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申遗背后的故事

2016-05-08 05:13:34

口 舒 乙 口述 

于 洋 采访整理

□ 大运河申遗,全国政协是主角

□ 为了大运河,我曾给温家宝总理“上书”

□ 独有的生活方式是大运河申遗的“筹码”之一

□ 大运河是中华民族的血脉


2006年5月17日,舒乙在京杭大运河济宁段考察

大运河申遗,全国政协是主角

2006年,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参加了十届全国政协四次会议,罗哲文罗老专门到会上找到我说他们想提一个提案,那就是后来著名的大运河申遗提案。只不过,当时用的不是“大运河”的字眼,而用的是“京杭大运河”。

众所周知,罗老是中国长城保护之父,当时他告诉我:“大运河保护的事,我们文博界几位老人很早就开始酝酿了。本来打算在提长城的时候也提大运河的,但是阴差阳错给耽误了下来。现在长城差不多了,我们想到,大运河的保护工作还是应该正式提出来。通过什么渠道来提呢?最好是从政协的角度。”于是这个提案就应运而生了。

当时,罗老向我征求意见,并请我们这个驻地的委员联名,还说了这么一句话:“最好多找几个人签名。”我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我所在的文艺界别的政协委员们也很踊跃,最后有文艺界3个分组的政协委员以及其他界别的委员们共50多位共同签名提出大运河申遗。

这份提案很快就得到了国家的认可和重视。不久,全国政协组织政协委员对京杭大运河进行了全程考察。此次考察由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奎元带队,一大批老专家都参加了,共80多人。记得出发前,还在首都博物馆举行了规模很大的仪式。

这一趟走了十多天,当时最活跃的是文物保护新的“三套车”,即70多岁的罗老、60多岁的我和50多岁的姚珠珠(老“三套车”是指单士元、罗哲文、郑孝燮三老)。行至杭州,全国政协会同有关部委召开了京杭大运河保护与申遗研讨会,通过了《杭州宣言》,引起全国轰动。可以说,大运河申遗之初的主角是全国政协。

为了大运河,我曾给温家宝总理“上书”

大运河申遗工作由此而开始了,我在其中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全国政协连续几年共举行了四次规模比较大的大运河考察活动(包括首次考察),我都参加了,并且每次都写文章。最后,我将这些文章辑成一本书,书名为《疼爱与思考——一个政协委员的大运河四次考察亲历记》,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政协机关召开了图书首发研讨会。那本书成为比较早的研究大运河的专著,影响比较大。

2007年,我被国务院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2009年,我就通过这个渠道给温家宝总理上了一封建议书,一共谈了六条意见,其中最主要的有三条:第一条,建议大运河的申遗工作不要由国家文物局来主管,而由国务院来主管。因为这项工作太复杂,牵扯到6个省市、11个中央部委、沿途35个大城市、共1700多公里的运河点段。如果由一个副部级的国家文物局来牵头,可能指挥不动这么多相关单位。第二条,不要急急忙忙向联合国递交申请。当时大运河申遗的话题变得很热,很多人急于提出申请,我说应该老老实实地作准备,使之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委员会的几项基本要求:一是原真性,二是完整性。要把这些要求告知地方官员,请他们有的放矢地进行保护、管理,这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因此五年之后提出申请为宜。第三条,成立中国大运河协会。

这份建议书当天晚上就到了温家宝总理的办公桌上,他当即转交有关部门去调研。后来,有关部门出了一份详细的报告上报,经温总理批示同意,最后成立了大运河保护和申遗省部际会商小组,组长是文化部部长蔡武,副组长是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规定每年开一次协调会。首次开会的时候,果不其然,几个部委纷纷对大运河申遗进行质疑。当时蔡武没有说任何理由,只说:“不要再说了,这是国务院的命令,执行就是了。”这个协调会连续开了四次,非常顺利地把大运河申遗这项工作布置了下去。这是第一个成果。第二个成果是,我国当时没有急于提交申遗文件,而是在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后,有关部门于2013年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大运河申遗文本,并于今年获得了批准。第三个成果是去年成立了大运河专业委员会,隶属于中国文物协会,会长为国家文物局原中国文物研究所所长张廷皓。

这个建议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克服了很多困难,把大运河申遗大大地向前推进了。后来,全国政协发表了正式的建议书,国家也出台了一个有关大运河申遗的正式文件,各个地方都动了起来。大运河申遗的任务慢慢就明确了,干脆把名字改成中国大运河,包括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和浙北浙东水乡运河网三个部分。

独有的生活方式是大运河申遗的“筹码”之一

全国政协组织的第三次大规模考察的重点是浙江。我曾经讲,用一句很形象的话来说,京杭大运河像一个网球拍子的把,网球拍子是浙北浙东水乡运河网。从古代开始,长江三角洲的水面就很丰富。这到后来产生了两个效果:一是水跟水之间如果不通了,就挖一条人工的运河,到处挖,于是变成了一个运河网;二是只要有一点陆地相连,就在那儿建一座桥。绍兴的桥一度特别多,居然有一千多座,比水城威尼斯还要多得多。可惜后来绍兴大建工厂做劳动布的裤子,染料把运河都污染、搞臭了,把运河变成了“龙须沟”。老百姓不答应,结果就把河都埋了起来,桥也都拆了。现在除了鲁迅故里门前还有几条河以外,绍兴就没有河了,一千多座桥到现在大概也只剩了五六十座,特别可惜。即便如此,过去曾纵横交错的运河网,其历史作用也是不容忽视的。

