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侨务(上)

2016-05-08 05:12:14

口 李海峰

□ 在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每一个重大关头,海外侨胞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 “海外关系是个好东西,可以打开各方面的关系”

□ “中国的航天飞船飞得有多高,海外侨胞的头就能抬得有多高”

□ 侨务工作“政策中见大格局”

□ 侨务工作“策略中见大精彩”



来全国政协之前,我在国务院侨办工作有19个年头。在我人生的工作时间中,有将近1/3的时间在干侨务。19年来,海外侨胞支持国家建设的一幅幅画面,侨务干部倾情倾心倾力干事业的一个个身影,都永远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每天早上上班,从侨办办公楼前经过,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抬头看一看,可以说,我与侨务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对之充满了感情。

在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每一个重大关头,海外侨胞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侨务工作的历史,是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缩影。在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每一个重大关头,海外侨胞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辛亥革命前,孙中山先生创立的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兴中会”,就是在夏威夷檀香山的华侨组织中建立起来的。孙中山先生“致力于国民革命凡四十年”,约有一半左右的时间奔走于海外,在他的号召和影响下,广大华侨积极投身到反对封建帝制、捍卫共和的时代洪流中,成为辛亥革命的策源地和大后方。整个辛亥革命期间,海外华侨对革命的捐款总数约达700万~800万元,辛亥革命的经费基本来源于华侨的捐赠。孙中山先生由衷地赞誉华侨为“革命之母”。

抗日战争时期,广大华侨开展了波澜壮阔的救亡运动,以各种途径、各种方式捐资救国、共赴国难。生活在东南亚各国的3000名南侨机工踊跃回国参战,他们常年奔波于滇缅公路的崇山峻岭之中,修公路、架桥梁、抢运军事物资,为支援抗战作出了重要贡献。抗战结束后,这3000名将士有1/3长眠在疆场,1/3回到住在国,1/3留在国内,现在国内健在的还有8位老人。八年抗战,华侨捐款总额超过13亿元国币。南洋华侨总会主席陈嘉庚率领慰问团回国慰问抗日将士,历时10个多月,足迹遍布17个省,被毛泽东主席誉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

新中国成立之初,在帝国主义对我国实行全面封锁的情况下,广大华侨和华侨青年学生冲破重重阻力,毅然决然回国参加新中国建设。“三钱”——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中国力学之父钱伟长,和李四光、华罗庚等著名科学家就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他们义无反顾地回到祖国搞建设,为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两弹一星”的研制作出了重要贡献。在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上,陈嘉庚、司徒美堂、蚁美厚等人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务委员。20世纪五六十年代,华侨创办投资公司11家,共吸收侨资约1亿美元,每年华侨汇款3亿~5亿美元,成为国家非贸易外汇收入的重要来源。这些,对于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是雪中送炭。

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功,海外侨胞更是功不可没。改革开放初期,在投资环境差、前景不明朗、外资观望徘徊的情况下,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率先带着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拉开了我国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序幕,为国家带来了急需的资金、技术、人才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广阔的外贸渠道,有力地推动了国家对外开放进程。那时候从沿海到沿江沿边,从东部到中西部,当地第一家外资企业几乎都是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投资兴办的。比如,深圳的第001号外资企业就是由泰国著名华商谢国民先生领导下的正大集团于1979年创办的。20世纪80年代末的那场政治风波过后,在外资纷纷撤离的情况下,侨资、港资不退反进,继续对国家经济建设提供可贵的支持,对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国的“制裁”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30多年来,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投资创办的企业约占我国外资企业总数的70%,投入的资金约占我国实际利用外资总额的60%,国家“千人计划”引进的海外高层次专业人才,95%以上是华侨华人。

改革开放以来,海外侨胞、港澳同胞捐款超过800多亿元,惠及教育、医疗卫生、交通、文化体育、社会福利等各个领域。由102个国家和地区35万名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捐资兴建的北京奥运场馆“水立方”,就是海外侨胞为奥运、为国家作贡献的历史见证。可以说,海外侨胞参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


1911年7月,孙中山(第二排左四)在旧金山与筹饷人员合影

“海外关系是个好东西,可以打开各方面的关系”

