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却的记忆

2016-05-08 05:12:01

口 赵培兰

□ 国难家殇

□ 血染十字岭

□ 英名永驻太行山

一个人的一生坎坷跌宕,颠沛流离,经风见雨,不知会经历多少事情。有的事情过后即忘,留不下什么印记;有的事情却铭刻在心,甚至随时光历久弥新,永难忘怀。1942年5月,驻在山西的日寇纠集3万余敌伪军,对太行山根据地进行扫荡,制造了惨绝人寰的种种暴行,就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时常被“鬼子包围啦”、“黑洞着火啦”之类的惊呼声从梦中惊醒。这个伤痛永远泯灭不了。


1948年秋冬,李庄与赵培兰“一肩行李下太行”,准备随中央“进京赶考”

国难家殇

1942年5月,驻晋日本侵略军扫荡太行山根据地。事前,辽县县委、县政府布置各单位备战,坚壁清野;组织老百姓跑反避难。当时我19岁,已参加工作两年,在二民校(第二民族革命小学校)教书,学校设在寺坪村。为反扫荡,学校放假,全体学生回家,校领导和外地来的教员随同当地政府人员和民兵一起打游击。学校安排我和母亲跟一个同学到他的家里暂住。这个学生的家在西山沟的一个小山村,它坐落在半山腰上,只有一二十户人家。开始的几天,我们还能在村里居住,后来形势愈益紧张,村里的民兵就安排我们与村里的妇女儿童转移到村后悬崖下的一个山崖里躲避。

一天上午,我们正躲在崖下,头顶上忽然响起了枪声,接着,对面山崖上也开枪了。我们知道是两军接火,互相对打了。不一会儿,就见到对面山崖上忽闪忽闪地掉下一个人。民兵说,这是我们的人,我们头顶上就是日本鬼子了。大家情绪很紧张,一动也不动,大气不敢出,只能静静地待着。没多久山崖上又掉下一个人,却被半崖上的树杈接住了。民兵安慰我们说,这里是悬崖峭壁,敌人一时下不来。其实我们也知道,敌人要是下来,躲在这里的人都难逃劫难。

天渐渐暗下来,枪声也彻底停了。对面山上的游击队从山后绕道下来,寻找他们的战友。村里的民兵帮助他们把已经牺牲的战士就地草草埋葬。挂在树杈上的战士被民兵救下来,由游击队抬走了。当地干部和民兵商量,把我们妇女和小孩转移到南边一个小山洞里,洞口用蒿草遮挡,民兵在外边观察形势,做些掩护。

这个小山洞只有一个洞口,洞里还漏水。大家只能坐在高低不平的石头上等着,焦急地盼着外面的消息。我在洞里胡思乱想:1941年年关,日寇扫荡辽东根据地,我和父母亲在南冶村南山上躲避。一天早晨,日军机枪连连扫射,父亲慌不择路,一脚踩空,坠下悬崖。我和母亲从旁边寻路下去,找到了父亲,三个人挤在一起,幸亏我们躲避的地方日寇的机枪扫不到,否则我们三人全得死了。父亲不幸遇难,当地民兵把我父亲安置好,带我和母亲转移到别处去。时隔半年,莫非我和母亲也要在这里遇难?我才19岁,真不甘心呀。可日军如果发现这个山洞,不是放火,就是放毒气,烧死毒死洞里的人。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幸亏日军没有进来搜山,我们才躲过了这一劫。

后来,当地民兵告诉我们,在我们所躲山崖上面的那股敌人,在拐儿镇多次搜山,大肆杀戮老百姓,半个月时间里,他们用刀刺、开膛、砍头、火烧、扔下山崖等恶毒手段,杀死我基层干部、共产党员、民兵、群众50多人。群众愤恨地说,日本鬼子丧尽天良,真不是娘养的。

血染十字岭

日寇1942年对太行山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妄图消灭八路军的指挥中心,气势汹汹,到处实行“三光”政策,异常残暴。我根据地军民反扫荡,上下一心,军民携手,艰苦卓绝,抗争到底。后来听说,八路军彭德怀副总司令、左权参谋长、罗瑞卿主任等领导和一二九师刘邓首长紧急开会,研究决定,一二九师突出敌人的包围圈,转向外线作战,打击敌人的补给线,粉碎敌人的扫荡。

