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2016-05-10 01:35:24


许礼平 潘公实在太低调了,完全隐身于一般人视线之外。总觉他是汉朝的“大树将军”冯异,能“独立大树,不夸己绩”,即使是稔熟的朋友,对他昔日的惊天之作也是知之甚少的。


香港“潜龙”潘静安

我是冷摊残客,也即是捡古旧破烂的人,对于往昔,事无大小,都是多所关心的,尤其是与港澳有关的事物和人们有意无意间有所忽略的人物。

香港有位神秘人物,叫潘静安,他是中共中央调查部驻港负责人,第五、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深得周恩来器重。当年许多大人物,都要靠近他、倚赖他。现在港人内地人,对这个名字已非常陌生,网上关于他的资料也是少之又少。笔者过去也是偶闻其名,对之了解不多,故也印象模糊。直至十多年前他过世了,侠老(李侠文)才与我谈起,说:“潘静安是共产党干部中的稀有品种,可以说是绝种了。”侠老一语清隽,味似六朝。只是这话太简,是要诠释的。这令我开始留意潘氏,当时就曾东寻西找,竟一无所获,始发现潘氏几乎没有什么文字记录。能做到如此隐蔽,更令我产生缀辑其生平的兴趣。后来,在《大公报》读到侠老一篇《潘静安情系香江》,那文章的调子、措词和内容却是四平八稳,“出诸口”和“出诸手”是如此不同。侠老在公开场合素来稳重,见诸报刊的白纸黑字,更是小心翼翼;而私下交谈,对笔者却是非常坦诚,其爱憎分明喜怒形之于色。观其文而相较其言,当中就有顾全大局和私下谈心的分别。

其实,潘公身边不少朋友也多与笔者相稔,但却无缘面识。潘公实在太低调了,完全隐身于一般人视线之外。总觉他是汉朝的“大树将军”冯异,能“独立大树,不夸己绩”,即使是稔熟的朋友,对他昔日的惊天之作也是知之甚少的。

笔者和他总算有点翰墨之缘,藏有一轴他的行书诗卷。那是书赠金老总尧如的。金1989年在移居美国前曾将整批藏品转让,其中一件就是罕见的潘公法书。此后我对潘公的崇敬,也只是多凭此卷而系以想象。所谓生得同时,憾无一面,奈何﹗

“雕虫篆刻岂吾之志哉”

潘静安(1916-2000),初名桢干,亦作贞干,又名柱,别署子固,斋号静居,以潘静安一名最为人所熟知,而偶亦写作潘静庵,又由于天灵盖上毛发稀疏,遂有“光头潘”之雅号,而友朋多尊称为“潘公”。广东番禺(一说南海)人,1916年10月15日出生于香港。其父潘健康,早岁已参加革命,20世纪20年代在港岛荷李活道及湾仔轩尼诗道开设名为健康学校的私塾,自任校长,校训是“勤、朴、和、敬”。见过潘健康而尚健在的人,恐怕只有香港老左派吴康民了。

据吴老回忆﹕当年其父吴华胥与潘健康相熟,吴家住深水埗北河街。吴康民六七岁时,就读于潘健康在九龙深水埗开设的私塾南方书院。潘校长肥胖,常穿短裤坐守校门口,学生返学,在门口要先背诵昨日教授的《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诗经》或《秋水轩尺牍》之类课文,背诵不出或背错背漏,戒尺侍候。吴康民被打手心几次,也就死活不肯上学,要转校了。(注:吴康民之父吴华胥,是大革命时代之共产党员,1925年周恩来派其到广东惠来县改组国民党县党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吴华胥被悬赏400银元通缉,因而全家与郭沫若一起亡命香港。吴再奉命去暹罗,在当地又因从事革命至被递解出境而重临香港。解放后回大陆,曾任汕头巿政协副主席。)

