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式军服 设计追忆与感怀

杨廷欣   2016-05-08 05:14:18

我记得当初廖部长审查我们的设计方案时说:“把美军的服装也拿来看看。”我们早就准备好了,马上让士兵穿上,把我们的军服也穿上,廖部长一看,高兴地说:“比他们的好!”

杨廷欣 口述

高芳 采访整理


杨廷欣,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军需装备研究所原所长,总后勤部油料研究所原所长,现任总后油料研究所技术委员会主任、专家组组长,技术三级、文职二级高级工程师。图为作者身着自己参与设计的07式军服

新时代召唤新军服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自创立以来,伴随着它的成长壮大,军服的发展经历了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无论对于军人还是普通老百姓,军服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新中国成立后, 55式、62式、65式、78式、85式、87式、07式,解放军先后共经历了七次大规模的换装。我有幸参加了07式军服的设计研究工作,尽管过去八年了,这段经历至今仍记忆犹新。

20世纪90年代,87式军服存在的一些不足逐渐显现出来,尤其它的款式、颜色和服饰,跟时代发展的要求不太相称。我军一位首长到美国访问期间,外军对我军官兵着穿的军服产生一些疑问,表示看不懂。回国之后这位首长向时任总后勤部廖锡龙部长说到这个问题,提出咱们的军服确实需要改了,中国军队的军服应该跟中国的大国地位相配。

1997年香港回归前,为了体现国威、军威,总后专门为驻港部队研制了新式服装即97式军服,先后装备我驻香港、澳门部队。97式新军服融入了新的设计理念,由87式的棕绿色改进为浅棕绿色,服饰上也作了一些调整,增加了军种标志、姓名牌、臂章等。驻港部队穿上新装,官兵们感到耳目一新,大家都觉得新军服比老的好看。有的同志说,这个衣服比87式的好,干脆全军官兵按此方案换装吧!这样做固然实施起来很简单,但并不可行。比如说,浅棕绿色作为一种暖色调更适合南方,和北方的冬天就不配套、不和谐,最主要的是暖色调作为一种军服颜色已经与时代不相适应了,世界上多数国家早已采用偏冷色调作为军服主色调,只有少数国家还在沿用暖色调的军服。

军服改革的问题,军委首长们在思考,总部机关在谋划,而我所在的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也是军服研究的亲历者、穿用者,早已摩拳擦掌。因为职责所在,我们必须想得更远,应该干着今天的想着明天的。我们遂开始着手做一些前期准备工作,其实有些科研课题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预研了。包括收集外军样品、部队调研、服装流行趋势调研、新材料的研制,等等。

首先,我们通过各种渠道一共收集了60多个国家的军服样品,有的是两国军队交换来的,有的是驻外武官带回国的,也有的是通过商业渠道真金白银买来的。这项工作的展开,使我们对国际上军服发展的整体水平和趋势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许多武官反映说,87式军服系列不配套,品种少,功能单一,与国际场合任务的要求越来越不协调,我们的军服既标识不出职务、级别和资历,也看不出军种和兵种,更不能识别岗位,就一个耀眼的黄肩章,对方只能识别军衔的高低。相比之下,外军军服的识别功能更强、更全面,承载着更多的军队、军人历史的印记和信息。

另一项工作就是搞好部队穿衣调查。以往服装的品种少,不成系列,特别是87式军服之前,就一套衣服,训练的时候穿,日常时候也穿,考虑到训练的需要,也只能是松松垮垮、肥肥大大。87式军服虽然从款式、颜色、结构、系列配套方面有了很大进步,但当时装备部队十几年了,已经不能满足军队建设的需要。随着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深入,部队对换装的要求越来越迫切,大家期待军服能够有一次彻底的改观。

另外,我们还广泛进行社会穿衣情况调研。现代服装领域发展的趋势、潮流是什么,纺织行业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有哪些……军需装备研究所有关研究室作了大量的调研及长时间的跟踪研究。科研人员深深地感觉到,我们的军服确实是落伍了,改革势在必行。

