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前夜——中村事件始末

2016-05-08 05:14:54


编者按:中村事件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是一桩重大的历史事件。事件发生后的第42天,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略东北的战争。过去,史学界对中村事件的记述,基本上只有当事人关玉衡生前发表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选辑的回忆录《中村事件始末》。本文作者从1984年始,历时30载,相继到东北辽、吉、黑各地档案馆、图书馆查阅搜集了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并采访了关玉衡的儿孙,获取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史实细节。大量真实的史料证明,中村事件尚有许多戏剧性的情节未披露。如处决中村震太郎等四名日军间谍的方式,原说法是枪决,而真实的处决方式是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本文还披露了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和“东洋魔女”川岛芳子合谋毒设陷阱探得中村事件内幕并获取“三道梁”手表等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张学良电令关玉衡:“妥善灭迹,作好保密。”关玉衡立即召开连以上军官会议,严令:“任何人不许泄露处决中村大尉等四名间谍犯的秘密,违者以军法论处。”

口 冯学忠

日军间谍的不归路

1931年6月25日清晨,内蒙古科尔沁右翼后旗四方台子(清末民初称镇国公王府,亦称佘公府,今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镇宝河屯)。

东北军兴安屯垦军第三团一营营长陆鸿勋指挥三连官兵在操场上进行队列训练,远远发现一行四人骑着马,驮载着很多行装从北向南漫步走来。为首的一个身着俄式皮夹克,头戴三耳火车头式革制皮帽,上套一副风镜的家伙,正得意扬扬哼哼叽叽地唱着《支那之夜》:“樱花盛开的季节,在那遥远的东方,芳龄的姑娘向我挥手……”他之所以这样兴奋,是因为他于4月7日经齐齐哈尔沿绰儿河到扎赉特旗王府参与了扎赉特旗札萨克巴布扎布秘密主持召开的“东蒙王公会议”,鼓吹“东蒙独立”,进行策反归顺大日本,并与巴布扎布签署了秘密协议。这是他功成归国之后向日军参谋部邀功领赏的敲门砖,眼前,仿佛将星正闪闪发光地照耀着他前行的路。但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正在踏上一条梦魇般的不归路,跌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站住!”突然,一声喝令惊醒了他的美梦,面前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和他的同伙。

“兄弟,我们是日本东京黎明学会的,到东北进行土壤学调查。”头戴三耳火车头式革制皮帽的家伙满脸堆笑拱着手说。他随手从马背的皮兜里掏出一包海洛因扔给面前虎视眈眈的官兵。任其海洛因落地,官兵们没人去理会。时至夏日,兴安屯垦区日趋炎热,但为首的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还穿着棉袄、棉裤,骑着高头大马而非本地蒙古马,其余三人也穿着甚多。营长陆鸿勋顿时疑窦丛生,从这伙人满不在乎的神情中,发现隐隐地有一股杀气。


日本参谋本部情报员中村震太郎和井杉延太郎

“对不起各位,请下马,跟我们走一趟。”陆鸿勋命令道。

“混蛋!”为首的满脸横肉的家伙突然脸一变,破口大骂道:“我们是大日本国民,快放我们过去,别不识抬举!”说罢,伸手向怀里摸去。说时迟,那时快,连长宁文龙一个箭步扑上去按住了他的手,从对方怀里掏出一支日制南部式手枪。

“上!”陆鸿勋大喊一声。官兵们一轰而上,将四个人扑倒在地捆绑起来。

屯垦军第三团团部。

上午10时,连长宁文龙带领士兵将中村震太郎等四人押解到团部,副团长董平舆正在团部值班。1925年,经东北军炮兵司令邹作华推荐、张学良将军保送,董平舆到日本陆军大学学习。在校期间,他学会了日文、日语,1929年10月毕业回国后就任东北军兴安屯垦军第三团副团长,少校军衔。

接到副官赵衡的报告,董平舆立即赶往拘留室。一开门,在与中村震太郎见面的一刹那,董平舆心中惊呼:“中村,怎么是你?!”原来,董平舆与中村震太郎是日本陆军大学的同学。

董平舆坐定后,用日语讯问中村震太郎:“你怎么跑到兴安区来了,不知道这是军事禁区吗?”

