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公开撤军回国忆昔

2016-05-08 05:11:38

□ 杨志启◎口述\孙天林◎整理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英勇战斗,坚决抗击侵略者

到2014年7月,朝鲜战争已经停战61周年了。关于朝鲜战争回顾与反思的文章不胜枚举,但针对公开回国场景细节的回忆与描述却比较少见。今刊登一文,以飨读者,以共思和平来之不易!

回国动员——首批凯旋 归心似箭

1954年9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陆军第三十三师奉命公开撤军回国。9月初的一天,志愿军陆军第三十三师炮兵五五八团召开了由排以上干部(当时我在教导连当副排长)和党、团骨干参加的回国动员会。这天的动员会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气氛异常。团部大礼堂(实际上是一个大草棚子)所有进出口都有警卫战士荷枪实弹站着双岗,还有游动哨在几个进出口之间游动,而特派员(保卫干部)又在舞台上转来转去,整个会场的气氛严肃极了。之后,团长张敬民笑盈盈地走上讲台,边挥手致意边向大家问好。他的这一举动,与戒备森严的气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越发把大家搞糊涂了。

张团长说:“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师奉命将经朝鲜首都平壤,再经新义州公开撤军回国。”这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接着,他说:“我国政府在1954年日内瓦外长会议上提出:‘为了朝鲜的永久和平,一切外国军队必须从南北朝鲜撤出。’我们圆满地完成了祖国人民赋予的光荣使命,所以要从朝鲜撤军回国。但为了保存一定的军事实力与美军抗衡,我们提出将分期分批从朝鲜撤出全部志愿军部队。我师是首批撤出的七个师之一,而且是胜利凯旋的先头师。由于是公开撤军,在离开朝鲜的边陲城市——新义州时,将接受中立国军事代表团的严格检查,同时还将接受朝鲜政府与朝鲜人民的热烈欢送和祖国人民的热烈欢迎。”

他还要求全团官兵在撤离朝鲜时,要爱护好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而且要以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姿态去接受中立国军事代表团的检查,以无愧于“最可爱的人”的光荣称号。最后他反复强调,要做好保密工作,在未作全面动员前,任何人不得将大会内容泄露出去。这时我才理解,今天的动员会为什么要戒备这么森严。

回国,是每个志愿军战士早就日思夜念、梦寐以求的事。朝鲜停战后,部队由打仗转入了战备训练,我们又利用空闲时间开荒种地,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即使这样,仍有种远离家乡亲人、孤身漂泊在外的感觉,时常都想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今天忽然听到团长的撤军回国动员讲话,感到既突然又欣喜,还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但仔细一想,没错,我们马上就要回国,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朝鲜人民热烈欢送志愿军回国

在那些日子里,见到其他人总想把心中的喜悦告诉他,与大家共同分享回国的欢乐。但因为军队有严格的纪律约束,一件事在某一时间内该叫谁知道、不该叫谁知道,不得扩大到以外的范围,这是有严格规定的,谁要是泄了密,谁就要受到纪律的处分,所以只能把这种喜悦藏在心里。

时隔五六天后,部队才展开全面动员。消息传开后,全连官兵兴奋异常,几天几夜不能成眠。“兵者,诡道也。”在当时的形势下,志愿军有很多部队如三十八军、四十军、四十二军等,都是悄无声息地回国的,现在,我们三十三师是第一批公开回国的,能不兴奋吗?但因为是首批公开回国的部队,我们要接受波兰、印度等中立国军人的审核、检查后才能放行,还要接受朝鲜政府和人民的欢送和祖国亲人们的欢迎。


志愿军官兵与朝鲜族人民依依惜别

为了应对中立国的检查,全师上下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首先是选定正副列车长。公开撤军回国部队全部乘火车,但火车全部都是闷罐车厢,每个军列的车厢不超过35节,每节车厢中所乘人员不超过65人,每列军车应有正副列车长各一人。列车长应是脑子灵活、口齿伶俐、善于辩驳的干部,因为他们要与中立国人员对答各类刁钻问题,还要向中立国检查人员报告列车运载的人员、武器及装备等数字。列车长是我们志愿军形象的代表,因此要求个头要高,服装要整洁,威风凛凛,还要佩戴上有关标志物,如各类轻武器和重装备的标志。这主要是为了迷惑敌人,使其觉察不到我们部队的实际装备情况。

