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惠与集通铁路(上)

2016-05-08 05:13:39

□ 姚尚宏

内蒙古集(宁)—通(辽)铁路(下称集通铁路)全长945公里,1984年筹建,1990年动工,1995年投入运营,是全国地方铁路中兴建较早、里程最长、造价最低的一条贯穿内蒙古自治区中东部地区的路网性干线铁路。截至2012年,共运输货物3.84亿吨,旅客2668万人,完成营业收入391亿元,实现利润31亿元。建设期间向世界银行贷款1.5亿美元的本息(折合人民币15.75亿元),已于2009年全部还清。现在,集通铁路公司已发展成为自治区效益最好的大型集团企业之一,为带动自治区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我作为集通铁路筹建工作的参与者,深知这成就来之不易,而为这条铁路作出贡献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是周惠同志。现将我当年的日记摘要抄录,以缅怀为集通铁路筹建呕心沥血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第一书记周惠同志。

五人专家组为时七天的实地考察

1984年9月20日—22日由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和内蒙古党委政策研究室联合组织的全国重点建设和地区经济协调发展会议,在呼和浩特新城宾馆举行。

来自中央部门和全国各省市区研究单位的专家学者,积极为内蒙古经济改革发展献计献策。引起大多数与会人员关注的,一是内蒙古党委政策研究室战略组的郭凡生等一批青年学者推出的“金三角”资源转换战略和“反梯度理论”;二是内蒙古政协副主席暴彦巴图、原内蒙古经委副主任巴图和呼和浩特铁路局副总工程师褚庆长撰写的《关于自筹资金修建集通线的建议》(下称《建议》),主张“以地方为主,自筹资金,用建设地方铁路的办法建设集通铁路”。

专家学者们围绕“内蒙古如何在本世纪末实现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下世纪初跨入先进省区行列”的目标进行热烈讨论。特别是《建议》,引起了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杨树生的关注。杨所长与老专家薛葆鼎、马一、铁道部运输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光荣都认为:目前国家在建的几条铁路新增的运力,都照顾不到内蒙古。如果内蒙古有胆量自筹资金修建集通铁路,那将是解决西煤东运和开发地区经济的重要举措。

杨树生先生是铁路专家,他了解国家铁路建设的状况,也知道内蒙古是吃国家补贴的自治区。他想沿集通铁路实地走一走,并与有关人员就地议一议,拿出一些意见供自治区领导参考。他的想法,立即得到内蒙古党委领导的同意,并决定《建议》作者之一巴图和铁路设计师陆宝贵陪同杨树生、马一考察。因我担任政研室办公室副主任,又曾经搞过铁路运输,于是负责具体安排这次考察活动。

9月25日—10月1日

集通铁路专家考察组一行五人,分乘两台越野车从呼和浩特出发,经集宁市、商都县、正镶白旗、锡林浩特市、克什克腾旗、翁牛特旗到赤峰市。

按照陆宝贵绘制的集通铁路走向图,考察组在沿途旗县同志陪同下,重点看了沙地、桥位和工程控制区段,边察看边计算边讨论。
一路走了七天,我随时归纳专家们的意见,每晚发一传真电报给自治区领导,供及时了解专家们的建议。到赤峰后又传回一篇总结报告,主要内容是:抓紧修建集通铁路,对国家、内蒙古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线路走向可以到通辽或奈曼,若到通辽最好;线路经过的地形、地貌和地质条件好,投资少,容易建;集通铁路主要为东北老工业基地供煤,运量充足,效益可观;自筹资金是关键,建议采用多渠道筹资办法,即在向国家申请投资的同时,建议自治区、盟市、旗县集资,向用煤省市和银行借款,申请发行铁路债券,请铁道部支援换下来的钢轨、车头等铁路专项器材等。

10月12日

我从赤峰送杨树生、马一回到北京后于上午回到呼和浩特,领导认为考察组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决策依据。

下午,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千奋勇把我和政府副秘书长胡良发叫去,要我们找几个铁路专家就运量、工程量、投资等提供进一步的测算数据,并要求在此基础上为党委和政府起草一份给党中央、国务院的报告。