中村震太郎在最初的惊愕后,平定了一下心绪。他掏出一张“日本东京农业学会会员”的名片,佯称是受东京农业学会派来中国东北调查土质和农业状况的研究人员。

董平舆根本不相信中村震太郎的鬼话。一个堂堂的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日军官佐怎么可能当什么东业学会的调查员?肯定另有军事目的。于是,他下令士兵仔细搜查。结果,从中村震太郎的行装和棉裤兜里查出——

一、日文十万分之一军用地图一张;

二、中文同比例之军用地图(前奉天测量局出版)一张(中、日两种军用地图都经铅笔勾改,显然是经印证后校对过的);

三、晒蓝纸俄文地图一张;

四、透明纸作业一张;

五、洮索铁路路线图一张,附立体桥梁涵洞断面图一张(一部分,系自测自绘);

六、草图一张(系自测自绘);

七、笔记本两本:一本记载其个人私事,其头篇记载昭和六年一月,日本帝国参谋省派遣他做情报科情报员赴满洲兴安区一带活动和在东京驿送行的情况;一本记载他所经过地点,如洮南府、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免度河和扎免采木公司;

八、报告书两封:主要报告他所遇到的人事,如洮南府满铁办事处负责人和在巴公府的会谈记录等;

九、表册三份:一册是调查兴安区屯垦军的兵力,枪炮种类、口径,官兵数量,将校姓名,驻屯地点,营房景况、容量、坚固程度,车辆马匹粮食辎重;一册是调查蒙旗、县的人口、物产及畜群之多寡,森林矿藏之有无,蒙、汉族军民之情况;另一册是调查地方风土情况,如土壤、水源、气候、雨量、风向等项;

十、所携带之物品:甲、洋马三匹,蒙古马一匹(鞍装俱全);乙、三八式马枪,南部式手枪各一支;丙、望远镜一架;丁、测板标杆标锁一套,图板一块,方、圆框罗盘针各一件;戊、寒暑温度计一具;己、天幕一架,防雨具一套;庚、皮衣、罐头食品等数件。

面对这些铁证,董平舆断定:中村震太郎是货真价实的日军间谍。

6月26日凌晨。


关玉衡

团长关玉衡接到中尉副官赵衡的紧急报告,立即骑马赶回团部。关玉衡身材魁梧,精神矍铄,腰背挺直,性情刚毅暴烈,身着军装马靴,举手投足是标准的军人风度。他听取副团长董平舆的汇报后,立即对中村震太郎进行第一次审讯。

“你来我们东北执行什么任务?目的是什么?”关玉衡严肃地问道。

“考察农业,研究农业发展问题。”中村震太郎回答。

“胡说!考察农业,为什么到我们的军事驻地搞情报?”

“……”中村震太郎无言以对。

接着,又提审了井杉延太郎。他供称:“我们都是军人,中村是陆军大尉,我是退役曹长(即中士)。”

“雇用俄国人和蒙古人干什么?”“米罗阔夫是白俄,是原洮南二龙索口煤矿(万宝煤矿前身)的采矿师,被洮南‘满铁’雇用做中村的司图,会日语、蒙语、汉语,兼做翻译。蒙古人叫刘文茂,扎赉特旗札萨克巴公爷的女婿,向导,是中村联络策反东蒙古王公的重要助手和翻译。”井杉延太郎说。

真相大白,如何处理?关玉衡想:中国是弱国,日本在中国东北享有治外法权,案情一经披露,日本有关当局定会设法要回中村等人。那样,有关中国东北的政治、军事、经济等所有机密都将被泄露,后果不堪设想。事关重大,关玉衡决定傍晚在团部召开连级以上军官会议,讨论对日军间谍的处理问题。

在军官会议上,董平舆说:“我们若将中村等解送沈阳,日寇必将他们……全部索回,并还要我方赔礼道歉,其结果徒惹得许多麻烦,毫无益处,而且按照国际法,外国的军事间谍是可以处死的,故无论如何不能将他们释放,也不可把他们解送沈阳,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在这里秘密处死。”大家你言我语,一致认为,兴安屯垦区成立后,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已照会驻沈阳各领事馆:“兴安区乃荒僻不毛之地,山深林密,惟恐保护不周,谢绝参观游历。凡外国人要求入区者一律不发护照。”中国当局有言在先,禁令再三,理在我方,在剿匪职权上应行使紧急处置权。中村震太郎等人践踏中国主权,蓄意破坏,欺我太甚。罪证确凿,应公开处理,以明其罪行。会议决定,将中村震太郎等四名日军间谍处死。