军服的“变”与“不变”

进入21世纪,在调查了87式军服现状和驻港驻澳部队97式军服穿用两年多的基础上,军服改革的呼声和要求越来越迫切。2005年,总后勤部及军需物资油料部正式给军需装备研究所下达了启动新式军服总体论证研究任务。自此,全军的服装调整改革正式启动。

当时,我们接到任务后很兴奋,也很振奋,但真正实施起来总有一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感觉。军服设计制作起来很容易,设计师拿出方案也不难,但是能不能一炮打响,能不能为广大官兵所喜爱,为社会所接受,为国际社会所认可,却有很大的责任和风险。我们不敢有丝毫懈怠,从接到任务那一刻起,始终把它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当成一个战役来打,这与地方服装设计师设计一套流行时装的状况是截然不同的。

论证初期,我们先是把征求国内服装专业机构的意见作为基础工作,首先在清华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华东理工大学(原华东纺织工学院)、西安工程大学(原西北纺织工学院)和雅戈尔等十几家院校、科研单位、纺织服装企业进行了一轮新式军服设计方案征稿评选活动。地方的老师和服装设计师们对为军队设计服装感到很光荣,热情很高,有的单位发动相关老师学生齐上阵,查资料、内部搞设计竞赛、优选方案,不惜成本,真是费尽了心血,让我们的军服设计师们很感动。这项活动也让地方的师生们深深体会到了军服设计的艰辛和不易。参评的军服设计方案真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但实事求是的讲,有的作品一眼看上去就不是那么回事。当然这不是地方设计师们的水平不够高,问题出在对军服的特殊要求的理解、对军服文化的传承、对军服的发展规律的研究和把握上。但是我们还是从中收获了许多有益的经验,比如有的设计元素及色彩搭配等时尚理念就对我们很有启迪。

评比结束了,我们的科研人员没有丝毫的轻松,而是感觉心里更沉重了。是啊,军服本来就不是普通的时装,只有把时尚的理念、民族的特色、传统的文化、部队特殊的要求结合起来、融为一体,才能研制出中国军队特色的新军服。这就必须立足军需研究的本职,放眼世界,博采众长,厘清思路,从一点一滴做起,各个击破。

我们遇到的最大难题是颜色。冷兵器时代的军服讲究大红大绿,有威严感,军队官兵穿上之后能起到一种震慑作用。而现代社会讲究协调、和谐,现代战争注重隐蔽、隐身、伪装,军服不能太扎眼。研究外军军服时,我们发现,多数国家的军服已悄悄由过去的暖色调变成了很有内涵的冷色调,既不耀眼,跟服饰搭配起来也比较协调美观,更能适合战时伪装需要。那么,新式军服的颜色向何处去?我军军服历经灰色、土黄色、草绿色、棕绿色演进而来,现在的颜色变不变?这些都是不小的难题。

我们找来100多种色板,以87式军服、97式军服的主色调为基础,从暖色调到冷色调,一百多个颜色反复调整试验,反复对照比较,看哪一种更适合。我们发现,在87式军服的棕绿色里增加灰元素调成绿灰色即后来称为的松枝绿色后,颜色就变得不那么张扬,相对沉静了下来,搭配服饰以后变得协调、素雅、美观了许多。我们做了几套样品小范围征求意见,大家反映还不错。然而,考虑到官兵们对87式服装的感情,也是怕“捅娄子”,我们最初在提出松枝绿颜色方案基础上,保留了87式军服棕绿色方案,包括驻港驻澳部队的浅棕绿颜色方案,一共三套方案供各级领导审查决策。一次,在小范围征求意见时,有位机关的同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在场的所领导提醒说:你们可要慎重,千万别背上一个“把解放军改变‘颜色’”的罪名啊!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确实给我们提了个醒,在一些重要环节上我们应该慎之又慎。我们的思路更清晰了,即军服的政治性很强,军服承载着军队的历史和未来,军服研究既要跟上时代的步伐,更要保留和体现我们人民军队的特色和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形象。