早在1936年,我们党在延安就成立了“海外工作领导小组”,后改名为“海外工作委员会”,由朱德总司令担任委员长。这是我党最早期担负侨务任务的专门机构。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0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成立,简称“中侨委”。这是国务院侨办的前身,何香凝女士任主任,廖承志等4人为副主任,陈嘉庚、叶剑英等46人为中侨委委员。侨务工作的方针政策都是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亲自制定的。1969年,受“文革”极“左”路线的干扰,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被撤销。1977年底,邓小平同志在接见华侨华人代表时提出:应该有一个庙,长期没有一个机构,没有人管不行,总要有一个庙,庙里摆几个菩萨,他就是菩萨(指陪同会见的廖承志同志)。转年的1978年初,中央决定设立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由廖公担任主任。可以说,侨务部门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重要机构,是小平同志亲自倡导恢复的。

改革开放新时期,党中央、国务院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高度重视侨务工作。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将侨务工作与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紧密联系起来,亲自批驳“海外关系复杂论”,强调:海外关系是个好东西,可以打开各方面的关系。他在谋划设立经济特区、确定对外开放战略时,把发挥几千万海外同胞的作用,作为重要因素和条件。他曾经回忆说:“那一年确定四个经济特区,主要是从地理条件考虑的。深圳毗邻香港,珠海靠近澳门,汕头是因为东南亚国家潮州人多,厦门是因为闽南人在海外经商的很多。”

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后,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为更好地发挥华侨的优势,把改革开放事业推向深入,邓小平同志深刻指出:几千万海外同胞是中国大发展的独特机遇。江泽民同志也明确指出: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广大华侨华人是中华民族一个重要的人才资源宝库。胡锦涛同志论述了侨务工作的三个大有作为,他深刻指出:“在凝聚侨心、发挥侨力,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作贡献方面,侨务工作大有作为;在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方面,侨务工作大有作为;在开展民间外交,传播中华优秀文化,扩大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友好交往方面,侨务工作大有作为。”习近平总书记从凝聚海外力量共筑中国梦的高度,精辟指出:“团结统一的中华民族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梦。”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民族之根、文化之魂、复兴之梦”是侨务工作的重要指导思想。

2011年,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题听取侨务工作汇报,原定20分钟的会议时间,延长到70分钟,温家宝、李克强、张德江、王岐山等出席会议的9位国务院领导同志都对侨务工作发表重要意见。他们不仅肯定了华侨华人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各个历史时期对国家所作的贡献,而且强调5000万海外侨胞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重要财富,是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力量。会后,以国务院名义制订印发了《国家侨务工作发展纲要(2011-2015年)》,这是侨务工作历史上第一个规划纲要,将5000万海外侨胞作为中国独特的国情来谋划部署,对侨务工作具有里程碑意义。这些年,我深切体会到,侨务工作始终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紧密相连,始终与国家内政外交紧密相连,始终与时代发展脉搏同频共振。从事侨务工作具有崇高的使命感和职业荣誉感。


毛泽东与陈嘉庚

“中国的航天飞船飞得有多高,海外侨胞的头就能抬得有多高”

我在侨办工作近20年,最有成就感的是,我们对海外侨胞可以说基本能做到召之即来。当然,这不是说侨办有多大威信,而是国家强大了。正如海外侨胞所说:中国的航天飞船飞得有多高,海外侨胞的头就能抬得有多高。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综合国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海外侨情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支素质更高、实力更强、队伍更加宏大的对我友好力量正在崛起。

