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吹鼓手到音乐家——鲁艺走出的刘炽叔叔

2016-05-08 05:12:06


口刘歌

文化部曾专门为刘叔叔举办“祖国万岁”大型主题音乐会,其中的解说词说道:“刘炽是新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人民音乐家。”


刘炽,陕西省西安市人,1939年进入延安鲁艺学习,作品有《我的祖国》《我们新疆好地方》《让我们荡起双桨》《阿诗玛》《英雄赞歌》等

大鲁艺里的小学员

说起刘炽叔叔,他谱写的《我的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英雄赞歌》等歌曲太深入人心了,没有不知道的。但说起刘叔叔和鲁艺的关系,很多人或许就不清楚了。

刘炽叔叔是鲁艺音乐系三期学员,他和我的母亲伊力既是老乡、又是同学,保持了几十年的友谊。

刘炽生于1921年,比我母亲小一岁,他俩都是从小参加革命。刘炽叔叔的音乐人生格外艰辛、曲折,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出身贫苦,9岁就卖身庙中当杂工。他对庙中的鼓乐队特别感兴趣,通过刻苦学习,他成了一名吹鼓手。每逢庙里做法事或老百姓有红白喜事,都少不了他。在这期间,他接触了大量民歌和民间乐曲,还师从民间艺人学习古乐,为以后的音乐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他第一次知道了共产党和工农红军,一心向往这支为穷人谋利益的军队。那一年他刚15岁,就只身一人离开西安,北上寻找红军,幸运地遇上了伍修权同志带领的一支部队。伍修权看他身子单薄,个子矮小,劝他说:“当红军要吃苦,要流血牺牲,你受得了吗?”刘炽说:“我就是个受苦人,我不怕吃苦。”伍修权同志看他意志坚定,就把他收入队伍。他行军到达延安后,刚好红军大学从保安迁到延安,伍修权同志就推荐他到抗大学习(1937年1月红大改称抗大)。

在抗大,毛主席亲自给学员上哲学课。毛主席讲的黑格尔、费尔巴哈,刘炽听不懂,他糊里糊涂地睡着了,直到下课还没睡醒。毛主席过来推醒他说:“这个小同志是不是昨天未睡好?你真睡得很香呢!”大队长批评刘炽说:“你好大胆,听毛主席讲课竟敢睡大觉!”毛主席说:“别吓坏了孩子,他太小了,还是去文工团唱歌跳舞去吧!”

刘炽到了文工团,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十分活跃,如鱼得水。1939年3 月,刘炽和我母亲一起报考鲁艺,他们的主考官,就是人民音乐家冼星海。刘炽和我母亲各自声情并茂地唱了一首民歌,就被录取了。他们的老师有周扬、冼星海、吕骥、杜矢甲、任虹、陈叔亮、何其芳、李焕之等;同学有郑律成、马可、安波、安林、麦新、刘芳、王琳、阮艾芹、吴晓邦、李群、苏菲、关立人、李建彤、罗正、肖英、王昆、孟于、田雨、陈琳、周来、白凌、刘铁山、边军、刘燕生等。

在冼星海老师的教育下,刘炽进步很快,当年就写出了习作《陕北情歌》,冼星海老师批了一个字“好”;第二篇刘炽写了儿童歌曲《叮叮当》,冼星海老师批了两个字“很好”;第三篇写了二声部合唱曲《打场歌》,冼星海老师批了一句话:“非常好,我希望它能传唱全国。”


《英雄儿女》《祖国的花朵》《上甘岭》……当这些熟悉的画面再现时,影片中的歌曲又在我们耳边回响

《哀乐》往事

岁月如歌,人生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总伴随在我们身边。每有亲友故去,那痛彻心扉的《哀乐》就会在我们耳边响起。《哀乐》的作者,就是刘炽叔叔。

1942年,刘炽到陕北米脂县向著名唢呐艺人常毛儿学习。他不但把曲谱完整地记下来,而且还学会了用唢呐自己吹奏。除了《凤风玲》外,刘炽还学习了《将军令》《大摆队》等,这些音乐素材,他都用于了日后的音乐创作当中。

1943年初,成吉思汗灵柩西迁,途经延安,党中央在陕北公学民族部三口大窑洞中,设立了成吉思汗纪念堂,并举行成吉思汗祭奠仪式。仪式上需要演奏哀乐,刘炽想起了深沉悲壮的唢呐曲《凤风玲》,他把唢呐曲改编成了民乐演奏,取得很好的效果。同年4月22日,民族英雄刘志丹灵柩迁回志丹县(原保安县),延安军民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刘炽再一次为《凤风玲》配器、改编,成为一首完整的哀乐。乐曲一经演奏,震撼了延安军民的心,大家都认为乐曲充分表达了陕北人民追思民族英雄刘志丹的哀痛心情。

乐曲也给敬爱的周恩来副主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1949年9月,开国大典前夕,经周恩来提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审阅,《哀乐》被正式批准为典礼用乐曲。1950年全国第一届文代会在北京召开,周总理在发言时专门提到刘炽,他说:“小刘炽成了作曲家、指挥家了。他是在我们延安长大的孩子。”