颜色初步选定后,按照科研程序,首先要到部队基层和机关、院校,让官兵试穿征求意见。开始,由于试穿时没有配上服饰,官兵们对加入了灰色的松枝绿颜色不尽满意,感到灰秃秃的。有的同志就提出了不同意见,说,这个不好看,不如原来那个亮丽、漂亮。由于军服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我们感到征求意见也必须将服饰与服装配套后整体审视。随后,我们请国内著名服装专家、美学专家李当岐、李燕、韩美林、孙为民等反复几次来所里对服装服饰方案进行点评,最终形成了07式军服的主方案,总体效果得到普遍认可和好评。

这次军服改革特别是颜色上能够取得突破,我认为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从军委、总部首长到总后机关主管部门、科研人员,都能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尊重科学,尊重专家的意见,把是否适应时代要求,是否有利于提升部队凝聚力、战斗力、官兵是否满意作为重要的检验标准。各级首长的开明,官兵思维观念的跃升,科研人员的创新意识,专家的严格把关,都缺一不可。最终,军服颜色这一关算是闯过去了。后来我们又反复征求总部、军委首长和部队官兵的意见,都没有人再对颜色提出异议。这时我们才敢把87式的深棕绿色和驻港驻澳部队的浅棕绿色服装方案从征求意见样品中彻底拿下了。

军服最能给人们留下历史记忆的就是服装及服饰的颜色。我军从建军以来,军服和服饰始终保持了绿色、灰色、红色、黄色这几个色调。我相信,中国的军服将来再改革,也不会把这些颜色的主要元素丢掉。军服历经红军时期的灰、1950年的深棕绿、1965年的草绿、1985年的草绿、1987年的深棕绿、驻港驻澳部队97式军服的浅棕绿、现行07式军服的松枝绿……每一代军服都融入了新的内容,也都留下了深深的时代印迹。记得我刚参军时穿的是65式军服,它的设计其实很简单,但又很醒目。在“文化大革命”前后的年代里,大家想象中的军队就应该是这样,简洁明快,清清爽爽。8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以及现代作战的要求,我军恢复了军衔制,87式服装装上了肩章,增加了军衔,开始有了一定的识别功能。97式驻港驻澳部队的服装,新增加了姓名牌、军种符号、臂章等,体现了军服随着时代和军队建设发展的步伐不断地进步。87式服装军官的冬服是关领的,到了现在的07式军官冬常服改成翻领,这既反映了中国军队的开放和进步,也与服装的品种越来越多、系列配套更加完善有关。近年来,根据外事工作的需要,军委和总部下达任务,指示对07式仪仗队礼宾服进行进一步改革。改进后的仪仗队礼宾服,装饰识别功能更强了,很好地适应了新时期国家外交工作的需要,能够更好地展示我军威武文明之师形象,与我们的大国地位更相称了。我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军队的军服肯定还会不断地融入新的时代特点,不断融入现代科技元素。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它所承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和文化内涵和特色是永恒不变的。


2007年6月30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香港昂船洲海军基地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这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身着新军服首次亮相(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

服饰的“配角”与“主角”

07式军服包括礼服、常服、作训服、服饰四大系列。这次服装改革,我们把军服的配套服饰作为一个系列来突破,进一步丰富了新军服的内涵。服饰在军服中看起来是“配角”,但总体看来又具有画龙点睛之奇效,影响力不亚于服装本身这个“主角”。过去军服的服饰只有帽徽、领章、领花、肩章等,没有臂章、资历章、姓名牌、军种符号、绶带等,更没有国防服役章,设计也比较简单。相比之下,外军服饰的识别功能很强大,比如勋表,从中能看出着装者的职务、级别,能知道当兵的年限,是当过飞行员还是当过船长,是在海军航空兵还是在陆军航空兵服役过,包括在哪个院校哪个专业培训过、立功受奖情况等。另外,比如你是“老虎团”还是“飞虎队”,从臂章就能识别区分出来。有人注意到,今年俄罗斯阅兵式上,俄罗斯老兵佩戴的资历章有很多排,这实际是把这个人在军队的基本信息包括荣誉、经历全部都体现出来了。我们能不能做到?这在换装过程中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我们认为,无论是从与时代同步还是与国际接轨的角度看,我军军服的服饰也应该整体考虑、系统配套,形成可以继承、扩展、叠加的不断配套的完整系列。