海外侨胞的数量剧增,分布更广,这是海外侨情最明显的特点。1973年我第一次出国,在国外,大街上基本见不到几个亚洲人,即使见到几个亚裔面孔,不是来自日本、韩国,就是来自新加坡。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一年出境就达8000万人次。据说,前几年,法国戴高乐机场一块天花板掉下来,砸死了三个人,两个是中国人,中国人走出去的规模之大前所未有。与此同时,海外侨胞人数也是大幅增加。根据研究成果,我国海外侨胞总数已由改革开放初期的3000多万发展到现在的5000多万,分布在世界170多个国家和地区,仅改革开放后出去的新华侨华人就接近1000万,在欧美一些国家,几乎每十年翻一番。如,在美国1980年官方统计是81万,1990年为164万,2000年达到288万,2010年已经达到430万。再比如印尼,我们掌握的数据是800万到1000万,但印尼前总统梅加瓦蒂在任时公开讲有1700万。我国海外侨胞准确的数据很难统计,对外我们只能讲保守的数字是5000万。过去是“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侨华人”,现在是“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华侨华人”。随着新华侨华人的大量涌现,除东南亚等传统的侨胞聚居地外,北美、西欧及巴西、澳大利亚、日本、南非等地区和国家,也已日益成为海外侨胞新的聚居地。中国人口不断外流,同世界各国一样,是经济全球化和我国现代化进程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趋势。这对于缓解国内就业压力,参与全球人力资源配置,促进中外交流,特别是涵养和壮大侨务资源,具有重要作用。

海外侨情的另一个重要变化,是海外侨胞的构成发生了较大变化,族群凝聚力和文化影响力越来越大。随着新老交替这一自然规律的作用,海外侨社结构发生较大变化,新华侨华人和华裔新生代这两大群体日益成为华侨华人社会的主体。华裔新生代指在当地出生的华人,新华侨华人是改革开放后从国内出去定居当地的华人,这是侨社的两大主体。在当地生长的华裔新生代大约有1000多万人,他们中绝大多数接受的是西方教育,被称为“香蕉人”(即皮肤是黄的,内心是白的)。这个群体素质高,已融入当地社会,但对中国比较陌生。对华裔新生代的工作,关乎侨务工作的可持续发展,是侨务工作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值得重视的是,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高,出于住在国与中国合作交流以及侨胞自身事业发展的需要,在当地出生的华裔新生代,他们渴望了解祖籍国,对中国的感情和联系不断加深。

改革开放后,从中国大陆出去的新华侨华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对祖国、对家乡怀有深厚的感情,很多人都是在国内读完大学后出去深造的,这些人是华侨华人社会中对我友好的主体力量。从我国台湾、香港移居国外的新华侨华人,语言基础好,整体素质较高,很多是留学移民和投资移民,但他们对中国大陆了解不多。这部分人也是侨务工作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令人振奋的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辉煌成就,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大幅提升,进一步激发了海外侨胞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认同感。越来越多的华裔新生代对族裔身份感到自豪和骄傲,学习中华语言和文化的需求也更加迫切。分布在世界各地的20000多所中文学校,800多家华文媒体,独具特色的唐人街和中国城,遍布世界各地的中餐馆和中医诊所,直观地向世界传递着中国文化气息。美国、法国、英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政要,纷纷出席华侨华人举办的春节活动。可以说,海外侨胞既是中华文化的承载者、传播者,也是在海外展现中国形象的一张张名片,在增强中华文化软实力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


2011年2月,国务院侨办主任李海峰(左二)率领的“文化中国·四海同春”赴欧洲艺术团,亮相一年一度的伦敦特拉法加广场春节庆典。图为李海峰在庆典活动上为舞狮点睛,象征庆典活动正式开始

