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皇室

2016-05-08 05:15:09


戚厚杰 日本天皇、皇族之所以这么卖力地筹划、指挥,最主要的原因是南京为中华民国的首都,不仅有重要的军事价值,还有非常重要的政治象征与宣传作用,攻占它是摧毁该国领导机关与指挥机构、涣散该国军民斗志的重要手段。


闲院宫(右)在苏州寒山寺

日本皇室是天皇及其直系家属(皇族)的统称,据日本《皇室典范》规定,皇室成员除天皇、皇后外,还包括皇子、皇弟以及他们的妃子和子女。日本战败投降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曾对天皇的罪行进行过审理,在长达两年半(1946年5月~1948年11月)的东京审判中,有大量确凿证据说明裕仁天皇对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但由于美国出于本身利益的需要,裕仁天皇被免于作为战犯起诉,从而继续在天皇的宝座上安坐,作为屠杀直接参与者朝香鸠官彦亲王皇族等亦毫发未损。然而事实证明,日本皇室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

天皇亲自下令进攻南京

天皇是日本的最高统治者,也是军队的最高指挥者。日本的《军人敕谕》中这样说:“我国军队世世代代由天皇统帅。朕乃尔等军人之大元帅。须知下级服从长官之命实乃服从朕之命之义。” “大日本帝国奉万世一系之天皇皇祖之神敕,永远统治,此乃亘古不易之国家体制。”“对军人来说,天皇是绝对的,天皇是信仰。”也就是说军队是天皇的,军队对天皇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行动上,都要绝对忠诚,不可有稍微造次。“无朕之命令,不得动一兵一卒。”日本《刑法》第74条规定:“对天皇、皇太后皇后、皇太子以及皇太孙犯有不敬行为者,处于3个月以上、5年以下的徒刑。对神宫以及皇陵有不敬行为者亦然。”

天皇对日本人,特别是对当时的军人来说是绝对的,是不允许有丝毫怀疑的像神一样的“圣上”。从大将到士兵,都是侍奉天皇的仆从。日本军队是天皇的私兵,不是国民的军队,因此称为“皇军”。在军中“如果有谁不经意突然自言自语地说出一声‘天皇陛下’,那么不论你官阶如何,都会像上了发条的偶人一样,在一瞬间摆出直立不动的姿势。如果不那样做,就是不敬,就是犯罪。如果不小心将刻在步枪上的(象征天皇的家纹)菊花御纹损坏了,就会受到处罚”。 “学校的几个青年教师谈论说皇太子殿下身边有很多基督徒侍奉着,因而对皇太子没有进行日本式的指导。这话被传出去了,他们以‘不敬罪’被逮捕。有朋友三人在谈笑中说德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希特勒亲自上前线指挥作战,而日本的天皇没有那样做,什么也不干。……他们被定下了‘不敬罪’。有人在面额50钱的菊花御纹上写下‘傻子’,被人发现,以‘不敬罪’遭到审问” 。



闲院若宫(左)正在翻阅军报道部宣传资料

日本的军制是在“天皇之下,设立了由天皇任免、只对天皇负责的文武官僚政府和以天皇为唯一最高统帅的陆海军队”。在此种军制下,军部是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政治、军事机构,它包括陆军参谋本部、海军军令部、教育总监部及内阁中的陆军省与海军省。军部独立于政府、议会管辖之外,天皇将指挥权交给军部,而军部对军队与战争的大政方针,尤其是对外的侵略方针、政策都要直接面奏天皇。在军部机构中,参谋本部是直接属于天皇的,是独立的军令机关。作为政府机构的陆军省却隶属于参谋本部,参谋本部通过陆军省控制政府。在内阁中,陆军省与海军省为军事机构,两省的大臣必须由现役的大将、中将级军官担任,成为军部控制内阁的重要手段。担任天皇与军部的联系人是天皇的侍从武官,他是军部中重要的成员,负责将有关军事问题上奏天皇,向军部和内阁转达天皇的旨意。由此可见,日本的军制是以天皇为核心,以黩武思想为指导、以军队为主导,在思想与行动上控制全日本的军国主义制度。

天皇的命令是按以下程序下达的:天皇并不会直接提笔起草命令,而是由幕僚部,即大本营陆军部起草,由参谋总长提呈天皇并进行详细的说明,得到天皇的批准之后,就成了“大命”,指挥作战。

1937年11月12日,日军在占领上海后,便着手准备进攻南京。11月24日,皇族、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提出应“不失时机,果断进攻南京”,并获批准。天皇为加强进攻南京的指挥,于1937年12月2日任命皇族、中将朝香宫鸠彦亲王为上海派遣军司令,以接替因肺病而正在疗养的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总司令松井石根。