更不必说,浙北浙东的乡下还是有水面、有一点儿地的。这能用来干什么呢?种桑养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有一个规定,申遗有一个标准,共六项,只要符合一项就可以提出申请。其中有一项是讲,世界文化遗产是可作为传统的人类居住地或使用地的范例,代表一种或几种文化,尤其是处在不可挽回的变化之下,容易损毁的地址。我当时就提出了一个很积极的观点:这个地方有一种特殊的、世界上唯一的文化和土地利用方式,那就是高的地方养桑树,把桑叶摘下来养蚕,蚕的粪便撒到水里可以养鱼、种水稻,鱼的粪便变成了污泥,挖出来还可以上到桑树底下当肥料,这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循环。我到那儿去参观,现在的蚕农还这么生活。我记得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她已经养不动蚕了,但仍叫儿媳妇拿来一个装了蚕的、直径大概有两米的笸箩,放在她床前头,她夜里起来还要摸摸这些蚕。老太太这一辈子就是这么生活过来的,这就是她的生活方式。这种特殊的运河边上的生活方式已经持续了两千多年,是可以用来作为申遗的理由的。这个观点后来被国家文物局接受了。

而今,大运河申遗的27段中就包括浙北浙东的这一段,而且划分出来的58处重点里有一处叫南浔,那儿就是浙北浙东水乡的典型代表。

大运河是中华民族的血脉

对于我国的申遗工作来讲,2014年是不得了的一年,大运河、丝绸之路都是可以与长城相媲美的世界遗产。都说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那么大运河就应该是中华民族的血脉。这个“血脉”的字眼代表着南北的沟通,因此大运河的第一个意义就在于祖国统一。


2011年10月,在一次朋友聚会中罗哲文(左)、姚珠珠(中)、舒乙(右)预祝大运河申遗成功

我国的历史上基本是两种文化在互相冲突和融合,一种叫做中原农耕文化,另一种叫做草原游牧文化。农耕文化的代表以汉族人为主,草原游牧文化的代表基本上是少数民族。过去这两种文化有过非常大的冲突,长城是要起到隔绝作用的。大运河则不同,它是起沟通作用的,文化上的沟通、经济上的沟通、宗教上的沟通,都要通过这一条运河来实现。因此,是这条运河真正地把中国统一起来,使中国成为一个大国,并且为后来唐宋元明清的繁荣打下了基础。所以,这条运河对于中国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

大运河的第二个意义在于它打造了中国的内凝聚力。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文化传承延绵不断,而且没有散过,这太不简单了。像前南斯拉夫现在分成了六国,前苏联现在分成了15国,中国的内聚力很强,始终保持了一个大国的地位,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一条沟通五大水系的人造运河。

第三个意义是,大运河相当大部分一直到现在还在用,这代表着活力,代表着创造力,代表着艰苦奋斗、勇往直前的精神。这一点对中国来说特别重要。过去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主要的功能,第一是运粮,第二是运兵,现在不同了,运的都是建筑材料和燃料,并且不再由南往北运,而是由北往南运。比如,我们可以说,上海浦东就是京杭大运河“运去”的,因为建设浦东所需的建筑材料,像是水泥、沙子、石头子等,全是通过大运河运过去的。大运河的水运成本是世界上最低的,远远低于公路、铁路和航空,所以这一条水路现在繁荣得不得了,它的日均运输量相当于三条北京到上海的高速公路加上一条上海到北京的铁路的日均运输总量。这是了不得的经济活力。而且,大运河本身的技术含量非常高,比如怎么爬坡、怎么合理利用现有的水源,等等,这并不简单,不是世界上其他运河所能比拟的。

我觉得,大运河申遗成功之后,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全国政协还是要继续发挥积极的作用,尤其是全国政协委员的考察活动,太有必要了。因为我们在考察过程中发现问题可以随时提意见,这点对地方是特别有帮助的。

我举一个例子,丝绸之路虽然现在已经申遗成功了,但是说实话,其沿线的文物保护做得非常差劲。我最近几年到甘肃、新疆等地到处跑,了解了很多情况。比如新疆克孜尔石窟已经是世界文化遗产了,但其保护的状况差得让人落泪。壁画毁的毁、盗的盗、被水淹的被水淹,没有办法,只能把它们摘下来,几百张壁画塞在一个洞里头,没人过问。前年我碰见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她告诉我,本来上一年有200万人次参观莫高窟,结果有领导命令她当年把接待规模扩大成300万人次。樊院长一听就急了:现在的接待规模是经过科学计算的。如果盲目增加人数,二氧化碳也会随着增加,与湿气结合就会变成碳酸,接着跟碱性的染料一中和,壁画很快就会遭到破坏。樊院长没有办法,只得请我帮忙。我马上写了一个报告给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他将报告转给了温家宝总理。后来国家真的出台了一个文件,其中讲道:第一,凡是这种文物单位,口号均为“保护第一、利用第二”,不准提“保护和利用并重”,把这条作为一个原则,全国执行;第二,敦煌一切听樊院长的,不听当地领导的。问题解决了,樊院长特地给我打电话表示感谢。这就是全国政协委员发挥作用的一个很鲜活的例子。

大运河也是如此。大运河全程2700余公里,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仅有1011公里,凡是坏的、变成“龙须沟”的点段都没算进去。所以我想,对我们来说,大运河申遗成功仅仅是工作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保护好大运河,我们还有好多事需要做。

上一篇回2014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运河申遗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