5月19日,日伪军3万余人,南从长治、武乡向北,北由和顺向南,形成一个大包围圈,开始大扫荡。24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首脑机关,从辽县麻田镇向东面泽城、山庄一带出发反击。25日上午,发现上万名敌军从四面向中心实行合围。八路军三八五旅将士首先与敌交火,战斗非常激烈,双方都有伤亡。后来发现敌人飞机在十字岭上空盘旋。总部临时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分路突围。彭总率总部直属队和北方局的同志往西北方向突围,罗瑞卿主任率野政直属队向东南方向突围,后勤部部长杨立三率后勤部队向西北方向突围,左权参谋长指挥总部机关突围。

突围的战斗极其惨烈。敌寇发现我军分路突围,万余敌军在6架飞机的掩护下,向我军占据的山头猛攻,三八五旅七六九团的将士们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左权将军站在山口大喊:同志们,冲出北边的山口就是胜利。这时他发现挑文件箱的战士没有赶上来,就让自己的警卫员去找,并护送那位战士走过山口。彭总突围后派部下一位连长,返回来接应左权参谋长。左权将军说:我不能离开这里,这是最需要我的时候。正当大家奋勇突围之时,一颗罪恶的子弹飞来,昂然挺立的左权将军头部中弹,血染沙场,壮烈殉国于辽县十字岭上。这天是5月25日,左权参谋长年仅37岁。噩耗传到延安,党中央立即派人安慰正在中央研究院学习的左权夫人刘志兰和她的小女儿。

十字岭的战斗还在继续进行。日寇实行梳篦式的清剿和烧杀。北方局机关报《新华日报》的同志们原本住在山庄村。战前,社长兼总编辑何云同志率报社的人员随八路军总部转移。他们在南艾铺、十字岭一带边战边向后山撤退。5月28日黎明,他们被搜山的敌人发现,何云同志开枪击毙接近他的敌人,随之也被敌人乱枪击中,壮烈牺牲。与何云同志在一起的报社管委会主任兼总会计师黄君珏和另两位女同志,也被敌人发现了。黄君珏连开两枪,打死两个鬼子,她不愿被敌人生俘,转身跳下悬崖,英勇就义。另两位女同志,一个是报务员王健,一个是医生韩瑞,两人宁死不屈,顽强地站立着,敌人以为她们有枪,一时不敢接近,就放火烧了草丛,两位女同志被活活地烧死在山洞里。这三位宁死不屈的女同志,被称为新华日报社的女中三杰。

当时,新华日报社的史纪言、李庄、刘江、毛联珏等同志都在草丛中躲避。史纪言不幸被敌人发现,鬼子一枪打到他的腿上。因为他戴着眼镜,鬼子觉得他像个官儿,就派两个汉奸抬着他。天很快黑了下来,史纪言又高又胖,汉奸抬不动他,又害怕八路军,就把他扔下走了,史纪言才逃下一命。夜幕茫茫,躲在草丛中的人们开始小声招呼着自己的同志,当地的老乡也慢慢走了出来。有几个老乡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报社的人换上,搀扶着受伤的人,引领他们向山下安全地带转移。

1942年5月的反扫荡,新华日报社牺牲了46个同志,损失惨重。1985年5月,太行新闻史学会和山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在左权县麻田为在战争中牺牲的新闻战士树立了纪念碑。当年的北方局书记杨尚昆同志书写了碑文“太行新闻烈士永垂不朽”。陆定一同志也题词“1942年5月华北新华日报社社长何云等四十余位同志壮烈牺牲永垂不朽”。何云、黄君珏、王健、韩瑞等牺牲同志的名字,都镌刻在纪念碑上,流芳百世。

