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中国驻日占领军未成行之谜

廖季威   2016-05-08 05:13:40


囗 廖季威


1945 年8 月,作者所在的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编印的《受降纪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

一个不能理解的谜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大约在9至10月间,当时我在重庆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第三科当上校参谋,曾经看到一件美国政府致中国政府的公文,大意是“商请中国政府派出一个由5万人编成的军,协助盟军占领日本事宜”。

这件公文是美国驻华大使馆转来的,是经过了中国的外交部、军委会外事局、蒋介石的侍从室等机关再到军令部的,已有不少人签了字,盖了不少人的私章。其中最显明的批示是军令部部长徐永昌批的,大意是“由军令部一厅会二厅拟一个由5000人编成的支队派遣日本 呈核”。

这个批示一看就知道是徐永昌秉承蒋介石的旨意而拟的。这件公文主要由一厅承办,因为派出国外与二厅有关,故会二厅商办,只不过让二厅知道这件事而已。我在二厅一处的工作是研究日本陆军各种部队的编制、装备和战斗力,及其部队的代码代号等,故第一处处长李立栢给我看过。这个文件虽未在全处传阅,但大家都已知道,而且很不以为然,表示气愤和苦闷,认为在八年抗战之中,我国牺牲最大,损失最重,受害最深,如果从“九一八”算起,我们抵抗日本侵略已经14年了,大部分的国土被侵占,很多财富被掠夺,千万的同胞被屠杀,上亿的人民被奴役。除了汉奸卖国贼而外,凡是中国人谁个不憎恨日本法西斯呢?好容易盼到胜利,派遣驻日占领军理应派遣大军去,为什么连一个军都不派遣,只派遣一个5000人的支队呢?这确实是使人难以理解。于是大家就在办公室里议论起来了。

对面处长办公室的李立栢听见了,就从他的办公室走过来制止大家的议论。他说:我亦有同感,但这是上面决定的,我们有什么办法呢?上面是从全局考虑的,我们只有服从照办。况且这事尚未公布发表,如果传出去的话,那你们可要负责任的!

在军令部的工作,绝大多数公文是“密”、“机密”、“极机密”三种,如果有什么泄密事件发生,这个罪是吃不消的,起码要被送到土桥(国民党在重庆的军人监狱)去。所以经李立栢一制止,也没有人再敢说了。

我们办公室与第二厅厅长郑介民的办公室只隔了一层木板。我们的议论也有可能被郑介民听见了,但当时他并未说什么。大约在几天之后,他来一处听汇报时,曾说:关于国家派遣占领军的问题,最高当局是从全局的考虑来决定的,你们不知道就不要乱发议论,现在我们的国家又和“九一八”时代的情况相似了(当时国民党在大肆宣传苏军在东北掠夺物资,帮助中国共产党扩充军队,阻挠国民党军队接收东北,还想赖着不撤军等),大有虎去狼来之势,国家的军令政令都得不到统一,形势是相当严重的,有什么可高兴的呢?你们为什么不重视目前国内的情况呢?而要热衷于占领日本!

他言下之意是,派遣军队到日本去占领是个次要问题,国内情况的变化才是极重要的。当时也没有人敢争论,只有听着了事。但这总是个谜。直到1946年我到了日本以后,才逐渐了解到一些情况,解了这个谜。


1945 年9 月2 日,麦克阿瑟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

编组第六十七师为驻日占领军

大约是1946年5月上旬,我在上海接到重庆军令部李立栢处长的长途电话,他告诉我:“现在已决定派遣陆军第六十七师到日本,师长是戴坚。部令已调你到这个师工作,同时要你随同戴师长到日侦察该师的驻防地区。5月下旬我和戴坚来上海与你面商有关事宜。”

李立栢是5月24日到上海的,他是和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朱世明中将一同乘飞机来的。

李说,这次派遣占领军到日本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往返周折的。最初美国希望中国能派出一个5万人的军,而且指明想要孙立人的新一军。因为该军完全是美式装备,而孙立人是美国弗吉尼亚军校毕业的,与美国很多将领都认识。当然孙是很愿意的。当时新一军还驻防在广州,运输也较方便。但是我们当局不同意,因为新一军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强有力能战部队,早已决定派遣到东北去担任接收任务。大约是为了敷衍,只答应派遣一个像混成旅编制的5000人支队。后来美国又提出至少要派一个师,否则实在说不过去。经过反复研究,才决定派出一个1.5万人编制的师,去参加占领日本。这个师隶属于美国的第八军指挥,已确定驻防日本的爱知、三重、静冈等三个县。师司令部设在爱知县的首府名古屋市。

