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途经伊斯兰堡秘密访华经过

2016-05-08 05:10:56

□ 魏渭康


1970年,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访问中国

1971年7月9日至1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经过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秘密访华。这是世界外交史上一次非常经典的秘密访问,此次访问对后来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我于20世纪60-70年代在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研究室工作,曾任大使和参赞的翻译,经常陪同使馆领导去巴外交部及政府部门礼节性拜会和商谈工作,因此对当年外交来往的一些事情有一定了解。关于1971年7月9日基辛格博士途经伊斯兰堡秘密访华的故事,也听到过不少,有些事情我也亲自参与其中。

大使频繁去总统府,叶海亚总统光临使馆

1970年11月10日,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同周恩来总理举行了长时间会谈,双方对进一步发展中巴友好合作关系取得了广泛共识。叶海亚·汗在中国共访问了五天。

自从叶海亚·汗总统访华回到巴基斯坦后,我国时任驻巴大使张彤就频繁去巴总统府拜会叶海亚,有时待的时间长一些,有时短一些。1971年春暖花开时节,张大使在使馆宴会厅宴请叶海亚·汗总统,当时叶海亚和巴政府的许多部长携夫人光临大使馆,气氛热烈友好。那天晚上,叶海亚总统兴致很高,喝了很多“黑猫牌”(black cat)威士忌(由总统卫士长带来),谈笑风生,好像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晚宴时间很长,直到晚上12点才结束。当时使馆内大多数同志并不知道叶海亚总统正在秘密传递中美领导人之间的重要口信。

美大司司长章文晋抵伊斯兰堡,迎接基辛格访华

1971年7月初,外交部美大司司长章文晋携王海容、唐闻生等突然抵达大使馆,使全馆上下顿时忙碌起来。章文晋司长原是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我曾在其领导下工作过,并担任他的乌尔都语翻译。章大使是一位外事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的领导,曾经长期在周恩来总理身边工作,我在其领导下工作也获益匪浅。

章司长到达使馆后,经常忙于同张彤大使等使馆领导开会,好像在研究重要问题,有时章司长还会在张大使陪同下,外出拜访巴基斯坦政府部门的一些高级官员,对此使馆内多数同志并不知情。但是有一次,章司长突然到研究室来问我:“小魏,这几天巴基斯坦报纸对基辛格即将访巴有什么报道和评论?”“有,大多是关于美国对印巴关系的担忧,巴方期待基辛格访巴时带来好消息等。”我根据巴报纸上的一些消息,向章司长作了简要汇报。之后,章司长说:“基辛格博士马上要对巴基斯坦进行访问,他的此行很重要,要加强调研。另外,请你去搞一张基辛格博士的照片来。”

对于章司长的布置,我虽然不完全清楚原因,但还是立刻去巴基斯坦新闻局找了一位记者朋友阿先生,请他帮忙弄一张基辛格的大照片。当阿先生把基辛格的一张大型新闻图片交给我时还问道:“基辛格是美帝国主义分子,中美又没有外交关系,你们要他有什么用处?”我拿到照片后连声表示感谢,并说:“过去没见过这位美国大博士,或许今后会有用呢!”

回使馆后,我立刻将基辛格的新闻图片交给章司长。事后才知道,章司长一行是来伊斯兰堡迎接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的。

基辛格抵伊斯兰堡后装腹泻,秘密访华三天

据报载称,基辛格博士对中国的首次访问是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因为开始时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博士本人对这次访问的成功并不并是很有信心,所以将此次秘密行动定为“波罗行动”,意思是像700年前意大利的探险家马可·波罗那样冒险。1971年7月1日,基辛格博士起程,当时有一大批媒体记者跟着,他们紧盯着基辛格的一举一动。基辛格博士的第一站是南越的西贡,之后他经过泰国曼谷和印度新德里,于7月6日抵达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此时只有三名记者跟着,基辛格博士很高兴。


1973年2月17日,毛泽东会见基辛格

按既定日程,基辛格博士需要在巴基斯坦停留48小时。他抵达伊斯兰堡后,首先去总统府拜会叶海亚·汗总统,之后,又去美国大使馆同大使共进午餐。晚上,叶海亚·汗总统特为基辛格博士举行便宴,以表示欢迎。