10月15日

我们完成了给党中央、国务院的《关于建设集宁至通辽地方铁路的报告》和四个附件:《集通铁路的货运量》《集通铁路的投资效益》《集通铁路东段走向和接轨》《集通铁路建设资金筹集渠道》。

在近一个月中,有关集通铁路建设的探讨性文章在自治区报刊上发表,尤其是专家考察组的意见引起自治区领导层的高度重视。

“动真格儿”的内蒙古

11月15日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政府联合下发《关于成立内蒙古自治区集通铁路建设领导机构的通知》,决定自治区主席布赫任领导小组组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千奋勇、自治区副主席刘作会、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暴彦巴图、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孟昭勤任副组长,原内蒙古经委副主任巴图、呼和浩特铁路局副总工程师褚庆长、内蒙古计委副主任戈维武、内蒙古财政厅副厅长包文发、内蒙古物资局副局长张天禄、内蒙古党委政策研究室副研究员姚尚宏任成员。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巴图任主任,储庆长、戈维武、姚尚宏任副主任。这表明了内蒙古党委和政府修建集通铁路的决心。

1984年12月1日

内蒙古自治区第四次党代会开幕,会上提出了在2000年前实现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并要跨入全国先进省区行列的目标。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周惠在报告中提出:“交通运输落后已成为严重制约自治区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必须尽快改变这种状况。我们要下大力气,积极促成对开发内蒙古经济有重要意义的集宁至通辽铁路的建设。”这引起各位代表特别是来自经济战线和盟市、旗县的代表热烈响应。大家都知道西部区产煤而运不出去,每年积压降级或自燃的煤炭就有200多万吨,大批煤矿“以运定产”,只有交通发达起来才有可能实现党代会提出的目标。

12月15日

上午,内蒙古党委和政府召开集通铁路新闻发布会,区党委副书记、集通铁路领导小组副组长千奋勇宣布了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关于自筹资金修建集通铁路的决定。他说,内蒙古将分期拿出工程预算的60%,约4亿元,其余欢迎兄弟省区集资。

千奋勇转述周惠书记的意见:周惠同志希望快点修,全线动不了工,先修二三十公里也好,可消除人们的怀疑,说明我们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可把这段路叫“解放思想路”。他建议沿途四个盟市分段包干,东中西全动。

11点多,周惠书记叫我到布赫主席在党代会的房间。我进去时,他和布赫主席正在议论集通铁路的事。周书记对我说:“《人民日报》总编辑与我核实情况,打算采用你在《内蒙古通讯》上的一篇关于建设集通铁路的文章。我想,既然党委和政府决定要干了,就把这篇文章压缩到1500字左右,以布赫主席的名义发表。这叫昭告天下,内蒙古要动真格儿的了。你现在就在这里搞,布赫同志修改签字,下午通过机要走。明天见报,配合党代会。”

12月16日

布赫主席的文章《集通线是“三北”地区的致富线》在《人民日报》和《内蒙古日报》头版发表。文章说,内蒙古党委和政府决定并成立了专门的领导机构筹建集通铁路,希望中央有关部门和兄弟省区与内蒙古紧密合作;欢迎国内投资公司、银行、港澳人士和海外侨胞投资。在国家有关部门的积极指导下,尽快开始工作。


周惠书记到基层视察

1985年1月5日

铁道部发言人房洪吉在北京向新闻界发表谈话,指出,“内蒙古党委和政府决定以地方为主,多渠道筹集资金,联合修建集通铁路是一件大好事,是富有远见卓识和战略眼光的。铁道部将全力与内蒙古合作,共同建成这条铁路”。

布赫主席的文章和铁道部的表态,传遍了内蒙古草原,令人振奋。但也有些不同的议论,有人质疑:“修铁路,钱从哪来?你修铁路,铁道部干什么?”也有人说:“在大草原上修铁路,蒙古民族生活习惯可能被改变。”