潘静安生而早慧,髫龄尝问学于罗落花(香港书画家),才9岁已学治印。罗曾撰《落花读玺记》,谓潘“抱《说文》《金石索》与诸家印谱相与共寝食”,赞扬潘静安印艺。潘十三四岁时已敢为老前辈所写的书作跋。刻印之余,他还兼画西洋画。
1936年,潘静安20岁,远游沪渎,会诸时贤,出示16岁所为作品。时人有“绝学延绵或可论”誉之。次年,从易大厂游,得其书法篆刻真传,易誉其印“可当牧甫(黄士陵)半席”。潘一生艺文学养,实肇基于此。叶恭绰、陈运彰等艺坛名流也都为潘静安篆刻题字,以资推重。

尽管沪渎名流对潘的篆刻艺术大加推许,而潘却不甘于这方寸间之艺事,他尝刻一朱文方印:“雕虫篆刻岂吾之志哉”,那是别有抱负了。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是革命的大熔炉。潘静安受其父影响,表面上赴沪从事艺文活动,周旋于易大厂、叶恭绰诸名士之间,其实是参加革命活动。他赴沪本来是要投奔新四军前身江南抗日队伍的,但因情况有变,七七事变前后断了关系,只得借住在长辈朋友的家中迁到租界上停留。他以印人身份闯上海的大江湖,因得沪上诸名士推许,“一炮红起来”。但在“尚未开刀卖钱,日军入租界前”,潘“就走回香港了,从此销声天际”。沪上名宿都以为潘死了。

抗战军兴,廖承志掌管八路军驻港办事处,已加入共产党的潘静安受命出任机要秘书。潘日夜为办事处的工作奔忙,如保卫中国同盟接转华侨、港澳同胞汇款和捐献物资等工作。私人生活方面,潘还是离不开自幼喜好之艺事,凌晨1时开始,人家已然酣睡,潘则开始干自己喜欢的写字、刻印,直至三四时才就寝。


潘静安少作楷书扇面,刊1930年《健康学校校刊》第二期

出色完成“抗战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获周恩来嘉奖

1941年12月8日,山本五十六遣机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同时进攻太平洋上英美殖民地。同一天,日本空军袭九龙,陆军攻新界,旋攻入九龙,直迫港岛。圣诞节前夕,传闻余汉谋部(余夫人时在香港)已开入新界,拟驱逐日寇救港。伦敦见势不对,深恐中国军队入港会影响将来回收之困难,所谓请佛容易送佛难也,即命令港督杨慕琦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备他日胜利时可重占香港。其时大批左翼文化人士、民主人士因皖南事变国共关系紧张,正避祸香港,此时却遭此突变、身陷险境,所以人人自危。而这批文化精英正是日军诱降捕杀的对象。

就在12月8日当天,延安中共中央、重庆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迭发特急电报与廖承志、潘汉年、刘少文:“许多重要民主人士、文化界人士滞留香港,他们是我国文化界的精华,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他们抢救出来。”廖公与张文彬(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刘少文(中共港澳工委兼中央交通处港澳处处长)、尹林平(东江游击队政委)、梁广(粤南省委书记)等具体组织此一抢救工作。他们紧急动员港九地区各级党组织和东江游击队全力以赴,开辟交通线,接应、护送这批文化进步人士。连贯、潘静安与黄施民到洛克道130号香港巿委的秘密联络点,听取中央关于抢救的指示,并研究对策。此时,黄施民把陈文汉等三人的关系交给潘静安。

潘静安当时是八路军驻港办事处机要部门主管。半公开的八路军办事处设在中环皇后大道中十八号二楼,其中一个秘密办事处则设在利舞台旁边的耀华街。潘在秘密据点办公,办事处的公章、信笺和朱德、叶剑英的印鉴都由潘保管。耀华街的办事处与中央、周恩来往来电报频仍。潘静安用“小潘”代号,与以“胡公”为代号的周恩来(大概周曾留胡子,也曾化名“胡必成”,故用“胡公”为代号)电台联系,请示汇报。1946年,潘到重庆向周恩来述职,邓颖超见到潘说:“小潘就是你呀,我以为你还很小呢,原来这么大了。”