6月26日晚,华灯初上。兴安屯垦军第三团团部。

关玉衡对中村震太郎进行第二次审讯。面对间谍罪证,中村震太郎自知无法抵赖。于是他暴露出一副强盗的嘴脸,大喊大叫地威胁说:“你们赶快放了我,如果不放,就要上告中国政府,日本关东军饶不了你们。”接着,野性大发,竟与士兵蛮横地格斗起来。关玉衡大声喝令:“捆倒了打!”官兵们一拥而上,拳脚相加,中村震太郎则施展日本陆军大学练就的武士道本领顽强抵抗,疯狂厮打。关玉衡猛然立起,“唰”的抽出战刀要手刃日寇。中村震太郎见状,顿时收敛其嚣张气焰。一旁的机枪连长贾湘林抽出战刀,一把抓住中村震太郎的衣领,把战刀按在他的脖子上用日语逼问:“你是不是间谍?”中村震太郎吓得魂飞魄散,哆哆嗦嗦地说:“我是,我是日本间谍。”转而又强硬起来:“你们敢把我们日本人怎么样?”审讯后令其在笔录上画押时,他又借机与屯垦军官兵厮打起来,这更激起官兵的愤怒,用枪托猛击其头部,将其打晕在地。

董平舆和陆鸿勋建议由公开处置改为秘密处决,关玉衡立即采纳并制定了“刀杀”的行动方案。当着20多名连以上军官的面,他宣布了保守军事机密的《约法八章》:

一、此为军机,上不传父母,下不告妻儿,凡有泄露者,祸灭九族;二、如有上级机关或长官询问,只回答“不知道”,如泄露,按第一章处理;三、不许私藏中村震太郎等人的任何物品,收缴的东西,必须上缴团部,违者枪决;四、不许官兵聚集交头接耳议论此事,如有发现,即予处决;五、凡在书信中谈及此事者,枪决;六、通信须经团副官检查后方准寄出,不经检查私邮者,按第一章论处;七、外来亲友必须向团部报告,经审查后方可留宿,否则,来者按坏人处置;八、擅自离岗离职者严惩不怠,确认有投敌行为者,按第一章处理。

当晚,夜幕刚刚降临,开始全面戒严。各营房分别由排长站岗,士兵一律不准外出。

晚8时,二营骑兵中队长金东复和另外两位中队长负责现场及外围警戒。营长陆鸿勋等四五个军官负责捆绑押送扣压中的间谍,执刑的刀斧手是连长宁文龙,其余官佐负责现场处理。

刑场设在团部会议厅。大厅约100余平方米,地面用石灰和炉渣混合铺成。

第一个押入大厅的是中村震太郎。大厅笼罩着十分威严的气氛,官佐们个个凛然正气,怒目而视。关玉衡团长命令解除中村震太郎眼睛上的蒙带和嘴里的堵塞物,中村震太郎迫不及待地狂呼:“放了我,我要上告中国政府,关东军饶不了你们!”

此刻,关玉衡见中村震太郎如此骄横,怒不可遏猛然大喝道:“混蛋,今天我就要你的脑袋,叫你去上告!宁连长,行刑!”

中村立而不跪,狂呼乱叫。几个军官用强力让他跪下。宁连长从旁边走出,手操军刀,走到中村身后。只见刀光一闪,中村就倒在地上。但中村没被立即砍死,还在地上挣扎。此刻,关团长一个箭步上前,从宁连长手中夺过军刀,只听“咔嚓”一声,将中村的头颅砍下。这时,负责清理现场的官兵上来,先将尸体抬到大厅旁的一间空房里,然后用破布将地面的血迹拖擦。继而关玉衡又命令:“带下一个!”就这样,井杉延太郎、米罗阔夫、刘文茂相继被一一砍杀。

夜半时分,十余名连级军官,每人背了一条装有敌人尸块的麻袋,手持一把军用小铁锹,一盏马灯,在关团长的亲自率领下,向驻地东南方向的山岭进发。夜漆黑,没有月光,摸黑走入灌木丛后,大家便分散开,点上马灯,各自找寻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将碎尸块深埋起来。

与此同时,兵分两路。谷副团长带人,到距营区七八里远的山洼里,将中村等人的四匹马砍死,连同其随身的衣物焚烧后掩埋起来。

6月27日早晨,关玉衡携带缴获的重要间谍罪证,驰赴兴安区屯垦公署所在地洮安(吉林省白城市),向代理督办高仁绂报告处决中村等四名间谍的结果。并拟就快邮代电连同重要间谍罪证委托当日起程赴北平的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的团长苑崇谷呈送张学良。

