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参加上合组织历次军演的幕后往事(下)

2016-05-08 05:14:13


■钱利华 口述

■杨玉珍 采访整理

任何媒体、政界、学界,都不要对今年的演习进行过度解读,都不要妄加猜测,更不要把这次演习跟中俄的所谓结盟、所谓打破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格局甚至于国际秩序挂钩。这种解读都是错误的。

联合军演期间部队的吃、住、行问题如何解决

我们常说,战争打的是综合国力和军事实力,战斗打的是后勤保障和供给能力。一场战斗能不能打赢,首先看能不能较好地解决吃、住、行问题。演习也是这样,能不能搞好、搞成功,也在于吃、住、行能不能解决好。

先说吃。一般情况下,参演部队是自带炊具,自带炊事员。特别是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有能力也有经济条件实现自我保障。对于中亚一些成员国来说,如果参演部队人数少,自我保障能力跟不上,中国或俄罗斯就帮助解决吃饭问题。比如说参演人员只有几十个人,或者是一百多人,我们就可以让他们的参演官兵到我们的食堂就餐。

中国军队出境参演,部队都自己配有炊事员、炊事车,自己上街采购食品,自己加工做饭。像我们的炊事车这样的后勤装备,在上合组织成员国中是很先进的。2007年,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举行联演期间,我们的陆军部队都是带自己的炊事车,接上煤气或通上电就可以工作,烧菜做饭速度很快,也非常便捷,不到一小时一顿饭就能做好,既减轻了炊事员的劳动强度,也提高了伙食质量。演习期间时间很紧张,部队人员也很辛劳,如果从演习场、训练场上回来后还要等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吃饭,这是等不起的。无论是平时还是战时,吃饭对于部队都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在地势高、气温低的环境下,能吃上热饭尤为重要。能不能吃上饭,能不能吃上热饭,能不能保证官兵摄入足够的大卡,保证他们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去训练和战斗,也检验着一个国家、一个军队的后勤保障能力。

相比之下,俄罗斯和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的参演部队用的还是传统的做饭方式,就是搭个锅台,烧木柴做饭,速度非常慢。有时候前面的饭菜做好都放凉了,后面的饭菜还没出来。而我们的部队一回来就能吃上热饭。所以,我们的炊事车引起了他们的高度兴趣,都说你们的部队太好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官兵的吃饭问题。

2007年,我们的陆军部队赴俄罗斯参加演习,在我国境内坐的是我们自己的火车,车上有餐车,较好地解决了官兵的吃饭问题。进入俄罗斯境内后要换乘他们的火车。火车上没有餐车,只给我们提供一列很简单的炊事车。炊事车上是烧大油桶改造的灶台,俄方还提供了两位心宽体胖的老大妈跟我们的炊事员一起做饭。我们的炊事员习惯了用电或煤气做饭,到他们的炊事车上却要烧木炭。如果做出一顿以连为单位的一火车人的饭,是很困难的。但是俄罗斯老大妈习惯这种做法,她们说,俄罗斯的部队都是这样,炊事员基本都是女性,都是老大妈给部队做饭,洗盘子、洗菜、打扫卫生,也都是女性干。看到我们是男炊事兵做饭,俄罗斯老大妈觉得很奇怪,说你们中国的小伙子怎么还能做饭?还能当炊事员?她们看不惯,也不太理解。我们的炊事员就跟他们解释,中国军队的炊事员都是军人,而且基本都是男兵。她们就问,在你们中国,军队做饭的是男人,在家里做饭的也是男人吗?战士说,是的,我们的军官在家里也得帮着夫人做饭。俄罗斯老大妈说,中国男人太幸福了!

当然,这里反映了文化的差异,也跟部队的管理有关系。演习场上比拼的不仅仅是参演部队的军事技能和军事水平,同时也是在比拼各个国家部队的保障水平。从保障水平可以看出一个国家军队的综合实力,看出军队建设的现代化程度。我们的参演部队从刚开始用的是五六十年代的陆军装备,到现在特别是2014年8月在朱日和的演习投入那么多的新型装备,这也反映了我们国家军队建设的水平。

