲着他。父亲说:“你的鞋上有个窟窿。”就伸手去掏我的脚丫子,吓得我直躲。当时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没有这个概念,但就是想见他。

诞生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

在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也演绎着我们的“第一声啼哭”。长征时,任弼时是红军第二方面军的主要领导人,妻子陈琮英也于1934年参加长征。

任远征(任弼时、陈琮英之女):我1936年出生在长征途中的阿坝草地。当时从雪山下来经过一条河时,天快黑了,妈妈觉得不舒服,就找到一个老乡家。老乡都是藏族,房子底下是羊圈,上面是住房,他们就想让我妈妈到楼上去生。他们的楼梯是一根棍,砍了几刀就算是楼梯,所以别说孕妇上不去了,就算是一般人爬起来都很困难。于是只得在在羊圈里铺了个油布,就在那儿生的我。

因为陈琮英和其他红军战士一样都是吃草根、树皮、皮带充饥,所以没有奶,娃娃生下来以后饿得整天哭叫。朱德听说后很心疼,就找了根铁丝,弯个钩到河里钓鱼……

任远征:钓上鱼后熬成汤,当时也没有盐。朱老总把鱼汤端到我妈那儿说:“月婆子,快来吃鱼汤啊。”妈妈吃了以后有了奶,这才把我养活了。我曾对我爸爸说:“你们还不错,长征时把我带上了。”他说:“你别感谢我,去感谢贺伯伯吧。”

为什么要感谢贺伯伯呢?原来,1935年11月1日,刚刚打完胜仗的贺龙得知妻子蹇先任给他生了个女儿,双喜临门,他无比欣慰。副总指挥肖克将军说:“孩子是在父亲刚刚打完胜仗时出生的,就给她取名叫‘捷生’吧。”贺龙欣然接受。小捷生刚出生18天,部队就开始长征了。

任远征:贺伯伯当时准备把捷生交给老乡,跟老乡都说好了,可是到临走的时候,那个老乡却没来。到老乡家一看,一把大锁锁在那儿。就这样,把捷生和我们一道都带着上路了。路上找人轮流背着我们,刘伯承元帅的爱人汪荣华阿姨,还有好多战士都背过我。

诞生在全国抗日的烽火硝烟中

1937年卢沟桥事变,标志着全国抗战的开始。为了全民族的解放,共产党将所领导的红军和游击队先后改编成八路军和新四军。从此在抗日的各个战场、在斗争的每一个阶段,我们这些抗日将士的后代也越过隆隆炮声和滚滚硝烟,相继发出了生命的第一声啼哭。

罗荣桓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主要做军队政治工作;林月琴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转为中共党员。

罗东进(罗荣桓、林月琴之子):我父母他们到陕北以后,于1937年5月份结婚。我母亲怀了我以后,因为生活条件差,加上经常要行军作战,所以就不想把我生下来。那个时候她就跑步、从高处往下跳,有时候还故意骑马掉下来,但是就那么折腾也没把我摔出来。后来林枫的夫人对我母亲说:“你可不能这样啊,罗荣桓同志还没有后代,你还是得把孩子生下来。”我1939年2月份出生在山西长治附近的常村,具体是几月几号出生的,常村在哪儿,连我母亲都记不得了。后来还是梁必业叔叔在整理他的日记的时候发现的,就对我说:“东进,我查到了,你是2月14日出生的。”就这样,我直到40多岁才知道自己的生日。出生后父亲来看我,我母亲对他说:“你给起个名字吧。”因为当时部队正要东进到山东去。所以我父亲说:“干脆就叫东进吧。”

左权将军时任八路军副参谋长,是中共在抗日战场上阵亡的最高将领。

左太北(左权烈士、刘志兰之女):我1940年5月出生在八路军总部——砖壁村。1942年我才两岁时,父亲就牺牲了。

黄镇1934年加入共产党,曾任八路军129师兼太行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妻子朱霖1938年入党。

黄文(黄镇、朱霖之女):1942年2月底,敌人发动春季大扫荡,这个时候我妈怀着我就快生了,所以就不能跟大部队一起转移,怕影响部队的行动。当时,刘伯承的夫人汪荣华还有区里的两个女同志,加上我妈妈一共四个孕妇,由休养连的支部书记带着,还有一位叫马芳晓的医生随着,留下来单独打游击。有一天,他们摸黑往山下走,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发现山下村子里火光冲天,妇女叫小孩哭,枪声一片。鬼子进村了!他们赶紧又手忙脚乱地往山上爬。天快亮的时候,他们从另一条路下山到了林旺村。马医生把汪荣华和另外两个女同志安排在两个小屋里之后,她自己和我妈妈就没地儿了。再一看,有个驴圈虽然小,但是还可以住。马芳晓一边干活一边对我妈妈说:“朱霖啊,你就要成圣母马利亚了,耶稣就生在马槽里。”我妈妈心想:“小农户哪养得起马呀,顶多就是驴,就是个驴槽子。”我是3月5号出生的,又过了两天,汪荣华阿姨生了她的女儿。因为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汪阿姨的娃又生在这个著名的“妇女解放之日”的前一天,所以就给孩子起名叫“解先”。

邓晓岚出生时,她的父亲邓拓任中共晋察冀边区党委机关报《晋察冀日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她的母亲丁一岚也在报社工作。1943年反扫荡的时候,丁一岚已经怀孕7个月,跟队伍转移到了灵寿县时,不幸被坚壁在一个山洞里。

邓晓岚(邓拓、丁一岚之女):当时我妈妈自己在洞里头,拿两颗手榴弹随时准备,敌人来的时候就跟他拼。那时候,妈妈怀着我身体不方便,又离开了报社队伍,她说:“那时候是我最孤独、最困难的时候。”我是1943年12月下旬很冷的日子里出生的,妈妈说生我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那时就在破房子里挂上个帘子,找点柴禾烧火取取暖。柴禾都是雪地里的湿柴,燃不起来,弄得满屋子都是烟。刚生出来以后我就哭啊,周围大人没带过孩子也闹不清楚,看我老哭老哭,说可能是烟给呛的吧,赶快抱到外间屋子里头。一会儿大夫来了一看,说:“哎呀,怎么给抱出来了?都快冻死了,脸都冻紫了!”赶快又给我搁到妈妈那儿去。

谭戎生出生时,他的父亲谭冠三将军和母亲李光明正在冀鲁豫边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谭戎生(谭冠三、李光明之子):1941年1月,我出生在山东管城县下沟村。当时作战非常紧张,我母亲临产的时候,因为日本鬼子和顽固派的“三光”政策,这个地方的老百姓都跑没了,是我父亲和他身边的警卫员为我母亲接的生。警卫员在老百姓的院子里东找西找,只找到一块狗皮。后来我父亲就用这块狗皮把我裹起来,和我母亲一起又去追赶部队……■(待续)

上一篇回2015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延安儿女的故事——第一声啼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