8月初,张学良电令关玉衡:“妥善灭迹,作好保密。”关玉衡立即召开连以上军官会议,严令:“任何人不许泄露处决中村大尉等四名间谍犯的秘密,违者以军法论处。”

会上,董平舆提出:对中村震太郎等人尸体的处置不可靠。一旦走漏风声,日本人来追查,他们的狼狗嗅觉很灵敏,能把尸体找出来,不如将其投入河里稳妥。

这个建议立即获得大家的赞同,关玉衡命令:按原来分工,必须把各自掩埋的尸体块全部找出,缺一块也不行。

是日夜,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山风很凉,众人手提马灯一颤一抖地在灌木丛中分头把掩埋的尸块挖出来,回到指定的集合地点,然后跟随关玉衡沿着洮儿河向南走,选择了一个河流湍急的浑水段,将碎尸集中到几条麻袋内,用铁丝扎上口,再坠上大石头,沉入河底。

川岛芳子刺探内幕

8月9日,齐齐哈尔朝日旅馆。

川岛芳子,又名金璧辉,生于晚清末年。1912年,金璧辉随养父川岛浪速到日本。1930年,川岛芳子结识了日本驻上海特务机关总长田中隆吉,田中隆吉将她带进了谍报圈。由于川岛芳子天资聪颖,在谍报机关工作不久,就掌握了各项间谍技能,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谍报人员。

1931年,获得田中隆吉赏识的川岛芳子被推荐给了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后土肥原贤二成为川岛芳子的新上司,他开始策划一桩新的阴谋。


川岛芳子


土肥原贤二

8月5日,川岛芳子奉令来到齐齐哈尔朝日旅馆向老板铃木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铃木受宠若惊,点头称是,随后按川岛芳子的指令行动起来。

8月9日这天,王翼先和李德保应铃木的“邀请”来到朝日旅馆。迎接他俩的是两个身穿和服、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一个叫植松菊子,另一个自称是朝鲜人,姓金。两位妓女百般媚态地款待“客人”。铃木深知李德保吃喝嫖赌恶习很深,但手头拮据,便趁机说:“金姑娘从南满带来不少‘白货’(海洛因),因急于回国想低价出售。”一心想发大财的李德保讲价后要全部买下,可随身带的钱不够。金姑娘便说:“钱不够,有什么抵押的也可以。”李德保便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契票。

原来,6月26日晚,中村震太郎在团部审讯室中与屯垦军官兵厮打中,手表被打落到门后,恰逢李德保进屋送夜餐。他趁混乱之机将手表偷偷捡起来,随手装入兜中溜走。不久,为偿还赌债,他把手表押到王爷庙街“大兴”当铺。

金姑娘接过仔细看后,突然脸色一变,厉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川岛芳子。”李德保闻名色变,夺门欲逃,铃木和植松菊子早已拔出手枪和匕首封住门口。李德保见无路可逃,“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在黑洞洞的枪口下供出中村震太郎等四人被秘密处死的详情。

川岛芳子听罢露出笑脸,拿出两包银元和一杯溶入慢性毒药的果酒赏给李德保。李德保转悲为喜,把银元揣进怀里,将酒一饮而尽。是日夜,他便被毒死在旅馆的床上。

日本政府煽动的战争狂热

1931年8月17日,日本陆军总部发表所谓《关于中村大尉一行遇难声明》。声明中隐讳了中村震太郎等四人的间谍罪行,捏造事实说:“帝国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在满洲被张学良部队劓鼻割耳,切断四肢,悲惨遇害,这是帝国陆军和日本的奇耻大辱。”同日,日本驻沈阳领事林久治郎及参谋本部的森纠会见辽宁省长臧式毅,提出种种无理要求。副领事岗村也向国民政府外交部派驻辽宁特派员王镜寰提出“严重抗议”。与此同时,日本在东北经办的《盛京时报》《朝鲜日报》《泰东日报》连篇累牍地发表消息:“闻中村震太郎入蒙地携带的鸦片海洛因,为兴安区土匪杀害。”公然宣称:“第三团官兵为抢劫鸦片、海洛因而害人越货,必须把关玉衡枪决抵偿,并……赔偿一切损失。”企图混淆视听,推卸其间谍罪责。

