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识途

2016-05-08 05:13:53

□ 万伯翱


马识途

2011年11月,在北京饭店举行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时,我碰见了被众多作家簇拥着的身体硬朗的97岁四川老作家马识途,他是这次参会作家中最年长的。我跑过去向他致礼,因怕他听不清楚,我还俯身上去大声介绍了一句,他即面露喜色,用浓重的川音答道:“是啊!认得认得!许久没得见了,我们是老朋友了呀……”

识途老是开国后很特殊的一位大作家,生于四川穷僻之乡,少年时即负笈出山,寻求革命真理。游学京津沪后,他考入“中央大学”,期以报国。他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后历任鄂西特委书记、川特委书记,是位“三八式”老共产党员。而且,他学历甚高,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大中文系,专攻文学,师从大师朱自清、沈从文、闻一多,是位科班出身的党的老干部和作家。

新中国成立后,为恢复大西南的建设,他被任命为四川省建设厅厅长,也任过四川省委宣传部部长、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等要职。实践证明,他不管干哪行都行,工作期间也从未停止过文学创作活动。他擅长小说、纪实文学、散文、杂文、诗词等一系列文学创作形式,是巴蜀政坛、文坛的一位奇人奇才。有媒体称,马老是“巴蜀继郭沫若、巴金、何其芳之后最具影响的当代作家”。

2010年,由姜文、葛优、周润发等合作的影片《让子弹飞》创下了6亿人民币的票房,而这部剧就是改编自识途老《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真可谓“百年铁枝绽新梅,寒花幽香传海外”。更使蜀人自豪的是,姜文导演还专门制作了“川语版”《让子弹飞》,蜀人蜀地蜀语更添佳话,当然又创下巴蜀票房新高了。

2012年阳春三月,渝地新柳如烟,迎春花含苞待放,油菜已呈现金黄一片、开始进入盛花期了。我应邀参加了长篇小说《雷锋》的首发式(黄亚洲著,笔者作序)。趁未开会前,我下飞机直奔成都市指挥街马府拜访。走进识途老的家,这是上世纪80年代落实政策时分给他的一套房子,当时应该尚属不错,可如今已显得暗淡少光了。房子没有客厅,房间小而又到处堆满了书,所以略显拥挤。客厅墙上挂了很多大家的手迹,这是大作家们雅聚后留下的纪实作品,上面都有他们的亲笔签名,如张秀熟、巴金、艾芜、沙丁等。识途老这时已极少见客,只因他和万家还有点特殊渊源,才乐意让我雅聚家中叙叙家常。


马识途与本文作者万伯翱

20世纪50年代中期,识途老任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时,家父万里正任共和国首任城建部长,那时他到北京我们万家小四合院拜访过。时间虽已过去半个多世纪,马老却还“识途”,还记得我们家的地址是“北京市东城区演乐胡同39号”。我说,你真是父亲的老战友、老朋友啊!他却十分谦虚地忙纠正说:“不!不!万里同志是我的老上级、老领导!”实际上,家父十分敬重这位作家兼厅长的双料老友,我和弟弟也都还记得当年他给父亲送来或寄来的签赠作品。父亲结束了一天的紧张工作后,经常在床头“秉烛”欣赏他优美的文学作品。

这次,他又将新出的几卷文集和最新的散文作品赠给我和父亲,并亲笔签名,还拿出他的书法作品相赠。他的隶书很有自己的风格,他告诉我,不到10岁他的父母就令他苦练狼毫丹青,如今与笔墨已结下了近百年的不解之缘。他终成书法行家里手,已多次举办个人书法展和出版书法集,而所得润格全部资助贫困学生。2004年,我在成都签售新书《四十春秋》时,得他工架稳重、苍劲有力的李大钊(守常)先烈名句相赠:“妙笔著文章,铁肩担道义。”这次他又不让我空手回去,从书房中取出四尺素宣相赠:“子规夜半还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署名“98翁马识途”。回到北京,我托人到荣宝斋将字装裱好,悬挂高堂,时常拜读。

说起来,识途老的经历也十分坎坷。1941年在湖北,国民党反动派将其爱妻杀害,娇女也丢失(1960年才找到)。“文革”中,因被定性为“走资派”“反动作家”,他被带上几尺高的竹帽。竹帽因为用带刺铁丝串起,强戴到头上时鲜血涌出。造反派毫无人性,不让他就医,还硬押着他入牢,他不但顶过来、活下去,而且如今又近百岁大寿。我问他长寿秘笈是什么,他笑着回答:“举得起,放得下,清心寡欲,高度乐观!”

现在他每天仍坚持写书习字、散步,还应我的建议上阳台蹬健身车。他说他每天至少可以蹬100圈,一般200多圈,多则300多圈。真是一棵遒劲奇特的不老松,风雪后更见其高风亮节!真是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上一篇回2014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老马识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