我们开始研究时也有很多方案,比如说胸前的级别资历章中可不可以考虑把立功受奖元素放进去、把臂章的单位属性体现出来。我们不知做了多少轮样品,包括缀订方式都有解决办法,但是最终确定只增加级别资历章、臂章、军种符号、姓名牌、国防服役章、绶带等,而功勋、受训等元素未能纳入。为什么未能纳入?我们认为这是中国军队的特殊性决定的。我军经历了从建军到现在80多年的艰苦卓绝的辉煌历程,历次大的战役、重要军事行动都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也有众多英模人物立功受奖,受到表彰。表彰奖励的种类很多,它的政治性、军事性、时代性很强,在官兵个人服饰中表述什么、表达什么,不是某一个部门、某一位首长能决定的,需要系统研究论证,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最终由军委拍板决策,所以这不仅是技术问题。由于07式军服换装时间紧迫,当时难以同步完成。但是值得欣慰的是,我们首先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把军官的级别和资历(工作年限)表达出来了,增加了识别功能。现在的级别资历章从一排到七排,分别代表连排、营、团、师旅、军、大军区和军委首长等各个职级,服役年限也一目了然。据了解,总部有关部门几年前就已经把勋表等论证任务下达给了有关军队权威科研机构,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看到论证的成果,增加勋表等服饰品种也是可以期待的,军服的识别功能会越来越强。从缀订技术上,在现行级别资历章上进行组装拆卸扩充内容也都可以兼容,必要时重新研制缀订方式也很容易实现。


2014年8月19日,三军仪仗队换着新式礼宾服首次担负仪仗司礼任务,欢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访华
(万晓军 摄)

再比如,55式、87式军服的肩章是金黄色的底、红色的边、银色的星(将军的是金色),比较夺目。陆军军服换成松枝绿冷色调后,再配金黄色底板肩章就不搭了,因为冷、暖色调反差太大。所以,我们提出换肩章底色的方案,即将肩章底色换成与服装同色系的颜色,再把金色的星放上去,远看识别起来更清楚,又不那么耀眼,搭配比较和谐。这时,有的同志提出,原来校、尉官是银色的星,将军是金色的星,现在区别不明显了,将军们会不会不满意?这些疑问都有过,但最终征求意见过程中大家都接受了新肩章方案。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时代进步了,人的思想观念变了,困难也就迎刃而解了。

07式军服文职干部服饰的设计也是一大难题,由于我军文职干部不同于外军的文职人员,多是现役军人改任的,这次换装我们将文职干部级别资历章表达方式与军官相同,但领花增加了原子符号等科技元素。文职干部没有授衔,肩章上的标识符用什么表达?既要有自身职业特色,又要明显区别于授衔的军官,这是确实是一个难题。为此,我们收集了大量古今中外的各种吉祥文样,最后选定用六个花瓣的宝相花(明显区别于金色五角星)。宝相花起源于唐代,寓意吉祥。其六瓣花朵,正好可代表文职干部科、教、文、卫、体、技等不同的专业,使我军文职干部服装服饰的职业特点、识别功能表达得比较清楚,深受广大文职干部的喜爱。