海外侨情的变化,还表现在海外侨胞的经济、科技实力进一步增强,跨国交流更加强劲。海外侨胞资金雄厚,相对集中于东南亚地区,其国际化的创业理念、商业模式、融资方式和管理经验,在促进经济合作中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在北美、西欧等国,以雅虎等为代表的华人高科技企业成长迅速,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欧洲、拉美地区,老一代华侨华人过去是靠“三把刀”(即菜刀、剪刀、剃头刀)起家,现在年轻的一代开始向贸易、旅游、科技等其他行业拓展。遍及世界各地的华商贸易中心,将“中国制造”推向世界各个角落。特别是一批华人跨国公司,它们熟悉国外法律和市场运作规则,拥有丰富的人脉资源,加强与它们的合作,对于我国实施“走出去”战略,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将发挥重要的经济纽带作用。海外侨胞专业人才众多,主要集中在西方发达国家。在北美和西欧等西方发达国家,集聚着数百万华侨华人专业人才,他们所从事的研究几乎涵盖当今世界所有的高新科技领域,其中有一大批学科领军人物,如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等诺贝尔奖获得者。在硅谷22万名世界各地的工程师中,华侨华人占1/3。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西方跨国公司中派驻中国大陆和香港机构的代表,华人迅速增多。他们在促进中国与住在国经济、科技等领域的广泛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对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创新型国家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近些年来,随着华人经济、文化的发展,特别是新华人和华裔新生代日益成为华侨华人社会的主体力量,并逐渐摆脱“只重事业发展,不问政治国事”的传统模式,海外华人日益融入住在国主流社会,参与当地社会生活的意识和能力增强,从过去封闭的唐人街社区走向主流社会。在加拿大,华侨华人已成为该国最大少数族裔。随着华人在住在国所占人口比例不断上升,每逢重要选举,华裔都成为各党派竞相争取的对象。比如,在美国、法国等国家的地方选举中,各派政治力量均在华人社区活动。这种变化,有利于海外侨胞谋求在住在国的长期生存发展,也有利于通过侨务渠道加大对住在国政府、议会、媒体、智库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影响,促进中国和住在国友好关系的发展。

在看到机遇的同时,也要看到侨务工作面临的一些挑战。这突出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海外侨胞与当地民众因经济利益、文化习俗而产生的矛盾摩擦时有发生。近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国家的少数侨胞在经济领域的不规范经营及生活陋习,已经成为影响侨胞在住在国形象的重要因素。这些问题在当前一些国家因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经济不景气、因中国快速崛起导致心理失衡的背景下,极易被放大,甚至成为局部冲突事件的导火索,危及海外侨胞的生存发展,干扰我外交工作大局。如俄罗斯华商货物被查抄事件、西班牙烧鞋事件、意大利对华商大搜捕,以及南非连续发生中国侨胞惨遭杀害事件等。我们既要依法维护我侨胞的正当合法权益,又要教育引导他们文明守法,与当地民众和睦相处,这是新形势下侨务工作面临的新挑战。二是各种力量对侨社的争夺、渗透更加激烈。三是维护侨胞权益的任务更加繁重。随着海外侨胞与国内的交流、合作更加密切,权益诉求更加多元,既要坚持基本政策,又要注重维护华侨和外籍华人在国内的合理诉求,这是新形势下侨务工作面临的第三个挑战。

总之,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扩大、综合国力的提高,侨务工作在国家大局中的作用不是减弱,而是进一步增强。侨务工作在新时期的地位和作用,突出体现在这样“四个重要而独特的作用”上:一是我国实现了综合国力跨越式发展,但正面临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深刻变革。广大海外侨胞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丰富的智力资源和广泛的商业网络,在促进我国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推进科技进步和创新等方面,可以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二是我国的大国地位和作用日益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和认同,但一些国家对我国的疑虑、猜忌上升,利益分歧增多。广大海外侨胞在住在国的地位和影响不断提升,在我国应对国际环境挑战、拓展公共外交、促进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友好交往等方面,可以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三是我国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能力进一步增强,但同“台独”、“藏独”等分裂势力的斗争依然尖锐复杂。广大海外侨胞在维护和促进祖国统一、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等方面,可以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四是我国价值观念、发展道路等软实力影响进一步上升,但面临的国际舆论环境更加复杂。广大海外侨胞遍布世界各地,是外部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载体,在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改善外部舆论环境、提升中国形象、增强国家软实力等方面,可以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越是需要对外开放,越要重视侨务工作;对外开放程度越高,侨务工作任务越重。努力保护好侨务资源,凝聚侨心、发挥侨力,对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有重要意义。

侨务工作“政策中见大格局”