占领军是由派遣去河内受降的荣誉第一师和荣誉第二师合编成的陆军第六十七师。戴坚原是荣誉第二师师长,改编后他当上第六十七师的少将师长。主要是因为他是中央军校出身,又是陆军大学毕业的关系,有很大的背景和活动力。他年纪不过40多岁,确也能干。他们的部队现已在越南的海防集结,等候船只运输来上海。至于上海到日本的运输,美国已答应由他们的海军负责。

第二天早上,李立栢挂电话到戴坚的住处,知道戴坚已到上海,大约是半夜到的。吃了早饭后我和李一同到戴坚处,虽然是上午八九点钟了,但在上海来说还是早晨。他屋子里已经坐满了客人。经李立栢的介绍,戴坚立即和我握手,并满面春风地说:欢迎你参加我们的部队。

落座寒暄过后,戴坚对我说:我们这次到日本主要是与盟军总部和美国第八军联系,同时去侦察我们的驻防区和部队的营房,还有其他一些事情要向美方交涉的。你是我们占领军的先遣官员,你主要的任务是侦察我们驻军的营房并计划分配营房。将来我们部队在名古屋登陆时,你就是登陆指挥官。还有部队来到日本以前,美军方面和我们的联系也要靠你来承担。至于你的职务问题,因我们师的团长早在河内就已经确定了,此时也无缺可补。目前你暂且在师部工作,等部队到了日本之后,我们再商量好吧!接着他转向李立栢说:朱团长已经来电话了,决定5月27日早上在江湾机场起飞到日本,由上海的空军第八大队派出轰炸机一架,运送我们全体赴日人员。

先遣人员乘“空中堡垒”进出日本

5月27日是决定起航赴日本的日子。这次出发的人员,属于占领军方面的有师长戴坚及其随从上尉副官王某、名古屋港口司令海军中校卢东阁、占领军后勤主任王者师上校、外事组长常家铠,还有上尉翻译军官李某、许某、于某和我,共9人;属于代表团的有团长朱世明中将、顾问李立栢少将,另外还有代表团人员4人。

记得我们在候机室里,有人曾问朱世明:你们为什么不乘客机而要乘轰炸机呢?朱世明解释说:我们是以战胜国的姿态而去的,必须要武装进出日本,才能表示战胜国的威武。轰炸机除了不携带炸弹外,机上的机关炮是原封原样的不拆卸,就表示我们是武装进出。

我们乘坐的这架飞机是B24式轰炸机,当时所谓的“空中堡垒”。该机是四个螺旋桨,载重量很大,机头和机腹左右两侧各配装有一门2公分的机关炮。我们都是生平第一次乘坐轰炸机,最初觉得很新奇,后来则渐渐感到不好受了。因为驾驶者为了要安全航行,避开云层,升高到8000米以上的高空航行,气温随之降至零度以下,我们穿的都是夏季衣服,腹舱两边都有炮眼,是通风的,所以越坐越冷,寒气迫人。到达日本神奈川县的厚木机场下机时,很多人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了。

到厚木机场来接我们的,有中国驻日代表团的唐启琨少将和副官钱明年上尉。他们是专为陪同占领军而来的。其余还有几个代表团的人员,是专门来接朱团长的。美国方面是第八军司令部派来了一名上校参谋,三四名中校参谋。厚木机场距离横滨市约有40公里,离东京约80公里。美国第八军还派有宪兵十余人来护送。朱世明、李立栢和代表团的人员及中国飞行人员经横滨市到东京去了,我们占领军人员则由美国第八军的参谋人员陪同住到横滨市第八军的招待所。

被美军轰炸、占领后的日本

第二天,戴坚带着翻译军官去第八军司令部拜谒军长艾克伯格中将和他的参谋长,并拜会了与占领军有关的各处负责人,都赠送了一点礼物(湘绣品)。

下午,美军伍地中校通知我们说:已经预备好今晚的火车到名古屋,明天就可以视察驻地。在晚饭后上火车之前,戴坚召集全体人员开了一个小会,通报他见到第八军军长艾克伯格的一些情况。戴说:艾克伯格军长对我说,我们的占领军到日本后是隶属于第八军的第一军团指挥,目前暂时驻防爱知县境内,等将来在适当的时候再行扩展到三重和静冈两个县。我们的部队大部分都要驻在名古屋市内。艾克伯格又问,你们的部队要带来不少马匹,如果在名古屋地区使用恐怕很不方便吧!戴说,我们的部队就是缺乏车辆,如果你们能补充我们部队所需的车辆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汽车代替马匹。艾克伯格军长答应了。戴当时是说得很高兴的,并且还说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把车辆补充起来,那么我们的部队就可以完全机械化了。