除了在组织与指挥上加强对南京的进攻外,天皇对进攻南京表示了极大的关心。在日军进攻南京时“大元帅陛下日夜在宫中亲自听取关于皇军战况的汇报,2、3日以来对南京城总攻倍加关注”,“10日天皇陛下在宫中审阅政务与军务,并和平常一样于傍晚时分从外宫殿进入内室休息,汤浅内府及百武侍卫在旁侍寝。宇佐美侍从武官长等人也退下,一直到下午6时左右。据宫中传闻,陛下即使入宫休息,也非常关心南京总进攻之事,常常向值班的四手井陆军武官及人江、德川两侍从等贴身侍卫们询问战况,得知我军进攻之势如汹涌波涛,陛下深感欣慰。闻听占领各个城门的奏章后陛下心情格外愉悦”,天皇为了进攻南京之事,还放弃了“听取生物研究的侍讲”与“骑马的乐趣”,并“多次查看地图了解战况,对于皇军的神速和勇敢在攻打作战南京时所取得的成果给予嘉奖”。

日军占领南京后,天皇“龙颜大悦”。有史料记载当时的场景:“两幕僚长官被召到宫中,寄予嘉赞,(天皇)言辞优厚深切:‘中部支那方面陆海军各作战部队在上海附近持续作战,并展开勇猛果断的追击战,迅速攻占南京。我深感满足,请将我的旨意向广大将士官兵传达。’”为庆祝攻占南京的“胜利”,天皇于14日正午与大本营职员们一同在部队高级长官食堂,“纷纷举起皇后陛下御赐美酒干杯畅饮。天皇陛下嘉赏支那方面全军勇士的旨意传达仪式之后,下午12时50分,陛下等人身着军装,佩戴勋章,一同从参谋本部出发,下午1时20分拜谒明治神宫,立于殿前恭恭敬敬地禀报喜讯”。 12月17日,以皇族朝香宫、“支那”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大将的日军在南京中山门举行入城仪式,天皇发来了“朕予此深加嘉奖”的敕谕,祝贺“胜利”。

日军的进攻与屠杀是同时进行的,臭名昭著的“百人斩竞赛”从进攻南京一开始就进行了:“虽然该竞赛是从无锡出发时才开始的,但其中一人已经斩了56人,另一人也斩了25人。”攻占南京的“胜利”更是将屠杀达到了高潮,天皇的嘉奖即是对日军的“鼓励”,他的“敕谕”就是屠杀的命令。


竹田宫(手指远方者)在南京光华门

十个日本皇族成员直接指挥进攻南京与大屠杀

据史料记载,日本皇族有十人参加了进攻南京与大屠杀的犯罪活动。第一个便是朝香宫鸠彦亲王,日本天皇裕仁的叔父。

朝香宫鸠彦于1937年12月7日赶到南京前线,接替松井石根出任日本攻占南京的临时总指挥官。12月10日,朝香宫在前线“一刻都不休息就开始指挥前线部队作战。殿下身着戎装,不顾零下10℃的严寒,与部队将领一样几乎不休不眠地听取关于战况的汇报。在诸多不便的战场上度过了一夜”。“朝香宫殿下于(12月)11日上午10点对前线阵地进行了视察。朝香宫殿下在小山丘上观看了对南京城进行总攻的猛烈炮火,犒劳了将士。将士们在前线见到殿下的雄姿,感动得热泪盈眶,斗志更加昂扬。”朝香宫还称赞“首先成功登上南京城墙的部队以及将士们,并且将手中的点心赐给了将士们”。在听取攻城部队汇报后,不日即签署了一道“机密,阅后销毁”的密令:“杀掉全部俘虏!”此后,朝香宫鸠彦又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的杀人命令,其中最简单而直接的只有四个字:“全部杀掉。”

这一命令在南京城破后迅即得到贯彻,并使大屠杀越演越烈。第十六师团师长中岛今朝吾(占领南京后任南京警备司令官)于南京陷落的当天,曾在日记中记下了该部执行这一命令的情况:“由于方针是大体不要俘虏,故决定将其赶至一隅全部解决之。”随后,朝香宫鸠彦又指使负责日军在南京地区的宿营安排的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武藤章以“城外的宿营地不足”和“由于缺水而不敷使用”为由,修改了日军官兵在南京城外宿营的原命令,宣布城外的日军部队可随意在南京城内选择宿营地。这一命令,犹如打开了野兽的牢笼,日军像一群群饥肠辘辘的恶狼,在南京城内的大街小巷上横冲直撞,至此大屠杀及各种暴行进一步扩大。

第二个是东久迩宫稔彦王,他是久迩宫朝彦亲王第九子,昭和天皇的叔叔。七七事变时,曾指挥航空队飞机对上海、南京等人口密集城市无差别轰炸,是罪恶累累的空中屠杀者。日军占领南京后,东久迩宫稔彦王任第二军司令官,指挥四个师团一个旅团溯淮河西犯,向大别山北麓进攻,而后指向武汉。