我们筹备办公室的成员尽管都是兼职,但人们的积极性特别高。很快,我们就与铁道部谈妥,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和铁道部的名义,给国家计委上报了《关于建设集宁至通辽地方铁路的报告》。大家一边筹备着,一边都期待着国家计委的立项批件。

暴彦巴图、巴图等一些老同志,在筹资上广泛联络,到处奔波;铁路老专家褚庆长和设计工程师陆宝贵、冯恩泰为当年开工商都段测算数据。我则组织盟市有关人员调查沿途运输流量和制定征地拆迁等建路政策。干事业的激情让大家连续几昼夜不睡都不觉得累。

很快,我在向铁道部和国家计委汇报过程中就意识到,尽管内蒙古决心很大,宣传力度也不小,但没有人相信内蒙古能拿出多少资金,而且线路走向国家并未确定,只凭我们的一股热情要完成立项任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周惠书记这时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我跟他接触后才知道,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个项目国家没有立项,更未列入国家计划。最近又下了新规定,3000万元以上项目,须经国家计委立项,2亿元以上的项目需要国务院总理批准。不立项无法动工。建设资金更关键。内蒙古虽然承诺自筹60%,但自有资金十分有限,主要部分靠集资和贷款,其实资金并没有真正落实。建路领导班子光内蒙古有个领导小组也不成,必须请铁道部派人,最好是铁路能派个一把手,内蒙古派副手,共同组织一个建路实体。“这条铁路一定要修!”

1月21日

周惠书记刚乘汽车进京,铁道部计划局局长房洪吉来到了呼和浩特。房洪吉是代表铁道部来召集呼和浩特铁路局领导人开会,研究配合内蒙古安排集通铁路设计和商都段建设的。呼铁局是直属铁道部政企合一的单位,新近换了局长,铁道部不出面,地方部署任务有诸多不便。

我即根据田聪明副书记的安排,陪房洪吉去追周惠书记,希望房洪吉能就集通铁路建设问题给内蒙古出出主意,因周惠书记正在着急呢!

房洪吉曾是任职多年的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与周惠书记很熟悉。

中午,周惠书记放弃午休,在旗下营旅馆与房洪吉见面,就集资、配班子、怎样启动等问题交换意见。

房洪吉拉着周惠书记的手赞叹说:“您拍板自筹资金上集通铁路,这胆略和魄力叫人佩服!铁道部商量过了,集通铁路全长900多公里,是第四条出关通道,属于路网干线。只是国家没钱,本世纪内安排不了。铁道部愿意用旧铁路专项器材入股,和内蒙古一起把它建设起来。”

房洪吉入座后继续说:“听说您提议今年就修商都段,叫‘解放思想路’。只要开头就好办。据我所知,国家‘七五’计划还没安排这么长一条铁路。”

周惠书记始终认真地倾听着房洪吉发表意见。他问:“开了头后面没钱怎么办?”

“国家干线,起码铁道部不能不管。”房洪吉回答。

“旧器材大约值多少钱?”“5000多万吧。”“入股是什么意思?”“我们议论过,集通铁路就是以地方为主,多渠道筹集资金,联合修建,自定运价……”

周惠书记追问:“未来经营怎么办?”

“哎呀,您现在别想那么多,先干起来再说,那些事以后都好办。”房洪吉知道周惠最注重实事求是,但他还是认为搞项目太细了也有问题,还是坚持说:“这类事,有时候也得有点冒险精神。”

周惠书记说:“你们铁道部不会是要吃我老周的‘豆腐’吧!老房,内蒙古需要帮助哪!三中全会以来,咱们内蒙古是比过去好了些,但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土地、劳力。我们和铁道部是哥俩合伙干事,至少也得平摊吧。不够的,内蒙古想办法贷款,我不赖账。再说,建这么长一条铁路,铁路不出人不成,地方也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你可要帮我想想这些问题!”

周惠书记知道房洪吉是一片好意,也明白铁道部对于上集通铁路也有了一定的积极性。但他还是讲出了心里话:“这条路干是必须得干,不干内蒙古没有出路。但内蒙古是守法户,历史经验也不允许我们再搞‘大跃进’哪!”