大约是晚上9点多上车,专为我们挂了一辆头等卧车。天亮后到达名古屋车站,早已有第一军团的几个军官在那里等着我们。于是分乘汽车到招待所进餐。餐后休息不久就开始乘车在爱知县境内(包括名古屋市区)侦察。我负责将所到之处的情况作记录,晚上再整理。就这样跑了四天,看了20多处房子。在最后一天座谈讨论时,我向陪同我们视察的第一军团的军官们说,营房基本上我们是满意的,但是还缺少一个适合步兵团驻的营房、一所医院、一个集会的大会堂及一个招待所;有的房子不适合我们使用,有的房子很破烂还须修理;有的房子现在还住有美国军队。负责答复的美国军官说:在这里能够征用的房子也就只有这些了。我们已经研究过,这些房子是足够住你们一个师所有的单位的。房子破旧需要修理的地方,我们第五处(即军政府)已命令日本政府在你们部队到达之前修好交付你们使用。但是只能修理,不能改建。医院、招待所暂时在现有房子中选择,至于大会堂,因名古屋市区的房屋很多被烧毁了,只有一个名古屋公会堂可容纳2000人的集会,现在是第五航空队在使用,可以商量大伙共用。美军占住的营房自然要搬走腾空交给你们的。

通过这几天的视察,我们看到名古屋市区确实遭到很大的破坏,因为它是日本的第三大工业城市,因此是美军反攻时期的重点轰炸目标,在1944年至1945年间,美军投下的炸弹和燃烧弹总数在千吨以上。幸存下来的高大洋楼都挂着美国的旗帜,显然是被美军占用了。因此,经这个军政府的军官解释回答后,戴坚也没有再坚持,当然我更不宜坚持了。下午游历了一下名古屋市的名胜古迹后,在夜晚仍乘火车回横滨。次日早晨,戴坚和唐启琨、钱明年等乘汽车到东京,其余的人都留在横滨等候。

6月4日上午,戴坚在东京由朱世明引领去见麦克阿瑟将军,并由麦克阿瑟夫妇招待了一顿午餐。戴在6月5日离日本之前,给了我一份六十七师的编制、装备略表,同时还给了我两个任务,一是设法向美军方面要一份美军各级军官士兵的薪饷表,以便参考拟一个中国在日本占领军官兵薪饷表,当然要比美军稍低一点,以免国内眼红。戴说,他以中国目前外汇困难为由,要求盟军总部支付中国占领军费用。麦克阿瑟已答可以考虑。二是继续联系汽车问题,争取把我们的部队完全改编为机械化师。

戴坚于6月6日晨同朱世明等一齐乘原来的轰炸机回国。大约7月初,六十七师整师都到达了上海。


盟军首次讨论对日本的战后占领问题,是在开罗会议上。图为开罗会议期间,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以及宋美龄合影

“大杂烩”的占领军

根据戴坚给我的编制、装备简表,第六十七师共14500多人,辖有3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1个运输团、1个战车营、1个工兵营、1个通讯营、1个特务连,还有1所野战医院和1支200多人的担架队、1支100多人的政治宣传文工队。

从这个师的编制、装备来看,好像是一支强有力的现代化装备的部队,实际上是一支畸形编制的队伍。既有快速的汽车战车,又有原始的铁肩队(运输团的人力运输营)。以重武器来说,加农炮、榴弹炮、重迫击炮三种射程不同、运输工具也不同的火炮,在运用指挥和行军上都是困难的。至于该师的轻武器(步枪和机关枪)是否统一的制式,因我未实际见到故不得而知。但这支出国的占领部队,代表堂堂的中国,竟然是一种大杂烩的装备,不但贻笑于盟国,而且还要贻笑于战败的日本。无怪乎盟军总部的参谋们总是对占领军的编制、装备提出许多的问题,来要求我解释。

戴坚走后,我们仍然住在横滨第八军招待所。在此期间,我即向美军参谋处要了一份美军各级官兵的薪饷表。我根据戴坚的意思也拟了一份占领军官兵的薪饷表,以美元为单位,比之美军的标准,军官低于30%~50%,士兵则约低于20%。如最低级的二等兵为每月20美元,最高级的少将师长为每月430美元。虽然比美军人员低些,但与在国内恶性通货膨胀之下生活的军队相比却高了很多倍。我粗略统计一下,光是全师14500多人的定额薪饷,大约每月需要50万美元,如再加上出勤费、教育演习费、交通汽油费、办公费和其他杂支费等,恐怕每月至少要200多万美元。我将自己所拟的计划和美军的薪饷资料一并请中国驻日代表团转交国内,但没有得到回音。