第三个是秩父宫雍仁亲王,他是日本大正天皇之次子,昭和天皇之弟。1937年12月在日军进攻南京时在雨花台指挥,并指挥参与了对战俘与平民的屠杀。1938年以陆军少将任“华南派遣军”参谋,参加侵华战争。以后又多次来华,代表天皇“慰问”日本侵略军。

第四个是闲院宫载仁亲王,明治天皇之父孝明天皇收其做养子。他既是明治天皇的弟弟,又是昭和天皇和香淳皇后的叔祖。载仁亲王是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资深指挥官, 1916年曾负责策划暗杀张作霖和侵略中国东北。1937年11月,闲院宫载仁亲王参指挥日军进攻淞沪,将七三一部队和五一六部队调往上海,投入作战并使用化学武器,而后调动部队进攻南京。日军占领南京后第二天,闲院宫向松井石根与长谷川清舰队司令长官致送贺电:“收到以神速且适当的作战攻陷敌军首都的捷报,不胜欣喜。有史以来的壮烈战事永垂青史,对此战功,麾下将士官兵奋战杀敌,劳苦功高,并对战死沙场的将士们表示沉痛悼念。前途多叵测,望继续迈进达成使命。”

此外还有高松宫宣仁亲王、贺阳宫恒宪王、梨本宫守正王、竹田宫恒德王、伏见若宫、闲院若宫等,或亲自到前线指挥日军进攻南京或对此进行宣传报道。


东久迩宫(右三)在南京陆军医院

滔天罪行背后的原因

天皇为了进攻南京,几乎将全部皇族都派到南京前线。这么多以皇族为群体参与进攻一个国家的首都并进行屠杀,进行集体犯罪,这不仅在14年侵华战争中,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也是绝无仅有的。日本天皇、皇族之所以这么卖力地筹划、指挥,最主要的原因是南京为中华民国的首都,不仅有重要的军事价值,还有非常重要的政治象征与宣传作用,攻占它是摧毁该国领导机关与指挥机构、涣散该国军民斗志的重要手段。

在侵占上海后,是否进攻南京,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进攻南京意味着日本继续扩大战争,意味着日本将要占领中国的政治统治中心,将把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推向背水一战的境地。对于日本军方来说,无论是指挥上、兵员上、军队后勤供应上还是军队士气上都面临诸多问题。这是因为,日本侵华战争由华北扩大到上海,其借口是“为了保护上海的日侨”“军人们在保障权益和保护侨民的目的下作战”。进攻南京却是师出无名、缺乏借口,而且这时德国人还居间进行调停。尽管这样,天皇在日本军部和政府间有争议的情况下,还是下达“圣旨”进攻南京。但日军内部的问题并不因此便迎刃而解,反而在战争中显现出来。

首先,日军要调整、加强军队的指挥。朝香宫鸠彦亲王的上任,正是日军占领镇江、丹阳、金坛,对南京进行大包围之时,很明显这时以皇族担任重要指挥官,其目的一是加强指挥,二是起监军的作用。

其次,日军为进攻南京而训练新兵,补充兵员,要以中国人作刺杀训练靶子。在上海作战时,中日双方投入战场的都是精锐之师。日军在“作战一开始就会有百分之几的人丧命,也会有百分之几的人受伤,甚至高达百分之几十也说不定”。进攻南京前,“为补充上海战役中损失的兵员,在攻打南京的战斗打响之前国内派来了补充兵员。为使这些缺乏实战经验的士兵胆子大起来,便让他们刺杀活人。这些活靶子便是俘虏和当地的居民”。杀害活人训练兵员,是日本军队司空见惯的事,从苏州到南京被发展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其手法也多种多样,除了刺杀外还劈杀、刀砍、枪炮射杀等。占领南京后更是为所欲为,将杀人当作儿戏。日本人事后回忆说:“在这里体验过杀人的新兵们在加入到本部队占领南京的时候,大概会杀得比久经沙场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再次,进攻南京的日军因后勤供应不上,加剧了杀人抢掠的行动。由于进攻南京的部队和后勤部门脱节,而指挥官“却不让战斗部队休息,反而下达在当地征收粮食,以谋自活的征收命令”。这个命令就是抢劫命令。命令既下,“军人们变成到处偷袭抢夺谷物、家畜来充饥的匪徒。这个征收命令使下级军官发狂,不但抢夺粮食,并且强暴了中国妇女”。日军攻入南京后,其暴虐行为更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他们“在街上放火烧毁民房,不分军民肆意滥杀,将俘虏大量地集中屠杀。而在扫荡残敌期间,为了扫荡战败的残兵。任意烧毁民房,连无辜的民众也一起杀掉”。