1942年1月,廖公与连贯、乔冠华这几位头面人物先行离港,回内地给南委、省委、东纵部署工作。整个抢救工作就交由刘少文领导,潘静安负责。到4月,刘少文也撤离了,整个重担就由只有26岁的潘静安扛起。当时只留梁广领导的约30个共产党员在香港战斗。

潘静安不负所托,整个营救工作,花了半年时间,冒险犯难,通过水路陆路,以各种各样方式,历尽艰辛,抢救出大批文化精英、民主人士及其家属,还有国民党重要将领家属(如第十二集团军司令余汉谋夫人上官贤德)、英美军政人员,共800余人,无一纰漏,真乃千古奇迹。此役除了林庚白被日军误杀牺牲外,所有要抢救的人,都成功抢救离港。《华商报》邓文钊是被营救者之一,他后来重修房子就取名“静安居”,以纪念潘的功劳。而题匾的何柳华,用的则是廖承志长征时的化名。茅盾赞扬这个行动是“抗战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影响深远”。后来中央去电嘉奖,由当时领导抢救工作的粤南省委书记梁广向潘静安等传达,电报表扬了潘静安、黄施民、陈文汉三位功臣。而自此一役,小潘甚得周恩来器重,变成周的嫡系,被授予“模范共产党员”称号。

潘公聪明,懂得用人。例如,他通过梁广、黄施民介绍,找到陈文汉(1911-1953)任他的特级交通员。陈文汉系广东顺德人,小时当过汽车修理学徒,做过电话机修理工人,弱冠做汽车司机,工运活跃分子,1937年入党,摩托工会领袖,战后是工联会理事长。陈熟知香港情况,对港九道路十分熟悉,又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忠勇可靠。抗战间抢救文化精英一役,陈功劳卓著,所以也得到表扬。惜长期辛劳成疾而不永年,春秋四十有二。

黄施民(1921~2003),原名黄玉宇,广东南海人,香港土生土长,1938年入党,是中共香港巿委委员、梁广的部下,一直从事工人运动,熟悉地下组织情况,积极协助潘完成任务。解放后,任中共广东省委海外工委秘书长、副书记,1980年任深圳巿委书记兼副巿长等职。

1948年国共内战,共产党胜利在望,要组织新政权,号召召开新政协,潘公又再用命,重操旧业,秘密安排大批民主党派头面人物李济深、沈钧儒等及左翼文化精英,在港英及国民党特务严密监视下,陆续秘密撤离香港,北上投奔共产党。前后两次被抢救、转移的这批要人,很大一部分是建国肇始中央人民政府的成员,是共产党立国之本。

行事极其低调的潘公

潘公行事低调,干了多番伟业,却从来封口不提。连他的同志兼老友何铭思等人,也一直不知潘有此彪炳事迹,直至1982年潘调京之后,何才逐渐知道他的事迹。与潘共事数十年的陈介生(中银董事)、李如苓(中银总行总经理)多次建议潘公以口述方式写回忆录,潘总是摇头。他淡泊名利,甘当无名英雄。

1984年6月,广东省委党史办公室在广州召开座谈会,潘公也自北京赴会,以旧日姓名“潘柱”(当时与潘公共事的许多老友不知道潘公此名)讲述《回忆香港的抢救工作》(谭力浠整理),刊《东江党史资料汇编》第三辑。1986年,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秘密大营救》,潘公也是以旧名“潘柱”,口述《虎口救精英》(刘百粤整理),披露参与此役详情始末。而此两书在香港流通甚鲜,知者亦鲜。而大部分人也不知道潘柱就是潘静安。怪不得司徒华读了《虎口救精英》影印本,也说不知出自何处。

潘静安在解放前夕,还参与了策动国民党驻港机构的起义。潘与两航(中央航空公司、中国航空公司)、中国银行负责人稔熟,虽无公开文献明确记载,但何铭思的文章亦暗示潘公在这两大案中(还有招商局等多家机构起义),或许也担当重要角色。■

作者系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收藏家

上一篇回2014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