1998年刘炽逝世,遗体告别仪式上放的哀乐,正是当年他自己亲手创作的《哀乐》。这首《哀乐》伴随他走完自己不平凡的人生。

“声声”不息,永垂史册

全国解放以后,祖国的文艺事业兴旺发达,音乐人才辈出,其中最突出的当有刘炽叔叔。近年来,刘炽叔叔的名字也渐渐从新闻媒体和报刊中淡出,而他的歌、他的音乐仍然在我们这几代人心中回响。

我上小学的时候,看过一部儿童电影《祖国的花朵》,片中的王玲、张筠英等小演员,和我一样,都是十一二岁。他们在学校的愉快生活,深深地感染了我,影片中的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反映了我们少先队员过队日时候的幸福和欢乐,让我喜欢得不得了。我很快就学会了唱这首歌,还去问妈妈:“这首歌是谁写的?是不是和我一样的小学生写的?”妈妈说:“傻孩子,这是两个叔叔写的,作曲的叫刘炽,作词的是乔羽。”我求她有机会一定带我见一见这两位叔叔。

童年的我幻想这两个叔叔一定是大个儿,年轻、英俊,穿着解放军军服。等到真正见到他们时,我不免大失所望。他们都是矮个子,既不年轻、也不英俊,且乡音重极了。

我和刘炽叔叔见面时,他根本没有把我当成小孩子,而是用陕西话和我认真地讨论儿童歌曲。他问我:“你上几年级了?在哪个学校上学?”我说:“上五年级了,在北京育才上学。”他问我:“你认不认识亮亮(吕骥之女)?认不认识威威(马可之子)?”我说:“认识。”他说:“太好了,我们有共同的朋友,因此,我俩也是朋友了。”他又说:“你都喜欢唱什么歌?”我说:“我喜欢唱《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我们的田野》《快乐的节日》。”他说:“太好了,只要你们喜欢,我们还要给小朋友们写更多、更好听的歌。”他还问我:“民歌你喜欢不喜欢听?”我说:“喜欢听,我喜欢陕北的信天游。”他说:“民歌很好听,这可是咱们国家的宝贝,你们从小就喜欢民歌,这太重要了。”刘炽叔叔平等待人,和蔼、亲切,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他不厌其烦地回答我很幼稚的问题,比如,电影里的歌是事先写好的,还是少先队员即兴演唱的?是先有电影,还是先有电影歌曲的?是先有的词还是先有的曲?为什么你要和乔羽叔叔合作,而不用其他人写的词呢?刘炽叔叔都一一作答。



2007年延安大学建校70周年之际,“鲁艺”的几名“后代”在延安合影(左一:马可之女马海星;左二:向隅之子向延生;左三:伊力之子刘歌;右一:刘炽之子刘欣欣;左四:李金德之女李延)

我长大以后才渐渐知道,刘炽叔叔是解放后最高产、最多产的作曲家之一。

说他高产,是说他的音乐作品质量高、影响大、流传广。除了《让我们荡起双桨》传唱了几代人、今天的小朋友仍在传唱外,他为电影《上甘岭》创作的歌曲《我的祖国》,荡气回肠,唱出了志愿军英雄对祖国、对家乡的热爱和保卫和平、保卫家乡的伟大情怀。《上甘岭》这部电影在全国放映后,《我的祖国》这首歌像插上了翅膀,受到全国人民的喜爱。当年是乔羽叔叔很快先写出了歌词,而刘炽叔叔费了20多天的劲才写出了曲谱。试唱的时候,好几个歌唱家都唱了,但刘炽叔叔总不满意。乔羽叔叔说,为什么不请郭兰英来演唱?郭兰英试唱后,大家齐声叫好,这一唱就是几十年。他为电影《英雄儿女》创作的歌曲《英雄赞歌》,大气磅礴,歌颂了英雄王成舍生忘死、夺取胜利的威武气概。他创作的歌曲《我们新疆好地方》,让有的人误以为是王洛宾的作曲,可见他写少数民族题材的歌曲也是一样的好。上世纪50年代,许多热血青年就是听了这首歌,打起行囊,奔赴新疆、扎根新疆的。他创作的大合唱《祖国颂》是专业合唱团必唱的曲目,歌曲气势宏伟、优美深情。还有民族歌剧《阿诗玛》的音乐,优美动听,绕梁三日,让人不能忘怀。

说他多产,是说他创作的勤奋。他一生创作了20多部电影音乐,22部歌剧,80余部大型音乐,1000多部小型音乐,作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流传之广实属罕见,令许多音乐工作者只能望其项背。

刘炽叔叔是一位将创作和生命融为一体的作曲家。一直到生病住院,他还在构想自己的创作计划。 文化部曾专门为刘叔叔举办“祖国万岁”大型主题音乐会,其中的解说词说道:“刘炽是新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人民音乐家。”

刘炽叔叔的一生无愧于人民音乐家的称号,他的名字将永载历史史册。我深深怀念敬爱的刘炽叔叔。■

上一篇回2015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吹鼓手到音乐家——鲁艺走出的刘炽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