前面是说吃,接下来说住。参演部队一般在演习地住帐篷。五六个国家一起搞演习,成千上万人的部队住在野营村,场面非常壮观。按照国别分成不同的村,挂上各自国家的国旗,比如说中国村、俄罗斯村、塔吉克斯坦村,等等。我国军队的帐篷,分班用帐篷、排用帐篷、指挥帐篷、炊事帐篷、会议帐篷……功能很是齐全。无论是舒适度,还是里面的空间,都比以前有了很大改进。无论是演习还是平时训练,住帐篷对部队来说是司空见惯。但有时候也是苦不堪言。特别是在沙漠地区或热带地区,中午的温度高达四五十度,官兵训练一上午或者演习半天后,中午回来想休息一下,可帐篷里面热得没法待,加上一身汗水,根本没法上床休息。在沙漠地区,一到晚上气温又变得特别低,睡觉还得盖被子、盖毯子。在这种环境中,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患感冒,休息不好的话也会影响第二天的正常训练或演习。如果遇到下雨就更麻烦了,野营村的搭建范围一般都很大,且都是临时性的,如果排水系统解决不好,到处都是水。当然,这些问题不是不可克服的,如果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和困难,部队都能够及时地加以处理。

中国的野战帐篷质量很好,其他成员国部队都很羡慕。2008年,在中亚一个成员国演习,我们部队统一配发了帐篷,而有些成员国,特别是东道国部队用的帐篷则很旧。演习结束后,东道国的国防部长跟我方的演习总导演提出,中国是大国,是我们的兄长,你们的帐篷这么好,撤离时能不能给我们留下一些?从两国友好和加强上合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之间的合作出发,我们慷慨同意,令对方喜出望外。

再说行。这也是部队参演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如果出境参加演习,就涉及到空中、铁路、公路的输送。比如前面提到的2007年我国参加在俄罗斯举行的演习,陆军部队就是用铁路输送,行程达到10300公里。空军参演部队及其导演部、指挥部,则是坐运输机到达演习地域。还有就是公路输送。2012年在塔吉克斯坦举行演习时,中方参演的陆军部队有300多人。中亚的交通不太便捷,没有能直达的铁路,我们的陆军部队就携装备从陆路开进。从新疆喀什出发,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口岸,在吉尔吉斯南部的奥什郊区搭帐篷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出发,直到抵达演习地域。这段行程有几百公里。300多人携带这么多装备进入第三方,中间需要大量的协调、联络工作。中亚地区又很不稳定,随时可能遭遇恐怖主义分子袭击,所以部队既要保证自己行进途中的安全,也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我们经过周密部署,在整个公路开进途中没有遇到任何问题,验证了部队陆路输送的能力。

对朱日和演习不要错误解读

今年8月在中国内蒙古朱日和举行的演习,碰巧赶上一个复杂的国际背景。乌克兰问题引发了俄罗斯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对抗和冲突,此次军演引起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以及日本媒体的诸多猜想。他们认为,此次俄罗斯、中国和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举行如此规模的演习,针对的就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拟在打破现有的国际秩序,展示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团结。甚至有媒体认为,这次演习可能成为中俄走得更近,甚至于发展为同盟关系的一个重要起点。

这些媒体的解读都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是上合组织成立之初就确立的成员国在军事安全领域开展合作的一项内容,与当前国际安全形势的变化或重大的突发事件无关。上合组织成员国约定每两年举行一次联合演习,此次演习早在规划之中,两年前在塔吉克斯坦举行演习之后,成员国之间就确定了此次演习。按照轮流制,2014年由中国承办。两年前谁也不会预测到乌克兰会发生这样一场引起世界震惊的危机,也不会想到东海、南海会出现如此复杂的安全局势。然而,无论局势怎样变化,上合组织都会按照既定的方针,每两年举行一次演习。所以,任何媒体、政界、学界,都不要对今年的演习进行过度解读,都不要妄加猜测,更不要把这次演习跟中俄的所谓结盟、所谓打破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格局甚至于国际秩序挂钩。这种解读都是错误的。

从演习的筹划,到演习的想定,包括战略磋商、技术磋商等方方面面,联合军事演习既涉及到我国诸多的军队、地区和部门,也涉及到外国的许多军队、地方政府、地方部门。一场规模比较大、参加国比较多、涉及人员和装备比较广的演习,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图景,但在幕后台下,却是多少人为之倾心尽力。■

上一篇回2014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参加上合组织历次军演的幕后往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