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大计——邓小平与中共北方局整风运动

2016-05-08 05:11:59

□ 陈小梅


1943年10月北方局党校整风学习计划,第1页右侧为毛泽东批注:抄政(治)局各同志及刘(少奇)、聂(荣臻)、罗(荣桓)、(胡)乔木、彭真、(叶)剑英、(王)若飞

1943年10月,邓小平出任中共北方局代理书记,负责华北根据地的全面工作,主持八路军总部的日常工作,担负起全面领导华北地区敌后抗战的历史重任。在此期间,正值中央强调在敌后抗日根据地深入进行整风之际,邓小平在抓好根据地的经济建设和华东、华北的军队建设的同时,在政治上着重领导了北方局的整风运动。

《讲话》吹响北方局整风运动高潮的号角

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得到很大发展,但是绝大多数党员都是长征以后发展的新党员。为了使广大的党员干部了解中国共产党20多年的奋斗史,认清“左”右倾错误对党的危害,在思想上政治上达到高度的统一,1942年春,中共中央决定在全党范围内进行为期三年的整风运动。

1943年4月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明确规定在高级干部整风学习的同时,普遍整风要继续开展下去,纠正党员干部中的非无产阶级思想。但是当时在华北多数地区,整风运动进展仍然很慢。除了敌后频繁的分散的游击战争等客观原因外,这与各地区的党委与行政负责同志主观上没能引起足够认识,因而在实际行动上没有能够更积极推动这一运动有关。实际上,中央对于整风的一再指示督促是基于国际国内形势的迅速发展,是基于共产党与革命的胜利有待于巩固及积极反攻,具有迎接新的更伟大任务的深刻意义。

1943年10月,邓小平出任中共北方局代理书记后,对于这一情况极为重视。在邓小平的主持下,北方局党校于同月向中央分别上报了“关于前一阶段整风学习的总结”和“下一阶段的整风学习计划”。在长达26页的学习总结中,北方局党校详细剖析了前一阶段整风运动的做法、经验和出现的问题;在整风学习计划中,则提出了下一阶段具体到天的详尽学习部署。毛泽东阅后批转中央各领导同志。

11月10日,北方局党校召开整风动员会,邓小平在会上作重要讲话。讲话开篇便阐述了整风的重要意义:整风运动是我们建党的百年大计,每个同志都要自觉地参加,全体党员必须端正整风态度。在接下来的讲话中,邓小平又分析了北方局所属地区的现状,说明从北方局现有情况看整风是极其必要的:“拿太行、太岳、晋南这几个区域来说吧……我们同志中的宗派主义,把大批的乡村知识分子排斥到国民党方面去了,在‘三三制’政权中始终不善于团结非党人士,不善于扩大和巩固统一战线;长期的‘左’的财经政策;‘左’右摇摆(基本是‘左’)的锄奸政策,形式主义的生产领导,简单生硬的工作方式等等,无时无地不发现许多的歪风。这些歪风给了我们很多损害,有些坏的影响现在还未肃清,有的将来还要自食其恶果。凡是反省了一下自己工作的人,一定会懂得我们不整风是不行的。”紧接着,邓小平就如何解剖和改造自己指出:“至于说到我们自己,一定要承认,不仅普通的党员,而且有不少相当负责的干部,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思想不纯、作风不正的问题。我们可以毫不夸大地说,许多同志的思想意识中都存在着非无产阶级的东西。过去我们同志对自己往往是估计过高的,党的组织对干部的了解也是不深刻的……总之,不管哪个区域,哪个同志,毛病都是有的,只是多少的问题。我们应细心来考察自己,认识自己,这是改造自己、健全自己的基础。”随后,邓小平向参加整风的党员干部提出了五点要求。最后邓小平提出希望:“只要我们有改造自己、改造工作的决心,就一定能够收到很大的效果。几个月之后,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对工作的态度,都会面目一新,党的事业一定会有更大的进步。”在这个讲话中,邓小平还就整风的意义、目的、方法和正确态度,进行了全面、扼要的阐述。



邓小平(右一)与朱德(左二)、彭德怀(左一)、彭雪枫(左三)、萧克(右二)等在山西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

会后,邓小平《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刊登在中共中央北方局出版的《整风周报》上,编委会加编者按:“小平同志在党校动员会上的讲话,是对我们整风的重要指示,各单位应专门组织讨论,以求深刻领会其精神。”从此,邓小平的报告就成了北方局所属各地整风运动的指针,掀起了北方局整风运动的高潮。

1943年11月起,北方局、集总直属机关再度发起整风。这次参加脱离岗位专门整风的干部有800多人,此外党校还有60多人,集中学习时间为1年左右,其余500人坚持日常工作。集体培训划分五个学区:北方局、八路军前方总部、野战直属部门;一二九师师部后勤及供给部;军工部门;卫生部门;银行系统。与此同时,有些区党委也加强了对整风的指导,如太岳区党委整风分了两个部:第一部为区党委、党校共140人,都是团以上的在职干部;第二部为整风学校,参加学习的干部共计860人。再如冀南后梯队,也组织了约400人的整风班。北方局整风运动进入高潮。亲力亲为,确保整风运动效果为保证整风运动的深入开展,邓小平十分重视整风的组织领导,要求党的书记、部队的负责同志亲自抓,学习的重点集中在学风部分。邓小平强调,要在深入研读学习文件的基础上作好自我反省,解剖自己的思想,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党员干部在参加整风学习过程中,要做好整风笔记,建立监督机制,规定区党委、军区一级领导调阅地委、分区一级同志笔记,北方局、分局、野政调阅区党委、军区同志笔记。县一级和部队中干部也应当进行必要的学习和反省。为了便于交流学习经验,了解各地区各部门整风情况,北方局决定由《新华日报》出版一期整风旬刊,《党的生活》出版三期特刊,《前线》出版一期特刊。