英名永驻太行山

反扫荡结束后,根据地逐步恢复了正常秩序,学校相继开学,各条战线的同志们都在忙碌地工作。我们学校有《新华日报》华北版,我们又能看到自己的报纸了。1942年7月8日,《新华日报》第一版全文报道了太行根据地军民7月7日在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镇举行纪念七七抗战五周年暨追悼左权、何云诸烈士,庆祝五月反扫荡胜利大会的消息。参加大会的军民共8000多人,日本觉醒联盟、朝鲜义勇军等国际友人也参加了大会。会场庄严肃穆,四周布满了花圈和挽联。彭德怀副总司令敬献的挽联是:“并肩奋斗,携手抗日,鞍马十年方依畀;谋国忠尽,事党血忱,壮烈一朝期平生。”日本觉醒联盟的人员亲手制作的花圈上写道:“左权参谋长的事迹,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发着灿烂的光辉。英灵安息吧,吾人誓死为你们报仇。”罗瑞卿主任在大会上致词说,左权将军不仅是一个坚决、勇敢、精明的指挥员,而且是埋头苦干、实事求是、秉公好义、品德优良的共产党员,我们要军民团结,学习他的精神,为左权将军报仇,坚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新华日报》还转发了延安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的文章《左权同志精神不死》,以及周恩来副主席在重庆《新华日报》发表的悼念左权将军的文章。朱德总司令写了悼念左权将军的挽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发表在报纸的左上角。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叶剑英都发来了悼念左权的唁电和挽诗。报纸发表了左权将军夫人刘志兰的怀念文章,《晋察冀日报》总编辑邓拓也写了悼念何云同志的挽词。

1942年9月18日,辽县在辽县县委、县政府驻地西黄璋村召开大会,纪念“九一八”事变11周年,并将辽县易名为左权县。

我当时工作的二民校,仍在寺坪村,距离西黄璋村七八里地。这天早饭后,校长皇甫束玉率领我们几个老师和五、六年级学生20多人,整队出发,前往参加大会。大家走得很快,不一会就到了西黄璋村。

这时,会场里已经人山人海,全县各区乡党政军(指民兵)、群众团体5000多人到会。会场布置在村外清漳河畔一大片沙滩地上,绿柳垂荫成为天然帐幕,还用松柏树枝扎成几个大彩圈,中间高挂着左权将军的遗像。

大会开始时,辽县县长巩丕基宣布,全体与会者脱帽,向左权将军遗像三鞠躬。随后,请李一清同志讲话。李一清是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民政厅厅长,他说:“我受边区政府委托,前来参加这个大会。边区政府接受一万名辽县民众、全县士绅、全县小学会议等签名要求,经边区政府委员会通过,决定把辽县易名为左权县。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决定。望全县民众要踏着左权将军的血迹前进,完成他的遗志。我们要像苏联红军保卫列宁格勒、保卫斯大林格勒那样保卫左权县,保卫晋冀鲁豫边区。”接着,他将边区政府授予辽县的“左权县人民政府印”交给县长巩丕基。巩县长接印后宣誓:“我代表全县人民,接受左权县印,坚决领导全县民众为左权将军报仇。”“誓死为左权将军报仇”、“誓死保卫左权县”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辽县县委书记杨待甫也在会上讲了话,号召全县共产党员要在武装斗争中起先锋模范作用,左权县要成为军民关系最好的模范县。

就在这个大会上,有500多名青年要求参加抗日部队。当场,在左权将军遗像前,成立了左权县独立大队,任命左奎元为大队长,杨蕴玉为政委。左权县的武装力量加强了。

会议结束时,全场人员唱起了“纪念左权将军歌”。这首民歌是辽县文教系统的几位同志编写的,用辽县民歌小曲谱曲。歌词是:“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咿儿呦,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狼吃的日本鬼子,扫荡咱路东,左权将军麻田附近英勇牺牲,左权将军牺牲为的咱老百姓,咱们要为左权将军报仇雪恨,咱们要为左权将军报仇雪恨!”这首民歌,辽县路东学生唱,干部唱,青年男女唱,就连在炕头纳鞋底做军鞋的老大娘也唱,唱遍了根据地的边边角角,反映了左权将军的英名和事迹已经深入人心。

上一篇回2014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难以忘却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