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摩罗的“南泥湾”——大洋彼岸的来信

王新亚   2016-05-08 05:14:34


口 王新亚


李建邦(左一)与科摩罗儿童

爸爸及全家:

你们好!

先后收到清弟(家书作者李雪的弟弟——编者注)和爸爸的来信,非常高兴!因为最近手术及重病人较多,加之有空时又忙于种菜,以便渡过青黄不接的难关,所以迟迟未能回信,请见谅!前些日子网络不好,爸爸4月28日的生日,未能及时道贺,现补上,祝爸爸快乐长寿!

从来信中得知家里一切都好。首先爸妈及大家身体都好,这是让我们感到最为放心的;其次爸爸找到了一套有效的预防和战胜疾病的养生方法,以及妈妈总是保持乐观开朗、笑对人生的精神状态,非常值得我们借鉴。不管怎样,只要对身体有利、不偏离科学和自然规律、摸索出适合于自己的行之有效的养生之道,事在必行,这样生活和工作质量才会更高,才能更好地享受人生、享受天伦之乐,不是吗?鉴于此,我们针对这里的情况,通过这两个月来的了解,找到了这里的生活和工作的规律,一切已经逐步走入正轨。

我们工作所在的地方是科摩罗联邦共和国(应是科摩罗联盟——编者注)四个岛中最小的一个岛屿,医院是该岛省府医院,规模比想象中大一些,设有急诊室、放射科、检验室、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手术室等。法国送了不少设备。由于当地人大多讲科摩罗语,不会讲法语,我们看病都是由医院的护士协作翻译和转达。毕竟之前有几批医疗队员已经与这里的人合作了近十年的时间,有了一定的基础,我们只要打个手势,说出一些词,他们就会明白。仅十来天的工夫,借助词典,我们的交流已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工作并非都是很忙,急诊多才忙,没有事的时候,我们就抓紧时间休息,以防万一。通常我们都是9点左右睡觉,可能因地理位置形成的5小时时间差(比国内晚)的缘故,到这时候就眼困,不睡也得睡。早晨一般5点半醒,天已经开始亮了。

这里的环境比较纯自然,因为人口少,没有工业,没有人为的污染,空气非常清新。医院离海边很近,我们常常在早晨步行几分钟就到了海边。大海湛蓝湛蓝,一望无际,辽阔壮观,海风迎面吹来,感觉特别轻松舒坦。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日出,也可以隐约看到其他医疗队员工作所在的另外两个岛屿。海岸上是一片高大的椰子树和面包果树林,以及不知名的粗大古老枝叶茂盛的大树,还有绿毯似的草坪,高低错落的居民房镶嵌在这些绿树之间。每天渔村里各家的羊会不约而同聚集在一起,沿着海滩从一头向另一头,一字排开结伴而行,去寻找食物。这种海和羊融为一体的景象很是特别,在国内是从来看不到的。赶上捕鱼的渔船归来,渔民们就热情地招呼我们,让我们先挑选我们喜爱的鱼。这里的气候没有夏天和冬天,只有雨季和旱季,没有回南天,也很少有闷热难受的天气。往往烈日当空时,说下雨就噼里啪啦下起来;完全没有阴天的过渡期,雨很快就停,照样又是一片晴朗的天空。现在是早晚凉,睡觉要盖毯子,白天室外热室内凉。但是一旦出门在外,直接暴露在太阳底下,也会很快被晒得皮肤辣疼。这种天气只要不出门还是挺适宜的,像国内的秋天。这里的街道很小,没有商店,没有饮食店,只有一些小卖部,没什么看头。除了买东西,一般我们不会出去逛。

这里的日常用品不多。米、面、面条、油、奶粉以及一些基本生活日用品都有卖,但都是进口的,价格肯定贵了。没有猪肉吃,肉类以海鱼为主,相对较便宜。还常可以吃到从别处抓来卖的螃蟹、龙虾,但并非随处可见,也不便宜,其实龙虾有股骚味并不好吃。街上常可见到牛羊行走,却没有牛羊肉卖,原来这是用来为伊斯兰教奉供阿拉派遣来到人间的天使而准备的。到了那个日子,各家各户将宰牛羊,待奉供仪式结束,全家一起吃这些肉,并不拿去卖。当然也看到有从别处运来卖的冻牛肉,只有一家经营,而且也是不知冻了多少回的。要是想吃羊肉,就得买整头活羊,相当于400元一头。有活鸡相当于20元一斤。调料品较缺乏,像酱油、豆豉是绝对找不到的,零食更是别想了。市场上从来没有青菜卖,全靠自己种。我们现在有南瓜、丝瓜、薯叶吃,其他也在种植当中。这些在来之前早有所闻,而且也作了一些准备。每天我们一日三餐变着花样吃,除了羊肉,我们都吃过了一遍,还学会了制作蛋糕、烤馅饼等,倒也觉得挺充实挺有趣。营养是绝对没问题,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现在网络稍好些了,运气好的时候我们可以在周末通过“雅虎通”和一兰(李雪女儿——编者注)及家人见面说话,对一兰的情况都比较了解。目前一兰的心境比较正常,学习成绩中上水平,和同学朋友相处较好,对于她存在的问题,我们同时还可以给予及时的指教,这样心里总算有了些宽慰。一兰也感到很开心。一兰昨天高兴地告诉我们,外公外婆寄了100元钱给她过“六一”。当一切慢慢转入正轨后,觉得日子倒也过得挺快。

从各方面了解,我们的工作得到了双方父母和兄弟朋友的支持,你们为我们做了许多事情,付出了很多热情和操劳,解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我们真的很感激。我们会安心做好本职工作,为祖国争光,同时自己照顾好自己,为了我们的大家庭。

请代问灵飞(李雪姐夫——编者注)一家好,祝爸妈健康快乐,祝阿清全家安康!