此外,天皇进攻南京的“圣旨”,使日军沮丧的士气变得恶劣,从而以屠杀中国人来发泄。大多数的日军,原来认为上海的仗打完之后“可以高高兴兴地活着回国”。不少人还写信告诉自己的亲人,“可能本年度(1937年)就可以退伍,梦想今年的过年,我们一家一定可以团聚火炉旁,享受天伦之乐”。然而这种愿望没有持续多久,10月下旬,天皇决定进攻南京,使认为年底可以回国的人“大失所望”,从那时候起,官兵们都变得特别暴躁。他们怨恨长官:“上级长官都把我们的生命视为小虫一般。好像是消耗品。非得被装入白木盒子(骨灰盒)才能回到日本。”但抱怨归抱怨,“身为军人,一切行动都要服从命令,被派往任何地点都是无可奈何的事”。在日本法西斯军队中,士兵只是长官驱使的动物。士兵的怨气只得向中国人身上发泄。他们说:“我要随心所欲地行动,谁也不能管我。”所谓“随心所欲地行动”就是毫无顾忌地对中国人民烧、杀、抢。

最后,为了保护在南京的皇族,日军对南京城区进行扫荡,不分男女进行屠杀。皇族是天皇的代表,在日本人的眼中是属于“神”一类的人。他们在前线由指挥官陪同、保卫下前呼后拥,安全保卫特别周到,各个师团都“深感有必要加强宫殿下的安全保卫工作”。12月15日,第十三师团“为迎接朝香宫中将而举行入城式迫在眉睫”,在幕府山下杀害了1500名战俘。其他师团“为了日军举行入城式,在这以前要扫荡残敌,所以只要是男人,就要拉出来杀掉。这就是南京大屠杀的开端。据说这是最高命令,在入城式中不许发生差错,出现游击队可不行。因为朝香宫殿下也要乘马参加入城式,如果有人投掷石块或开枪射击,那可不得了,所以进行全部扫荡就是必然的了。这种所谓的扫荡,就是大屠杀”。

由此可见,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侵略军“谨奉”天皇的“大命”“体察圣旨所存”所造成的。

日本皇族中的另类——坚持正义的三笠宫崇仁亲王

日本皇族的心不一定全是黑的,也有个别人还有一点良知,他就是昭和天皇的弟弟三笠宫崇仁亲王。他于1943年至1944年化名为“若杉参谋”来到南京,在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做参谋。一年中,凡是日本军队占领的重要地方他“几乎都去视察过,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的见闻”。 1944年1月5日,他对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干部作过一个讲话:《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在这个讲话中,三笠宫列举日本自甲午战争以后侵略中国的事实,揭露日本军人的残暴行为,他说,日本对中国是“无所不取,掠夺殆尽,这样蒋介石又怎么会不反抗”?他特别指出,共产党的军队“男女关系极为严肃,强奸等于绝无仅有;对民众的军纪也特别严明,决非日本军队所能企及”,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若不‘猖獗’,那将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中的第一大奇迹了吧”。他还说:“在我看来,这样的日本军队,是无法与中共对阵的。”当时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已过去六七年的时间,当军官们向其描述南京大屠杀时,他“深为震惊”,“内心受到强烈的震颤”。值得说明的是,三笠宫崇仁亲王对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议论是反对的。他说:“争论的焦点好像是(被杀)人数问题……所谓惨杀,就是用残忍的手法加以杀害,与人数的多少并无关系。” 他的这份讲话,使日本当局十分恐惧,作为“危险文书”被没收。三笠宫回国后写了一份提醒日本军部对侵略主义进行反思的文书,曾在日本高层内传阅。由于三笠宫的特殊身份,他在“偶尔面谒(天皇)时也曾片断地陈述过中国的实情”。但是,天皇为了掩盖其侵略罪行,将三笠宫讲话文书定为“危险文书”,对其进行“没收”和“焚弃”,而三笠宫本人也因此被下达了“箝口令”,即不许随便说话。

1994年,三笠宫的这份讲话被日本学者从档案中查找出来,经他本人确认后予以发表。但是日本天皇、日本社会还是对侵略中国的战争责任与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予以缄默、否认。日本自诩是“民主国家”,但不惜对一个对战争不同看法的人,哪怕他是一个皇族,做出违反常理、乃至违反人性的事,这充分说明了以天皇为首的日本社会阴暗、虚伪。再看看东史郎先生等对南京大屠杀认真反省者在日本社会的处境,就不会奇怪了。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累累的白骨在诉说着这段历史,白纸黑字在记载着这段历史,日本天皇和皇族在南京大屠杀中的罪责是不能逃脱的。■

作者系中国 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

上一篇回2014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日本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