在盟军总部的第一次会谈

大约一个星期后,盟军总部参谋处来电话,邀我去商量有关中国占领军的问题。

我们所谈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占领军第六十七师编制上的问题。他们对戴坚给他们的六十七师的编制表上有几处不甚了解。例如特务连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单位,这个单位在美军的部队中是没有的,又因这个名称很容易被误解为执行某种特别任务的单位,引起他们的疑问。我给他们解释这是直属于师部的警卫部队,同时也有整饬军纪的任务,即带有宪兵的任务。前者是本来的任务,后者是我随便说的,他们也就相信了。又如运输团内有一个人力运输营,他们问这是不是“苦力”运输,如果是“苦力”的话,可以征用日本人嘛。我知道他们是在笑话我们编制上还有人力运输部队。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六十七师装备上的问题。他们说:你们师的炮兵团有三种武器,在运动方面,既有汽车牵引,又有马匹拖曳和骡马驮载,速度不同,这位团长怎么能统一指挥呢?你们师的运输团也是这样,汽车、马匹、人力怎么能同时使用呢?我说:我们中国的重武器没有你们那么多,车辆也很缺乏,而且我们一般是以营为战术单位。我们师的火炮虽然有三种,射程不一,运动方法各异,但我们可以分割使用。在指挥应用上我们的指挥官是有经验的,不管怎样麻烦复杂,是能够应用自如的。

他们接着谈第三个问题:你们有骡马几百匹,总部规定为了防止牲畜传染病带到日本,凡是骡马上岸必须进行检疫,而骡马检疫的过程很长,要三到六个月,这件事要请你们预先作准备。因他们谈到马匹有检疫的麻烦问题,我就趁此提出我们需要补充各种汽车,我说:我们师长早就想将骡马改为车辆,已经向麦克阿瑟将军请求补充一批大小汽车,这样我们部队就完全使用汽车,不再使用骡马了。他们说:我们参谋处已经在研究,我们这里是有很多剩余物资,补充你们部队是无问题的,但补充的办法尚在研究中。

他们接着又提出第四个问题,说:我们知道你们军队伙房使用的燃料是木柴,但是按照盟军总部占领日本的规定,木柴是不能在日本征用或购买的,必须由自己国内运来,你们每天需用多少、每月需用多少,还得提出计划,列入运输计划之内。我想了一下,每人每天平均一公斤烧柴,全师每月合计是450吨,运输量确实太大了。于是我回答他们说:关于燃料的问题,我可以将此地的情况向国内报告,并建议我们部队改革锅灶,将燃料改为用煤炭、煤油或汽油。

接着柏奇上校翻开一本文件,把盟军占领日本的一些法规,择其重要以及与我们占领军有关的部分念了一遍,由李翻译官翻译给我听,其余的人则作记录。这个文件是华盛顿远东委员会议定的,还有盟军总部据此制订的有关驻日占领军的法规。大致两个方面内容:一是保证美军对日本的专控权,二是各国占领军所需费用、物资都由本国负担。

这些文件我是首次知道,不免感到吃惊,因为按这些规定,我们根本无权在驻防区征用任何需要的物资。我本来还有些问题要提出来的,此时也无法说出口了。美军吃的、穿的、用的,乃至蔬菜、水果、鸡蛋、鲜牛奶等,都是从美国运来的。他们有的是船只,而我们是绝对无法做到的,那就要靠美国供应。美国纵然答应供给你,也一定要现金价购。

最后他们又提出要我在三天内提供他们一个中国占领军由上海到名古屋的船舶运输计划,主要是六十七师整个部队海运需要多少吨位,以及以后部队每月的运输补给需要多少吨位。这个问题把我难倒了,我根本不知道六十七师的具体情况,他们所携带的武器、弹药、车辆、马匹、装备、被服、粮秣等究竟有多少,我是完全不清楚的。于是我回答他们说:这个计划只能由我们师的参谋处才能制订,如果你们要,我可以去电催促,等国内寄来后再转给你们。他们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说:那你们什么时候寄得来呢?目前我们船只的运输任务很繁重,如果你们不先给我们运输计划,到时候我们是无法调配船只的。我不得已答应他们说:因为现在我手边无可靠数据,只能作大概的估计。他们说:哪怕是估计的数字也好,只要不浪费吨位就行了,希望下次再谈时能得到你们的计划。会谈到此结束,同时也约定下次再谈的时间。