日本政府制造反华舆论,煽起战争狂热。日本政府以中村事件为借口,煽动侵华战争,还募集奠金5万日元,在东京举行陆军葬仪典礼,以煽动为中村震太郎复仇的情绪。又将中村事件编成剧本摄制成一部含有对蒙满侵略的影片,鼓吹“积极”对华政策,以引起日本国民对侵占满蒙的欲望。8月7日,日军第九师团喊出“醒来吧,为国防!”的口号,并派军用飞机在驻防的各城市散发10万张传单。8月24日,日本陆军省作出决定:“当中国方面否认杀害中村的事实,或者不能满足我方要求时,有必要断然实行对洮南、索伦地区的保护性占领。”东京等地日本军官为中村举行大规模的葬礼,一些人打着血写的“吊忠魂”的大白旗游行示威。同时调曾任张作霖军事顾问和日本驻华使馆武官的“东北通”本庄繁出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就任后,即下令制定了作战计划,多次组织军事演习。

8月24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外交部致东北政务委员会电:

纪密。报载日本陆军大尉中村于6月26日左右,在洮索线终点葛根庙附近苏鄂公爷府(科尔沁右翼后旗察尔森)山中,被兴安屯垦队(军)第三团官兵杀害。据驻日使馆电称,此事日外务省仍拟由外交解决等语。究竟实情如何,希望详查电复为荷。
8月26日,张学良命东北政务委员会复电:

南京外交部勋鉴:纪密。敬电诵悉。此案前据日方口头提出,我方尚未得有报告。现已由边防司令部长官公署派员确切调查,俟得报再以奉闻。

8月31日,张学良致电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

关于中村大尉事件调查结果,该大尉等既未入日方所主张之遭难区域,虐杀自为无根之事实,故日本政府如向南京外交部要求再调查时,请即以义严词正,委婉拒绝。

9月8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专门讨论中村事件,认为如中国“不迅速以诚意从事调查,则日本军事当局与外交当局应会同决定对付行动”。南次郎陆相力主武力解决,说“已抱最后决心”,“已有最后准备”。

9月10日,林久治郎在沈阳向臧式毅面交日本政府的照会,要求东北当局对中村事件:道歉;严惩责任者;赔偿一切损失;保证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日本政府的照会转呈张学良后,张学良在北平向日本使馆参事矢野表示:将极力设法解决中村案。

9月10日,兴安屯垦军第三团团部,关玉衡家。

前来者,是东北军炮兵连重炮旅旅长王致中,受东北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的委派,与关玉衡商议应对中村事件的对策。

王致中开门见山对关玉衡和夫人刘敬哲说:“荣参谋长提出三个方案,由你选择:一、不可把事态扩大(指哗变);二、送你去满洲里,转道去苏联;三、有把握,可以进行折冲外交。”

刘敬哲是沈阳小河沿医学院的毕业生。毕业后投笔从戎,被任命为医官。她崇拜军人,嫁给关玉衡后,随军来到三团驻地佘公府。她身材苗条,鹅蛋脸,丹凤眼,秀外慧中,举止娴雅,神色端庄。听罢,她思考了一下说:“经满洲里去苏联,是上策;到沈阳折冲外交,日本人是不讲理的,属中策;部队搞哗变,全团皆带家属,谈何容易!是下策。”语气自信而果断。

关玉衡说:“我取中策。我所办的案子件件有据,宗宗有理。对日本人,我以铁的证据说话。如果他们蛮不讲理,我全团官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要将中村的间谍原始证据全部从北平全部调来,我就去沈阳与日本人对质。”

之后,许多老战友纷纷力劝关玉衡出国避避风头,但他坚持说:“日本间谍到我防区侦察搞破坏,我处死他没罪,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作了死的准备。”

在即将到来的厄运面前,关玉衡没有选择逃离,而是坚定地、勇敢地表达了爱国之心,无视个人安危。历史可以无限残酷,但也因其残酷,才映衬出人性夺目的光辉。

关玉衡那低沉浑厚的声音和镇定坚决的神态引起了王致中的强烈共鸣,他激动地脱口而出:“好,对质,就这么办!”