07式军服为士兵新增加了国防服役章,这既有利于我们的士兵增强职业自豪感,又为士兵新式服装增添了装饰功能。设计人员将钢枪、八一军旗、和平鸽、橄榄枝、长城等元素纳入图中,寓意和平与正义,形成了初始设计方案并制作了实物样品。在邀请美学专家对服饰方案进行点评时,美术大师韩美林先生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说:“国防服役章既是荣誉,又具有鼓舞士气的作用,我看到设计方案中钢枪是横放在地上的,这怎么行呢,解放军怎能放下枪杆子呢?我们的钢枪要立起来,要永远钢枪不倒!”真是一针见血啊!在座的总后勤部副部长孙志强中将、军需物资油料部的领导、机关的同志以及军需所科研人员异口同声地说:改得好!改得好!最后定型的国防资历章就是按韩美林先生的意见修改后定稿的。这也进一步印证了军服里面有政治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国防服役章

走向世界的中国军服

军服设计中我们注重与国际的接轨,把国际军种的一些通行做法拿过来为我所用,比如这次空军军服形成了自己的军种颜色深蓝灰色,二炮部队增加了独立的军种标志服饰,特别是海军的军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海军有传统的白色和蓝色常服,作为一个国际军种,国际通行的做法是白色服装在礼仪场合及夏季穿用,蓝色服装是在日常工作及冬季穿用。过去我们的海军军服,无论是蓝色的还是白色的,军衔都是放在肩章上,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海军军服采用这种表达方式。07式蓝色常服取消了肩章,军衔改到了袖口上。这其实也是国际上多数国家海军的通行做法,是海军军种的特殊性决定的。说起来,也是由民用商船船员制服演变而来。在海上,船长、大副与上下舷舱里的船员交流,船员第一眼看到的往往是对方袖口上的军衔标志,就知道是在跟谁交流,是谁在跟他说话。习惯成自然,慢慢演变成国际上通行的各国都认可的海军制服设计理念。


参加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的海军学员方队(王建民 摄)

新式军服方案在多方征求意见的同时,我们还将三军礼服及“两团一队”礼宾服方案和海、空军服装改革方案作为重点,专门征求了我驻外武官和外事专家的意见。他们建议,军服要跟国际接轨,既要便于与外军交往交流,也要利于中国军队融入国际社会,提升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形象。当然也有的同志有所担心,提出,我们海军穿蓝色常服合影的时候看不到军衔怎么办?有的开玩笑说,开会、会见外宾的时候我们都得把胳膊抬上来,以后会不会落下胳膊疼的毛病啊?我们反复听取海、空军,二炮等方面的意见,做出多种方案,请他们拿主要意见。最后上报军委批准的方案,广大官兵还是满意的。

这次改革把夏常服即制式衬衣由夹克式改为了束腰式,在当时也引起了一番争议。原来99式夹克衬衣,官兵们都感觉穿着比较随意,通风透气性好。为什么这次把夹克式取消了?当时有的同志是有意见的,说起来也有一番故事。简单讲,这件事反映出总部首长在一些原则问题上的态度是不含糊的。这次换装把提升军队形象、确保部队战斗力作为论证工作的前提,首长们要求制式服装一切服务于部队的整齐划一。军队是以年轻人为主体的战斗群体,穿上夹克衫是挺舒服,但是不够整齐,下摆高低不一,很影响美观。现在国际上多数国家军队的夏常服都是束腰式设计。在征求意见时,有机关的同志提出,我们现在有的官兵体型很胖,体重也超标,衬衣扎在腰里很不方便。对此,时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幽默地说:“大家知道不知道,在印度,如果警察的体重超标就要退出现役喽。”首长很巧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著名美术大师韩美林先生和中央美术学院的孙为民教授一起审定标志服饰设计方案