没有办法,回到横滨后我只好根据往日在军令部时对军队海运所了解的一些粗略情况,以平均每人5吨的标准,胡乱拟了一个第六十七师海运吨位统计表,大致是全师赴日时的海运吨位为7.3万吨,以后每月补给所需海运吨位为3000—5000吨。在表后附注曰:“此系估计数字,实际数字应以该师师部制定的为准。”

在盟军总部的第二次会谈

第二次会谈大约是相隔五天,我只同李翻译官去的。而这次柏奇上校也是一个人来的。我们谈话的时间不长,我给了他关于我们占领军所需的运输吨位统计表,同时又再次申明这是个人的估计,只能作参考,不能作依据。他看过后笑着说:7.3万吨就够了吗?我从他的口吻听出来,似乎他们也有一个估计数字,大约比我的估计数字高得多。因为我也知道美国军队一个师的海上运输吨位,大约平均每人要10吨。我没有和他争论,只回答他说:虽然是估计的数字,但出入不会相差很大。他将我给他的统计表收到皮包内也不再说了。

接着他谈的是我方提出的占领军军费问题。他说:关于你们占领军的军费,我们总部研究决定,可以代为垫付,将来由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结算。另外关于你们所需要的各种汽车的补充,我们可以调拨剩余物资给你们,原则上是作价调拨,也要记账。我因不知道戴坚同他们是怎样谈的,且职权有限,不便再提什么,只有将此情况报告国内请示办理。故我们的会谈很快就结束了。

中国占领军不来日本了

我们在横滨一直等到7月中旬,可是关于占领军是否已到了上海、何日由上海起程来日本均无一点消息。

7月下旬的一天,中国驻日代表团从东京来电话,要我们全体占领军先行人员都迁到东京去。此时朱团长已经又回国去了,我见到大使衔的副团长沈觐鼎,他说:国内来电,我们的占领军不来了,你调本团第一组工作,常家铠调本团侨务处工作,卢东阁调回海军总司令部(卢回国后于1949年起义),其余的翻译官均在第一组服务。我问:我们的占领军为什么不来呢?沈副团长说:我也不知道。但我们已从国内寄来的报纸以及日本和美国的报纸上,看到了国共两方发生战争的消息报道。

回想去年在军令部时,郑介民说的“关于国家派遣占领军问题,最高当局是从全局的考虑来决定的”那句话,以前还是一个无法理解的谜,现在可解开这个谜了。不是别的,所谓从全局考虑就是从全面内战来考虑的。派遣军队去日本,在蒋介石的盘算下是划不来的,他要把全部军队都投到内战中去。

中国占领军不来日本,不但使我和六十七师的全体官兵失望,在国内的人民尤其是曾经遭受过日本法西斯军队残暴蹂躏的人们无比气愤。在日本的华侨每见到代表团的人员,尤其是穿军服的军官,也带着质问的口气询问为什么不来。但是我们难以回答,只有推说不知道。

驻防爱知县的由来

我自调到驻日代表团后,在第一组(即军事组)当上校参谋。代表团的副组长是唐启琨。唐启琨原是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第三科的少将科长,我是他科内的参谋,故我们很熟悉。他是最先到日本的,故美军初期占领日本时的情况他很清楚,中国占领军的事情在东京方面最初就是他联络、交涉、经办的。我从他那里得知了我们驻防爱知县的由来:

1946年春,盟军总部就中国占领军的驻防地与中国代表团商量,最初想把中国军队安排在以新泻县为中心的日本北陆区驻防。唐启琨认为,新泻县既不是日本重要地区,也不是工业区,而是日本的农业地区,且山多人口少,这于中国占领军的面子实在难堪。因此他提出要四国岛上四个县为中国占领军驻防区。四国虽不是大工业区,但是一个完整的岛,如果中国军队在这里驻防,不与其他部队接触,对管理控制也很容易。但是总部的人说,四国区已经是英联邦军的驻防区。唐又提出驻九州区,理由是长崎离上海很近,对我们补给、联络都很方便。总部的人连忙摇头说不行,九州区的防务是很重要的,不是中国军队能担负的。在当时南、北朝鲜的三八线上,苏、美已形成敌对之势,并时有摩擦。九州离朝鲜最近,只隔对马海峡,美国已经把九州视为南朝鲜的后方基地,当然不愿中国军队在此驻防。后来由总部提出,在日本的东海区以爱知县为中心加静冈和三重两县。爱知首府名古屋市是日本的第三大工业城市,静冈既是风景区,又是农业区,这个地方你们一定满意。于是就这样决定了中国占领军的驻防区。

作者先后任中国驻日占领军(第六十七师)参谋官、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上校参谋

上一篇回2015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解开中国驻日占领军未成行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