在宴会进行到高潮时,基辛格突然站起来,手捧腹部,连声叫着难受。这时,叶海亚总统大声说,伊斯兰堡天气太热,会影响到基辛格博士的健康。然后,他坚决而恳切地说,请基辛格博士到莫里山总统别墅去休养几天,这是一个穆斯林国家主人的决定。这时,基辛格博士代表团的一位特工负责人马上派他手下的一名特工到山上别墅打前站,以了解情况。

晚宴结束后,基辛格回国宾馆休息。不久,打前站的那位特工打电话回来说,山上的别墅条件不好,不宜于居住。基辛格博士听后,只好请巴方把那位不走运的特工暂时扣留在山上别墅里,因为这只是演的一场戏而已。基辛格博士并没有拉肚子,他并不想去山上的别墅休养,而是要去中国进行秘密访问,完成一项重大的外交行动。

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

7月9日凌晨4时,基辛格博士一行乘坐巴基斯坦外交秘书苏尔坦·汗驾驶的军用汽车,赶赴拉瓦尔品第的恰克拉拉军用机场。为了防止路上行人把他认出来,基辛格戴了一顶大檐帽和一副墨镜。在机场,正当基辛格博士一行准备登上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的波音飞机时(此时,基辛格乘坐的专机仍然停在机场的停机坪),他惊喜地看到了专程来迎接他的中国外交部美大司司长章文晋和其他中国官员。此时,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机场有一位巴基斯坦籍的英国伦敦《每日电讯报》的记者认出了基辛格博士,他问在场的一位巴官员基辛格要去哪里,那位官员回答说去中国。这位记者认为这是一条重要消息,因此马上向伦敦报社发了一条基辛格博士要去中国访问的电讯。令人没想到的是,伦敦报社的值班编辑“枪毙”了这条消息,还骂这位巴籍记者准是喝醉了,基辛格怎么可能去中国?真荒唐!待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的消息公布于世后,据说这家报社的值班编辑“肠子都悔青了”,这是后话。

7月9日上午9时,巴基斯坦国宾馆车队浩浩荡荡通过伊斯兰堡大街,驶向莫里山避暑胜地。车队前面有摩托车开道,车身上还插着美国小国旗,好像基辛格就在车内坐着。当天,巴基斯坦媒体还报道基辛格博士头天晚宴上感到“肚子不适”,叶海亚总统请他上莫里山别墅休养的消息。事后才知道,这是基辛格“摆的迷魂阵”,为的是骗过聪明的媒体记者。

基辛格博士首访北京,打开了中美关系大门

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前,周恩来总理为了中美谈判能够顺利进行,很早就开始认真地做准备工作。当时,他成立了一个专门班子,成员有叶剑英元帅、黄华大使(候任驻加拿大大使)、外交部美大司司长章文晋、周总理特别助理熊向晖、礼宾司副司长王海容、翻译冀朝铸和唐闻生等。

基辛格博士一行于7月9日下午抵达北京南苑机场,受到叶帅、黄华、熊向晖、外交部礼宾司司长韩叙的迎接,并下榻钓鱼台国宾馆。当天,毛泽东主席接见基辛格博士。从7月9日至11日下午1时,周恩来总理同基辛格博士进行了六次会谈,地点在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或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基辛格表示,尼克松总统有一个信念,强大的、发展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美国的任何根本利益都不构成威胁。周总理表示,欢迎尼克松总统来中国访问。中美双方商定将同时(北京时间7月16日上午10时30分,华盛顿时间7月15日晚上10时30分)发表尼克松总统将应邀访华的《公告》。


1973年11月10日,周总理在北京设宴款待基辛格

张大使公布基辛格访华消息,使馆多数同志哗然

基辛格一行于7月11日晚间乘巴航飞机回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张彤大使等去机场迎接。从机场回到使馆后,他召开了全馆会议,宣布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的消息,并称赞大家为这次外交行动的成功各自作出的贡献。当时多数同志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感到有些震惊:“啊!怎么我们一点也没有看出来!”不过,张大使的翻译、机要员和司机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那天晚上,全馆同志齐聚一堂,分享完成重要任务后的喜悦。记得外交部有关部门还给使馆捎来许多荔枝和龙眼。张大使说:“大家辛苦了,这是给大家的‘奖品’,今后还有许多后续工作,希望大家继续努力!”■

上一篇回2014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基辛格途经伊斯兰堡秘密访华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