张学良的座上宾

9月16日,关玉衡同王致中悄然从白城乘火车抵沈阳新站,由东北军炮兵总监冯秉权用汽车接至私宅中暂居,后又移至宪兵副司令李香甫私宅中保护起来。

荣臻参谋长前一段时间对关玉衡意见很大,认为他自作主张,没有请示就处决中村,而且没有及时把中村间谍证据送来,搞得满城风雨,弄得自己处处被动。但是,近来一段时间,他目睹日军步步紧逼,心中愤懑,便将关玉衡保护起来,而且,他已完全理解了关玉衡处决中村的正义举动。

9月17日,荣臻奉命答复林久治郎称:经调查中村案,现已将关玉衡“扣押”,即为负责之处理。随后,林久治郎到东北长官公署与荣臻进行谈判。此前,张学良特派统带刘多荃将中村震太郎间谍活动的重要证据专程抵沈送交荣臻,参谋长荣臻遂取消了原来让关玉衡与林久治郎当面对质的打算。

9月20日凌晨,关玉衡同李香甫化装成绅士巧妙地躲过日军的盘查、搜捕,徒步走到皇姑屯站乘火车赴北平。24日晚8时,张学良在顺成王府官邸接见关玉衡,笑容可掬地对他说:

“你还跑出来了!”“对不起您,误了大事!”关玉衡说。

“六十多条外交案件,你这是个小案件,没什么。”张学良安慰说。随后,委任关玉衡为帅府参议,月支500元,并移寓在西单花园饭店内。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发出通缉令,日本宪兵、特务四处搜捕、追杀关玉衡。关玉衡的父亲闻讯,如雷轰顶,猛一股急火攻心,三日不语而逝。后日军天野旅团上田支队入侵宁安县城,将关玉衡的家产抄没;将其四弟关瑞符抓走,严刑拷打后钉死在南江沿的火磨楼上;二妹夫亦惨死狱中;老母亲整日老泪纵横,在绝望中病倒了。



中村事件后的第42天:“九一八”爆发

  1931年9月18日,16时。沈阳。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会议室。

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与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进行最后一次交涉。因事机秘密,林久治郎会说中国话,会谈没有译员。会谈之前,双方都很严肃,甚至连外交上的礼节都免了。会议室只有荣臻、林久治郎、公署副官处处长李济川。

“关于中村事件,现在已到了严重关头,参谋长准备如何答复?”林久治郎开门见山,摆出一副最后通牒的咄咄逼人之势。

对林久治郎的逼问,荣臻早有准备,他计划在最后关头亮出自己的“撒手锏”,让日本人无话可说,彻底了结令人心烦的中村事件。他不慌不忙地转回身,拿出中村在兴安区一带绘制的军用地图、各种文件及间谍实物,说道:“总领事,你自己看看,这些东西能让我说什么呢?你们既没有向交涉署照会,又没有我们的护照,如何让我们行保护之责?”

“荣参谋长,我们已经谈过多次,今天还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干啥!” 尽管嘴上强硬,这些突然出现的物证还是令林久治郎大吃一惊,他万没想到中国方面会在最后一刻出此一招。立时,他觉得满身燥热,汗珠顺着他那泛着油光的面颊淌下来,忙乱中拿手帕忙不迭地一阵猛擦。

但林久治郎不愧是个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熟知中国事务的中国通。他拿出一副蛮不讲理的口吻对荣臻说道:“到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拿出这些东西,谈别的都没什么用。还是考虑如何处理这件事吧!”

荣臻乍听这话先是一愣,随之血往上涌,气往上冲。什么外交官,简直与强盗无异。你们军人历来的作风是横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我们的军人呢?公理呢?真是强盗逻辑,想胡搅蛮缠,想讹诈,算是你瞎了狗眼。想到此,他硬邦邦地顶回一句:“我们的军人也是横暴的,你们没护照,擅入我兴安岭屯垦区绘图、拍照,辱骂他们,我们也没办法。今天让我退缩办不到,我不能写亡国史的第一页。”

林久治郎一跃而起。他把手一挥,像是要把荣臻拂走似的,声音尖厉地威胁道:“这事没法谈了,告辞。”

临走,还回头扔给荣臻一句硬邦邦的话:“日中友好关系的最后破裂,我不能负责。”

中日双方关于中村事件的最后一次交涉不欢而散,宣告结束。

9月18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在沈阳检阅关东军第二师并发布重要指示:“现在满蒙的形势日益不安,不许有一日之偷安。当万一发生事端时,希各部队务必采取积极之行动,要有决不失败的决心和准备,不可有半点失误……”实际上,本庄繁发出了侵略东北战争的动员令。

是日夜10时30分,日本关东军向驻沈阳北大营的东北军突然发起进攻。

中村事件发生后第42天,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略东北的战争。

作者系内蒙古科尔沁右翼前旗党史地方志局原局长

上一篇回2015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九一八”事变前夜——中村事件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