用军服保护好我们的士兵

军服中的作训服、作战服与礼服、常服不同,它与战场紧密联系在一起。怎么让作训服、作战服更适合训练、适合作战,这也是此次军服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过去我军没有迷彩服,部队不能很好地伪装,在边境作战的时候吃了不少亏。随着现代战争样式的不断变化,军事上侦察手段的不断提高,单兵作战服装的伪装防护问题也日益受到重视。87式迷彩服装备部队,使我军单兵防护能力大大提升。07式军服中装备的迷彩服采用的是当时国际最先进的数码迷彩,花型采用碎石迷彩图案,伪装防侦视性能得到进一步提升。人们可能有一种误解,以为迷彩花型就是伪装,其实这只是皮毛,迷彩图案有伪装功能,那只能防肉眼识别,真正的伪装必须在印花过程中加入防红外染料,这种染料的反射值与所模仿的植被相似,可以具有防侦视功能,用夜视仪也照不出来,这才是真正的迷彩伪装服。大家看到市场上各式各样的迷彩服,看起来漂亮,却没有任何防侦视功能。在这方面,军队有专门的防侦视迷彩染化料标准,军代表对每批面料、服装都要进行抽检,达到了防护指标才能出厂。现在我军有夏季通用迷彩作训服、冬季荒漠迷彩作训服、海洋迷彩服、丛林迷彩服、城市迷彩服,等等,适合了不同军种、不同地域伪装需求。当然,从伪装和防护角度看,作训服的研究是没有穷期的,比如阻燃迷彩防护服,除具备防侦视功能外,还具有良好的防火阻燃性能,可大大减轻战场伤亡率。目前我军研制的新式阻燃迷彩服已陆续开始装备部队。再比如我军自主研究的单兵防弹背心、防弹头盔等,配备部队后,可使战场伤亡率显著降低。另外,作为未来单兵作战防护服,“士兵系统”的概念已经在世界各国军队深入人心,未来作战单兵可以成为集指挥控制、作战武器、观瞄侦视、通讯联络、防弹阻燃、伪装防护、战伤自救等为一体的独立作战防护系统。从现代战争的角度看,这种发展是必然的,将来要打仗,没有这个就会被动挨打。这些研究各国也都在不断地推进过程当中,我军当然也不例外。


模特即将运往汇报现场

“比他们的好!”

2006年4月,军服的设计方案基本上比较完整了,在向四总部首长、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首长汇报后的基础上,正式向胡锦涛主席作了汇报,总后首长、军需物资油料部的领导以及被装局、军需装备研究所的有关领导和技术人员参加了汇报。我们把穿上军服的假人模特送到会议室,常服、礼服、作训服及配套服饰……逐个向主席汇报。胡主席看得很仔细,记得胡主席问,资历章是怎么固定的?我说,里面有一个暗扣,拆卸很方便。主席说,“是吗?”他把手伸进去一摸:“哦,是。”胡主席还问是否方便官兵穿戴、用的什么材料,问得很细。胡主席对军服改革方案很满意,并给予充分肯定。在会上,胡主席首次提出,“军服要立法”,不能什么样的工厂都能生产军服,更不能什么样的人都可以穿军服。在此之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出台了“军服管理条例”,对军服的采购、生产、管理等环节进行了详细规范,我军军服管理从此走上了法制化的轨道。之后不久,07式军服调整改革方案顺利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常务会议的审查和批准。

在上级机关和各级首长的领导下,有三军将士做后盾,有全国人民做裁判,我当时所在的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圆满完成了07式军服的研制任务,官兵比较满意,社会各界、国际社会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记得当初廖部长审查我们的设计方案时说:“把美军的服装也拿来看看。”我们早就准备好了,马上让士兵穿上,把我们的军服也穿上,廖部长一看,高兴地说:“比他们的好!”

应该说,作为一个纺织大国,我们的军服无论在款式、材料还是制作工艺方面都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但客观地讲,我军军服总体上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这应是随着国家的强大、人民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发展而不断完善的过程。回顾这段历史,我为自己能参与这项任务感觉到光荣和自豪。新军服的研制成功,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大形势,得益于总部各级首长和机关的正确领导和指挥,得益于军需装备研究所优秀的科研团队不懈的努力,得益于专家们的悉心指导和帮助,更得益于全军官兵的信任和支持。当然,07式军服研究也有遗憾,在服装体系、品种、功能方面还有许多不够完善、不尽如人意之处。据了解,在总部的统一安排下,这几年又作了不少改进和补充完善。我相信,今后我们的军服质量和水平会伴随着我军现代化建设步伐的加快而得到不断提升。■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07式军服 设计追忆与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