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亲历的文艺座谈会

2016-05-08 05:11:51


于洋 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4年10月15日,文艺工作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杂技、影视等各领域的文艺工作者共72位代表参加。会议是由习总书记提议召开并主持的。在这次重要会议上,习总书记和代表们都谈了些什么?文艺工作各领域的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文艺工作者作了哪些努力,又有怎样的感受?本期,我刊特别邀请与会的尚长荣、赵汝蘅、梁晓声、靳尚谊等同志为读者讲述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感。

大伙儿受到的鼓舞很大很大

尚长荣 口述


中国剧协主席、上海京剧院艺术指导尚长荣

10月13日,中国剧协通知我说中宣部在15日有一个重要的文艺座谈会,问我能不能参加。我一看时间,虽然14日上午有事但晚上就能赶到北京,就答应了。剧协叫我发言,我先拟好发言提纲,然后和中国剧协研究室的同志一起沟通好发言的具体内容,反复改了几次。

14日晚上8点钟,我到了北京,拿着通知住进了京西宾馆,中国文联和中办的同志负责接待。第二天一早,我见到不少文艺界的熟人,才知道原来大家都集中在了京西宾馆。七点三刻,我们分头上了几辆中巴,在车上接到通知说习总书记要出席会议。

因为我们难得在北京聚会,有的人更是好几年才见一次,所以到了人民大会堂大伙儿都在大厅里叙旧,热闹极了。会场里桌椅围了一圈摆成长方形,四边都可以坐人,我和铁凝同志的座位正对着习总书记。这时我看到了发言名单,上头一共有七个同志,第一个是铁凝同志,第二个是我,第三个是阎肃老师,等等。9点钟,习总书记进了会场,大家都站起来鼓掌。习总书记让大家伙儿坐下来,他也坐了下来,风趣地说:“这个会议,半年前就作了准备。今天请大家来,一个都没请假,一个都不少!”大家伙儿全都笑了。习总书记接着说:“今天会议比较长。会议之后,我会同每一位都见面、握手。”大家心里头更高兴了。因为会议之前,中办的同志就说由于这是重要会议,让我们不要带相机。大家本来还有点儿遗憾,习总书记这么一说,我们心里就都有底了。可以和习总书记面对面,能不高兴吗?

会议就在这轻松的气氛中开始了。习总书记亲自主持,第一个发言的是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同志,习总书记时不时插几句话,还特别谈到了《忆大山》这篇文章。接下来由我发言。一方面,我对从事了六十余年的工作进行汇报。我讲,我们从事的行业属于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究其根源,它所遵循的美学原则和精神内核,代表着中国传统人文精神。但传统并非不创新,古典也并非不时尚。戏曲的发展道路,本身就是包容创新、兼收并蓄的,现在的时代在发展,社会生活更需要传统文化精髓的注入,党和人民把继承弘扬、推动和发展传统艺术的重担交给我们了,我们该如何去做呢?针对这个问题,我结合自己以及我的团队上海京剧院所做的工作讲了讲。作为戏曲工作者,我们必须尊重传统、研究传统、继承传统,还要激活传统。我经常私下说,我们就是要把阳光的,启迪人生的,最好听、最好看、最动人的戏呈现给观众,呈现给时代。因此,我们不仅要给观众以美好的艺术形象,还要起到关照现实和启迪人生的作用。我们还一定要把握传统戏曲艺术的深邃底蕴,用活传统戏曲的深厚技巧,保持每个剧种的不同风格和个性,不能搞千篇一律、样板化,那是不科学的。要融入时代,把传统戏曲的社会价值呈现在这个平台上。

另一方面,我也谈到,值得欣慰的是,一些文艺工作者在创作演出中,始终在努力实践和传播传统文化。我举例说,戏曲人尤其是基层院团,尽管处在非常边缘化的状态中,但仍然甘受清贫,坚守精神领域的一方净土。我讲到这点的时候,见习总书记在很认真地听,而且还在记。我接着讲,他们始终坚持传播真善美、鞭挞假丑恶,再苦也要演好戏,以实际行动拥护党中央的决策与号召。