1938年春,邓小平在山西黎城县向部队进行战斗动员


邓小平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部分)

在整风运动中,邓小平严格执行相关规定,非常注意了解和关心下属的整风学习情况,亲自审查学习笔记并及时做出针对个人实际情况的批示。据当时任一二九师政治部生产部副部长的刘昭回忆:“我们学习了一个阶段后,师政治部来电,要求将分区领导同志的学习笔记上送,没过多久,笔记发回来了,我翻开笔记本一看,邓政委亲笔在后面写着批语:‘尚能掌握中心,领会精神,下一步要结合思想,联系实际,进行检查,提高认识,改进作风。’我不禁一阵惊喜,没想到邓政委亲自审阅了笔记,还作出了批示,这对我的学习起到了巨大的鞭策作用。”正是邓小平的这种亲力亲为,使得北方局整风运动深入正确地开展起来。

在整风期间,为了使党的队伍更加纯洁,中央决定进行一次审查干部工作。为了使审干工作健康稳妥地展开,邓小平经过调查研究,认为北方局审干工作存在着“左”的错误倾向。1944年3月10日,邓小平起草了北方局给中央的报告,指出:“对于有些嫌疑分子,……绝不轻动,……愈扯愈宽,危害实大。”建议审干工作要采取稳妥的办法。1944年5月13日,毛泽东发出指示:“目前凡在开展反奸斗争的地区,右的熟视无睹思想已经克服,但有些地区“左”的特务如麻错误又生长起来。……如果不彻底纠正,便会冤枉好人,孤立自己,不仅不能有效反对特务,反会在党内造成混乱现象,在社会造成极坏影响,使党遭受重大损失。”邓小平遵照中央指示,多次召集有关领导会议,重申审干工作中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指示发生过“左”的错误的单位进行耐心细致的甄别平反工作。这样,“左”的偏差得到了及时纠正。

1945年春,历时两年之久的晋冀鲁豫区的整风运动胜利结束。在邓小平的领导下,北方局的整风运动采取“机关整风学校化,学校整风机关化”的方法,以学习为基础,整风与审干相结合;针对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既和风细雨又严肃认真的政策,揭发错误,不讲情面,分析批判,科学总结。通过学习与反省,批评与自我批评,既教育了干部,又团结了同志;既反对了脱离实际,空谈理论的倾向,又反对不注重理论学习就事论事的倾向;既对犯错误的同志采取团结的态度,避免了“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极“左”政策和自由主义的消极倾向的两极偏向,又使华北全体党员的思想觉悟和马克思主义水平,普遍地提高了一步,为党积蓄了力量,使党的组织更加纯洁。

与此同时,由于整风运动的深入健康发展,北方局及各机关在思想、政治、组织上团结如一人,增强了党组织的战斗力和凝聚力。自1941年起,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岁月。由于日军疯狂的严密封锁,使得抗日军民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在邓小平的领导下,根据地全体军民齐心奋战,大力发展生产,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渡过了“黎明前的黑暗”。1944年,根据地生产达到了最高峰,太行和太岳军区共开垦荒地179000余亩,各种农副产品收入折合小米9709276斤,当年就解决了部队的办公费和杂支费等各种费用。同时,还建立了规模不同的数个兵工厂,不仅能制造步枪、子弹、手榴弹,还研制成功了迫击炮。除了供给本地使用外,还支援延安“太行造”步枪、子弹和棉衣等大批军需物资。这对于巩固华北解放区的战略地位,对于坚持华北抗战,争取彻底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八路军在太行山开展大生产运动

提出“中国化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思想的提出及其含义的科学表述,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邓小平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在主持北方局整风期间,较早地认识到了毛泽东理论对中国革命的科学指导价值,对毛泽东思想概念的提出和完善作出了特殊的贡献。他是继王稼祥之后,较早使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概念的中共领导人。

1943年7月8日,王稼祥在延安《解放日报》上发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第一次提出:“毛泽东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中国的共产主义。”

仅四个月后,邓小平《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遵义会议之后,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之下,彻底克服了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一扫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气氛,把党的事业完全放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即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在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党中央领导之下……是很幸福的。”

这段讲话的精彩之处,是邓小平明确使用了“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概念,明确指出我们的党是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帮助全党正确认识毛泽东思想的重要作用。

亲身经历过党内“左”倾路线错误并遭受过打击的邓小平,从实际对比中作出了中国共产党要以毛泽东思想作指导这一科学判断,即来自亲身体验,又具有实践基础,因而符合客观实际,实事求是。

1943年12月25日,邓小平在中共北方局、总直机关第一学区大会的发言中又重申毛泽东思想:“整风就是把全党从思想上、行动上统一在中国布尔什维克主义——毛泽东思想上,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把全党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增强党的战斗力量。”这一发言对于探索中国革命道路中的中国共产党如何处理马列主义与本国革命实践的关系方面起到了指导作用。

1945年,中共七大正式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结合起来的理论命名为“毛泽东思想”,写入党章并确立为全党的行动指南。

邓小平在主政北方局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便迅速改变了北方局干部队伍的思想面貌,培育发扬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也由此得到巩固发展并成为解放战争时期的大后方基地。■

作者系中央档案馆研究员

上一篇回2014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百年大计——邓小平与中共北方局整风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