侨务工作是党和国家一项长期的战略性工作,是国家对外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外交工作大局联系密切,是一项政治性、政策性、敏感性强的工作。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坚持有利于海外侨胞在当地长期生存与发展的基本原则,遵循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稳妥处理华人问题,为海外侨胞和国家改革开放营造了良好环境。有的国家领导人曾经向我国领导人询问,为什么中国侨民那么爱国?我想,这一方面是中国优秀文化以及近代以来的曲折历史所使然,另一方面也与我国侨务政策密切相关。当前,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尽管海外侨胞生存发展环境已经改善,但华人问题的敏感性仍长期存在。中央强调我们开展侨务工作要坚持“三个有利于原则”(即有利于海外侨胞在当地的长期生存与发展,有利于中国与住在国友好关系,有利于中国现代化建设和祖国统一大业),要坚持区别国籍界限的原则、公开合法的原则、积极稳妥的原则,遵循相关的国际条约和国际惯例,符合海外侨胞住在国的法律,做到合情、合理、合法,不授人以柄,不强人所难。

区别国籍界限的原则,是开展侨务工作必须坚持的重要原则。5000万华侨华人中,外籍华人约占80%,华侨仅占20%左右。华侨是指定居在海外的中国公民(持有中国护照),外籍华人是指已加入住在国国籍的具有中国血统的人,他们是住在国公民。两者有严格的国籍区分。严格区别华侨与外籍华人的国籍界限,是上个世纪50年代中央制定的一项重要政策。几十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一政策有利于消除华侨华人住在国政府的疑虑,改善和发展我国与住在国的关系,有利于华侨华人在当地的长期生存与发展。与此同时,我们还要看到,外籍华人有着很深的民族情结。要尊重外籍华人与我们的族裔感情和他们与祖籍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现实,注意以亲情相待,不把他们当成纯粹的外国人来对待。在不涉及国籍问题的事情上,比如投资兴业、旅游观光等等,我们要更加热忱地为他们提供与华侨一样的服务。中央将外籍华人工作作为侨务工作的重要对象,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充分考虑了华人的民族特性。

加拿大有一位学者曾经指出:中国的侨务政策为中国改革开放赢得了最大的海外利益。可以说,正是因为我们妥善处理了华人问题,认真贯彻执行党的侨务政策,才为我国改革开放赢得了良好的周边环境。侨务工作的原则性、政策性,体现了侨务工作是我国对外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为外交大局服务的,这是侨务工作的大格局。


2011年10月11日,国务院侨办主任李海峰(前排中)在北京会见欧洲华人华侨妇女代表团,与代表团成员亲切交谈

侨务工作“策略中见大精彩”

海外侨胞生活在与我们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国情的国家,是一个具有各种政治观点、同时品德修养又各不相同的复杂群体,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对民族、对国家、对家乡的感情。他们发展状况有很大不同,但各有各的作用。有些人较好地融于当地社会,在中外交流方面可以长袖善舞;有些人是小商小贩、厨师打工者,但他们对国家、对民族有着质朴的感情,在反独促统、反制法轮功等方面,冲锋陷阵的就是他们,是我们最基本的友好队伍。我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习近平同志作为国家副主席访问美国时的情景。为迎接习近平副主席来访,洛杉矶侨胞们三天前就自发组织起来,到习近平同志下榻的酒店站岗,防止法轮功捣乱。我深夜1点多下飞机直奔酒店去看望他们,天上下着毛毛细雨,侨胞们穿着军大衣,站在寒风中守候在酒店周围,让我非常感动,心里酸酸的。他们却自豪地说:“我们在为共和国守夜!”那一刻,侨胞们那种爱国情怀让我永生难忘。侨胞是一群可敬、可爱、可亲的群体,要带着感情,用情、用心、用力开展工作。后来近平同志专门接见他们,和他们握手、合影留念。

当然,对待侨胞,不是什么要求都答应,原则要坚持,同时又要注重策略,讲究方法;事不能做,但又要让他们服气、感谢。他们是通情达理的,这就要靠我们工作的力度和艺术,做到情到深处无怨尤。廖公有一句名言,叫做“三教九流都要交朋友”。对侨胞,要做到求大同、存小异,有时还要存大异,不能将我们的思想观点强加给他们,更不能以国内的政治标准、以国家干部公务员的标准来要求他们。总之,要学会同各种人打交道,通过工作,扩大共同点,缩小不同点,争取更多的人理解和支持我们,进而发挥不同群体不同的作用,这也是侨务工作策略中见大精彩的地方。(待续)

上一篇回2014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爱在侨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