实际上,戏曲院团的戏可能会在票房价值上不如某些娱乐的团体,但起码没有低俗、庸俗、媚俗,我们坚守住了这个阵地。我举例说,山西有两个院团演《廉吏于成龙》,老百姓还是喜欢看。如果为了经济利益摒弃传统文化,连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最后底限都无法坚守,那么舞台将逐渐被欧美艺术所取代,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非中华文化的载体将会大行其道,那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现在国家对文化事业的关心、支持使我们感受到了温暖,更使我们清晰地认识到戏曲艺术的使命、责任和担当,下面就是我们应该怎么做的问题。我说,对于传统老戏要认真挖掘整理、精排精研,要有新意,使老戏焕发出时代的光彩,而不是赚钱谋生。这就是我们几十年来的追求,要给观众以艺术享受的同时,还要对社会起到潜移默化的启迪作用。我们一定要有一个戏曲人应有的天职和良心。

我发言完了,习总书记带头鼓掌。他对我说了很多话,其中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长荣同志,你的几出戏我都看了,起到了古为今用、警示启迪的作用,你们做得很好,真正起到了繁荣发展文艺工作的作用。我支持你们!” 这可是最高的肯定和激励!

在我发言的时候,习总书记也插了一些话,我没办法一一记录,但叶辛都在记,所以我发完言还跟他互相交流了一番。接下来阎肃老师、叶辛、许江、赵汝蘅、李雪健一一发言,每个人发言之后,习总书记都会讲一些话,尤其是在叶辛发言之后讲得尤其多,还幽默地对叶辛说:“咱们都是老插。”“老插”就是对插队知青的戏称。

能这样与习总书记面对面地交谈,大家都很高兴,也很珍惜这次宝贵的机会。我同习总书记一共有三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第一次是在1992年,他任福州市委书记的时候。第二次是他到上海工作。虽然他在上海只有短短七个月,但上海几个文艺院团他都去调研了。他去上海京剧院待了两个小时,看排练、听汇报,一直是我陪着他。这次是第三次。

现在好多人都管习总书记叫“习大大”,在陕西话里“大大”是大爷,或者是老人的意思,这是大家伙儿对他的爱称。是因为大家都敬佩他、爱戴他才这么叫的。他的确令人敬佩,从前我都是看到有人写文章说他热爱读书,这次开会我才真正感觉到他真是饱览群书,中外名著都看过。而且他记忆力还特别好,文艺复兴时期国外的文豪、中国的古诗词张嘴就来。比如他在某某发言的时候说,那句话源自魏徵《谏太宗十思疏》。因为我就是让这篇文章给打动了所以才演的魏徵,对它简直太熟悉了。一听习总书记讲出来,感觉非常亲切。

会后,习总书记同我们一一握手,轮到我的时候,他说:“《贞观盛世》这部戏,我看过。”习总书记的父亲习仲勋跟我父亲是很要好的,我父亲支援西北,那是习老的指示,所以跟习家也算世交了。握手的时候我问:“习妈妈都好吧,她还住在深圳吗?”他说很好,她在深圳。我说请问候她,他回答:“我一定把你的问候带给她。”

这次座谈会,大家伙儿受到的鼓舞很大很大,有说不完的感受。整体来说,这次会开得非常热烈、亲切、和谐,既给我们鼓劲,也对我们提了要求。说来也巧,这次会与延安文艺座谈会相隔72年,与会的人也是72个。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之后,我们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并成立了新中国;如今新时期下习总书记的讲话将指引和激励我们进一步搞好文艺工作,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这真是了不起的一次会。

我们不但要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而且要用实际行动去践行,加强对我国传统文化的肯定和认知,好好继承、研究中国的民族古典艺术。我们丢掉的东西太多了,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现象,归根溯源都是违背了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信,违背了我们自古倡导的真善美的精神。所以我们现在要补课,多学点古典文化。今年教师节的时候,习总书记在北京师范大学讲话时提到很不赞成小学课本中去掉古诗词,我非常同意习总书记的观点,如果我们不坚持传统文化,不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就是给西方的价值观留位置。所以我们现在要挺直了腰杆,把传统好戏排得精而又精,真正创出高峰,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我想,这次有习总书记的讲话做指针,往后我们戏曲界的日子就更好过了。■

上一篇回2014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所亲历的文艺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