周惠书记进京后,铁道部陈璞如部长带着班子成员集体与周惠交换意见。之后,周惠又向国务院万里副总理、国家计委宋平主任汇报,还去了王光英和荣毅仁的办公室,一路忙活的都是集通铁路的事。

周惠书记这次进京的目的,就是想从国家计委讨一个批件,找大公司帮忙搞一笔贷款,与铁道部确定建路班子。他想把这几件关键事情真正地落实下来。

3月18日

国家计委的批件终于来了。我们集通铁路领导小组办公室围了一群人在争阅文件。国计交办〔1985〕52号文件说:“关于修建集宁至通辽地方铁路,你区曾报国务院,并要求全部返还能源交通建设基金,以解决资金筹措问题。鉴于国务院对你区的报告尚未批复,该项目的投资来源没有落实,因此,请你区抓紧工作,在建设资金落实后再行审批。”

看了文件,满怀热情的人们傻眼了。连个别积极分子也怀疑这个项目完了。

忙乎半年的事情,似乎一下子又都回到了原点。

3月30日周惠书记主持党委常委会研究集通铁路问题。参加会议的有自治区党政有关领导、政府有关厅局和呼铁局主要领导,以及集通铁路办公室的有关人员。

我请示田聪明副书记同意,把对集通铁路积极性很高的乌盟副盟长金巴也请来了。他一进门就拍着胸脯说:“周书记,乌盟那段铁路我包了,我用党性向您保证,咱们自己干,速度快,花钱少,保证干好!”

会议传达了国家计委52号文件。周惠书记说:“大型项目,慎重是对的。况且52号文件明确告诉我们,同意‘抓紧工作,在建设资金落实后再行报批’嘛!上面不是叫我们撤项目,是让我们抓紧准备。这个文件就是我们继续筹备集通铁路的依据。我在北京接触那么多领导,还没有一位反对这个项目。这条铁路的运量和效益没有问题。现在,连我们的群众也看清这盘棋了。我们的领导干部必须明白,这条铁路一定要修!对于内蒙古来说,建设集通铁路是重大的战略突破。如果1995年前建不成,我们用什么达到小康,凭什么去跨入先进省区行列?当然,天下哪有容易的事呀!正是因为有困难,才需要我们党委和政府去努力工作嘛!”

周惠书记接着说:“对于建设集通铁路,目前有三种态度,有的不积极,有的积极,有的超积极。不积极不能成立,超积极也不行,积极的还是绝大多数。我们的同志要看得远一点,要有决心,不动摇。但是搞建设是实实在在的事,不能‘大跃进’。筹备工作还是‘积极稳妥’这四个字。要抓紧,但一定要稳步前进。


工作中的铁路工人

“刚才我们的老金巴是摩拳擦掌哪!我们要保护同志们的积极性,也希望不那么热心的同志从现在就热心起来,切实为老百姓办好这件事。当前主要做好三件事:一是筹集资金,这是问题的关键。集资方案确定后,马上派人出去。拿上52号文件,一路上北京、吉林和沈阳;一路下江苏、上海和浙江;一路到广州、深圳和香港;中央部委也会支持一些。估计国内集资数量有限,因此要在引进外资方面,大胆摸索,寻求突破。二是集通铁路的走向要搞路线比较,到通辽,还是赤峰、奈曼,这要看到哪里省钱,又有利于开发内蒙古经济,要拿出具体意见。三是今年要干的大六号到商都段,这一段也不能马虎,基础要牢。这三件事分三个小组,三个月内作好准备,再来自治区党委汇报。”

周惠书记要求:“筹备工作必须从基础做起,按照基建程序要求,踏踏实实,一件一件来。从现在起,不论是呼铁局的还是地方的,在朝的还是在野的,要拧成一股劲,把基础工作做扎实。”