凡乘车部队,即接受中立国检查的部队,每人都是整洁的服装,统一制式的背包,统一的鞋子,统一的武器——这节车或这列车要么都携带苏式冲锋枪,要么都携带美式卡宾枪。如果是重武器,也是一列车一个样——要么都是57反坦克战防炮,要么都是122榴弹炮……

子弹的携带也有严格的规定。干部佩带的手枪,按国际惯例,属自卫武器,不在受检之列。其余的轻武器不分轻重,一律只携带一个基数:如步枪携带一个基数的子弹为80发;统一制式的背包,以步兵的背包为标准,每个重12斤。炮兵部队的干部、战士,普遍存在背包偏大的问题,行军打仗,有车代步,背包大点儿没关系,而现在要求按步兵背包的标准,全团干部战士普遍达不到。经请示上级批准,允许超重一点,但最多不能超过两斤。按照这个放宽数,我带头忍痛割爱,把那些旧的或半新不旧的家当全都扔掉,留下新的、适用的衣物。大多数战士都能很好地配合完成轻装任务,唯独二班有个战士的工作难做,因为平时他非常节俭,新衣、新鞋包袱里还有好几套(双)。本身年龄已有点偏大,回国后他自知不久将复员返乡,哪怕是一件旧衣服,对这位来自四川贫困山区的人来说,在生产劳动中都是用得着的,所以他什么东西都舍不得扔。经反复做工作,他清掉了那些可留可不留的衣物,结果背包还重达14斤多。如果按硬性规定,他有一套半新半旧的衣服也必须扔掉,但我不忍伤他的心,也就放了他一马。他成了全排唯一一个超出上级允许的背包重量的战士。

起程回国——万人空巷 夹道狂欢

1954年9月12日,我师各步兵团步行至平壤南不远的一个车站集结,准备从那里登车起程回国。沿途,各部队受到当地军民的夹道热烈欢送。

9月15日,英雄的平壤花团簇拥,彩旗飞舞,人头攒动。英雄的朝鲜人民当得知为他们浴血奋战的志愿军将要回国时,都风尘仆仆地从几十里甚至百里之外赶到平壤来,簇拥在志愿军乘坐的列车两旁。穿着五彩缤纷服装的朝鲜姑娘们,用欢快热烈的民族舞蹈欢送志愿军战士们。朝鲜的大娘大爷们流着热泪,一遍一遍地欢呼:“中古克集混滚,高嘛司米达(中国志愿军,谢谢)!”小学生们拿着一束束鲜花,献给志愿军士兵们。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摘下眼镜,擦着泪花喃喃地说:“如果不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我们多灾多难的民族,一定又要沦为殖民地了。”老者说完后,深深地向志愿军列车鞠了三个躬,以此大礼表达他对志愿军战士的敬意。他的这一举动,感动得我们许多战士热泪盈眶。

火车站广场高悬的横幅上,写着“欢送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部队大会”。朝中两国国旗悬挂两边,大幕正中悬挂着金日成首相和毛泽东主席的巨幅画像,四周红旗招展,彩旗飞扬。朝鲜党政军及人民团体领导人出席了集会,朝鲜领导人崔庸健等还亲自与志愿军握手以表示慰问。车站广场上的高音喇叭里用中朝两国语言一遍一遍欢呼着:“中朝人民胜利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利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金日成首相万岁!”同时,朝鲜各界人民把一封封充满深情的信塞到志愿军战士们的手中。其中一位政府官员的信是这样写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同志们:

你们为了保卫我们国家的独立、自由以及亚洲的和平,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的统一战线上作出了伟大的贡献。在你们即将归国之时,我们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中国人民在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在我们最艰苦的时候,组织了中国的优秀儿女,跨过鸭绿江、图们江来到朝鲜战场上,英勇奋战,打败了侵略者,迫使美帝国主义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取得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胜利。

在后方,你们热爱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在战争的空余时间,你们帮助朝鲜人民建设家园,并且将节省的粮食和衣服分给朝鲜人民,使我们亲身体验到了志愿军的高尚品德。战后,你们又和我们一起在战争的废墟上辛勤劳动,流尽汗水,为我们建设美好家园。你们的丰功伟绩和高尚品德,使我们千秋万代永远难忘。

今天在你们归国时,我们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以及为我们留下光辉业绩的全体志愿军同志,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朝鲜人民一定在以敬爱的领袖金日成为首相的共和国政府和光荣的朝鲜劳动党的领导下,坚决维护亚洲的和平,更紧密地加强朝中两国的友谊,提高警惕,粉碎帝国主义的一切阴谋活动,为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而努力奋斗。