李雪、李建邦

2004年5月30日


李雪(左一)、李建邦(右一)与科摩罗总统及夫人合影(摄于2005年春)

众所周知,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然而在我国医学界,许多医生在日常处理病患、救死扶伤之外,还拥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参加中国医疗队,在条件非常艰苦的第三世界国家开展医疗援助工作,为祖国赢得荣誉。自1963年首次向阿尔及利亚派遣援外医疗队以来,我国已累计向海外派出医疗队员近2万人次,为60多个国家和地区诊治病人超过2.4亿人次。目前,仍有上千名中国医疗队员在40多个国家开展工作,其中大多数为非洲国家。来自广西的年轻医生李建邦、李雪夫妇,就是其中的两位普通成员。他们工作的地点,是位于非洲东南部、许多中国人闻所未闻的印度洋小岛国:科摩罗联盟。

科摩罗联盟,位于非洲东侧印度洋中,由大科摩罗等四个主岛和一些小岛组成,人口约70万人,居民大多信奉伊斯兰教。这个1975年才从西方殖民者手中获得独立的年轻国家,经济尚不发达,但自独立起一直和我国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也是我国重点援助的非洲国家之一。自1994年起,我国就开始向科摩罗派遣医疗队。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李雪在接到国家援外任务时,“科摩罗”这个名字对她来讲并不陌生:自己的医院一直参与援助科摩罗的项目,多名同事都有科摩罗行医经验。但2004年4月初,当她和在同一医院外科的丈夫李建邦一起作为中国医疗队的一员飞赴遥远的科摩罗,开始为期两年的医疗援助工作时,她对那里的艰苦生活仍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在别人的讲述中,在她的憧憬中,科摩罗的非洲海岸一定阳光明媚,沙滩洁白,各种各样的海鲜和龙虾充斥着当地的市场……对异国风情的向往暂时缓解了他们背井离乡的焦虑。

显然,科摩罗并非“度假天堂”。2004年4月12日,初到科摩罗的李雪、李建邦夫妇被分配到莫利埃岛。岛上生活艰苦,吃的方面不像想象中的鱼、龙虾、螃蟹什么都有,羊肉、牛肉更少得可怜,猪肉则根本没有,青菜在市场上绝对没有卖。他们自己在医院附近开垦了一小块菜地,种了丝瓜等中国蔬菜,过起了“南泥湾”式自给自足的生活。但菜也不是那么容易种的:首先,数量众多的大蜗牛一夜之间会把菜苗吃掉;其次,有些瓜果像丝瓜、木瓜,老鼠会吃得精光;再次,青草永远长得比青菜要快,除不尽。种菜在李雪、李建邦的援外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直到过了一年多,他们夫妇的菜地才种得像模像样了。


李雪在科国自种的菜园中摘取丰收果实(摄于2005年春)

尽管生活相对艰苦,但李雪、李建邦丝毫也没有放松自己的工作。他们所在的莫利埃岛算是科摩罗联盟中一个高度自治的岛,有自己的总统和各部部长。

作为援外医生,李雪、李建邦要负责全岛的医疗工作和当地高层的医疗保健工作,内、外、妇、儿、五官科样样都看,因为住在医院又没有其他人代替,所以就没有绝对的休息时间,有急诊时随叫随到,他们的辛勤劳动赢得了当地人的友谊和尊敬。

有一次,他们还为莫利埃岛的总统看病。总统患的是颈椎椎间盘突出症,常常感到颈背部疼痛,病痛已折磨他七年之久。曾经找过法国医生诊治,没有任何效果。也请了马达加斯加的医生(传闻治疗该病很有一套),但总统没有感到有些好转,这样便找到李雪、李建邦夫妇。诊断明确后,他们采用了中国传统的按摩医术为他做了颈背部肌肉穴位按摩,同时配合药物治疗。由于治疗科学到位,很快总统就感到非常满意,常常感叹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舒服,还在众人面前对他们竖起大拇指,称赞他们的医术太好了,中国医生真了不起。他们的出色成绩得到了医疗队和驻科大使的支持和赞扬。通过医疗接触,总统非常信任他们,说他们是他的兄弟姐妹,经常请他们参加重要的庆典活动,同时尽可能地为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提供方便,还特意邀请他们去家里吃饭,留下手机电话号码,希望他们有急事打电话给他,方便解决。

援外一年多,李雪、李建邦夫妇常常通过电子邮件与家人联系。每次给家里人写信,总不忘说上一句:“我们会千方百计把援外医疗工作搞好,同时注意自己的健康和安全,请大家放心!”工作对他们来讲始终是第一位的,尽管思念家人和祖国,但为免除家人担心,他们很少流露出焦虑的情绪。只是到了春节,中国人阖家团圆的日子,他们才难以在文字中抑制自己的感情:“我国卫生部和自治区卫生厅很关心我们,最近给我们运来一些物资,弥补了生活中的一些不足。我们感受到祖国的温暖,为有祖国作强大后盾而自豪。只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特别是盼望团圆的那一天快到来,我们感觉时间过得还算快,团圆那一天应该是不远了,不是吗?” ■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家书研究中心家书征集热线

010—62512864 62510365 jiashuchina@vip.sina.com

欢迎提供家书线索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科摩罗的“南泥湾”——大洋彼岸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