关于筹建机构,周惠书记说就叫“内蒙古地方铁路建设董事会”和“内蒙古地方铁路建设总公司”。机构要从简,从队伍到作风都要有个新气象。

必须承认,周惠书记对集通铁路的重视真可谓史无前例。当负责集通铁路筹建的千奋勇副书记在4月到中央党校学习时,他明确集通铁路筹建工作由田聪明副书记和马振铎、刘作会副主席负责。一个项目,放了三个省级干部。

周惠书记抓工作十分认真,而且是抓住就不放。没过几天他又一次主持召开党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并正式下文,由计委主任额尔敦、财政厅厅长李欣泉、经贸厅副厅长王世真、中国银行呼和浩特分行国际结算处副处长郭可秀和我,组成集通铁路集资谈判组,负责集通铁路有关国内外的集资谈判事宜。

摽住铁道部不放松

4月11日下午,周惠书记召集田聪明、马振铎、刘作会、周君球(政府秘书长)、额尔敦和包文发等同志开会,就上次常委会布置三件事的进展情况听取汇报。在马振铎副主席汇报后,周惠书记说:“同志们热情很高,这很好。但必须看到困难不少。建设资金不落实,国家就不好批。铁道部总的说是积极的,国家不点头,他们也为难。但这条铁路非上不行。如果走向选赤峰,只有700多公里,投资大约7—8亿元,这就好办一些。我前些日子在北京与布赫同志电话商量,同意先修到赤峰。宋平说到赤峰国家计委可以给两个亿,铁道部用旧器材入股一个亿,这样还剩四个亿。土地和劳务可以入股一亿五左右,还可搞点军民结合。沈阳军区和北京军区以及沿途驻军的劳务支持也可以算成劳务入股,就可以凑到七八个亿。集资达到八九不离十,就可以向中央打报告。我们的作风必须是老老实实,一句假话都不能说。上次常委会布置的三件事要积极准备,争取下半年拿到中央的令箭。”



集通铁路

当马振铎汇报到呼铁局走向研究搁浅、形势不容乐观,刘作会和额尔敦也提议呼铁局需要尽快派员参与筹建工作时,周惠书记说:“田聪明、姚尚宏明天就去北京,找铁道部陈璞如部长协商机构和班子人选。现在看,定班子是当务之急。请他们出人,特别是呼铁局主要领导人得出来,我们不摽住铁道部不行。”

周惠书记继续说:“我们的知识太少了。要搞好集资,必须组织一些懂业务知识的人,要向国家计委等部门请教,还要拜访荣毅仁、王光英。《经济导报》上也介绍了一些引进外资的知识,要认真学习。引进外资,可以接触,可以谈判,但要考虑好偿还能力。”

4月13日下午,我陪同田聪明副书记到铁道部与原铁道部副部长、中国地方铁路协会会长李克非,铁道部计划局长房洪吉、副局长张兰等同志会面。

田聪明副书记首先向铁道部的同志介绍了内蒙古筹备集通铁路的进展情况。他说:“内蒙古对建设集通铁路态度是明确的,因为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说,这条线都应该上。当前,主要在线路走向、资金筹集、机构建立方面需要铁道部大力支持。周惠同志的意见是,如果我们两家在这些问题上定了,然后分头做工作,创造批准项目的条件。一旦准备差不多了,我们好一起找国家计委。机构建立很紧迫,特别是总公司,我们的意见是由铁道部和呼铁局的同志牵头,内蒙古派副手。”

房洪吉和张兰围绕线路走向、铁路旧器材入股和公司组建问题也谈了想法。最后李克非会长讲了三点意见:

一是要抓紧进行可行性研究,把走向先定下来。二是资金问题,内蒙古拿多少是关键的关键。内蒙古先提个数,把关系确定了好往国务院报,立不了项不行。这条铁路的标准,一定要按地方铁路来搞,固本简末,每公里不能超过80万元。三是机构建立很紧迫,班子成员一定要精明强干,但部里出人恐怕办不到,主要得靠呼铁局。下星期陈璞如部长回北京我向他汇报,约田书记和陈部长一块儿谈。■(待续)

上一篇回2014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周惠与集通铁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