祝愿你们继续取得光辉业绩。

许定结1954.9.8

火车将要开动了,我们与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了近三年的朝鲜人民就要分别了,战士们恋恋不舍地登上了火车。这时,朝鲜群众把红、绿、黄三色纸条交到了战士们的手中或挂在车厢上。当火车慢慢行进时,彩条在志愿军和朝鲜人民手中不断拉长——示意朝中人民的友谊经久不断、源远流长。

归国途中——偶遇小坎坷 智答外媒

正常情况下,我们所乘列车到达祖国的安东(今丹东)车站只需要两天的时间,所以我们随身只带了两天的干粮。但事与愿违,由于列车编组,我们乘坐的火车开出平壤后不久就把我们甩在一个小车站上停靠了40多个小时。隔一天的下午,才让我们驶出小站,朝祖国的方向奔去。在以后的乘车途中,战士们的情绪并没有因断粮两天受到影响。为继续鼓舞士气,我指挥所在车厢战士高唱《志愿军战歌》《我的祖国》等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使部队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激情。

从小站驶出后的第二天上午,我们乘坐的列车抵达了朝鲜的边陲城市——新义州,在这里,我们将接受中立国军事代表团的检查。

载兵的闷罐车车门是敞开的,而且每个车门口都竖着一个简易木梯子。运载火炮的敞篷车上的火炮篷布是掀开着的,炮衣是脱了的。志愿军战士们在车里都是行列整齐地正襟危坐着。

中立国和各国观察人员以及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一大片,白皮肤的、黑皮肤的和黄皮肤的;黄头发的、红头发的、白头发的和黑头发的;穿军衣的和穿便衣的;佩戴军衔的和不佩戴军衔的。他们叽哩呱啦,指手画脚。有的登上122榴弹炮车,摇动转向盘,左右高低操作了一阵,然后吐出“OK”;有的从简易梯子上爬上闷罐车,清点正襟危坐的战士的人数。有一个佩戴少校军衔的长官问我们的战士:“你们部队的番号是什么?”我们这个战士很有礼貌地回答:“这个问题请问我的领导。”同时用手指了一下列车长。



满载志愿军官兵的列车驶过凯旋门回到祖国

有一个外国记者问一个炮兵战士:“你们回国后,到什么地方去?”中国战士像打机关枪似地回答说:“请原谅,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外国记者碰了一鼻子灰并没有死心,接着又提了一个更为刁钻的问题:“朝鲜停战了,越南还在打仗,你们撤回国后是不是要去越南呢?”这个问题我们事前未“演练”过,同车的战友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只见这位战士机智地回答道:“这个问题请你问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部长去!”真是一语吐出,震动众邻。很多记者翘起大拇指说:“中国战士有水平,中国战士够厉害!”

踏上祖国土地——亲人相拥 欢呼歌唱

中国,朝鲜,被滔滔鸭绿江所隔,由鸭绿江大桥相连。桥东是朝鲜的新义州,断壁残垣;桥西是中国的安东,欣欣向荣。

一江之隔两重天!今天我们从那被战争摧残的邻邦起程,回到欣欣向荣的祖国!啊!祖国母亲,你的儿女们回来了!

第一批公开撤军回国的志愿军陆军三十八师的先头部队回到中国的边陲城市——安东时,受到了安东市党政军民的热烈欢迎。他们在火车站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彩旗飘扬,锣鼓声回荡,《歌唱祖国》的声音在耳际回响。

当后续列车载着我们这些远征归来的战士跨过鸭绿江,进入装饰着和平鸽图案、上写“欢迎胜利归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横幅的凯旋门,驶入安东车站时,整个车厢沸腾了。战士们兴奋地跳起来喊道:“啊!祖国母亲,你的儿女们回来了!”

车门打开后,大家东瞅瞅西望望,车站两旁人山人海,一片热闹景象。车站上写着“热烈欢迎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凯旋归来”的长幅标语引人注目。人海中,“欢迎最可爱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回国”的欢呼声此起彼伏,锣鼓声、鞭炮声、喇叭声震耳欲聋,人们打着腰鼓,唱着《志愿军战歌》……到处都是欢欣鼓舞的场面,欢迎群众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

上一篇回2014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抗美援朝公开撤军回国忆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