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惠与集通铁路(下)

2016-05-08 05:11:20

□ 姚尚宏

要“善于算账”

1985年4月15日

凌晨,我从北京返回呼市。办公室通知说周书记在家里等我。我急匆匆地走进他家小客厅,他正躺在沙发上输液。原来他得了重感冒,浑身发烧,脸色发暗,两只眼睛也有点肿。

我见他在病中,又很难受的样子,就简要地告诉他:田书记与李克非同志见面,就呼铁局领导参与筹建等问题意见一致,待陈璞如部长回京后就定。聪明在京还得等几天。

我原想说完就离开,但见他示意我留下,于是我就在小沙发上坐下来。

周惠书记的身体明显很虚弱,他问我:“你想没想过这条铁路究竟应该怎么搞?”

我于是把自己所焦虑的没有铁路技术干部、国内集资谈了多次未见成效、需要尽快组建团队等想法向他倾诉了一番。

周惠书记说:“在筹建过程中,一定要摽紧铁道部。为什么?上铁路项目,国务院主要是听铁道部的意见。摽住铁道部,这个项目就可能批准立项。集通铁路是一条干线铁路,建设期光靠内蒙古不行。建成后也必须纳入铁道部的统一指挥、统一计划,不然就发挥不了作用。我们内蒙古拼血本修建集通铁路,要的是快上,抢的是时间,图的是带动自治区经济发展。我想,铁路建成后,只要能还本付息就达到了目的,管理和运营全都交给铁道部。

“利用外资,我们的知识不够,你要尽快组织些年轻人认真研究这个问题。我们筹集资金,最终很可能得在外资上想办法。目前你们谈的几家外商,我看欧洲联合银行这家可以深入谈下去。”

4月17日

上午,周惠书记又打电话叫我。我到的时候,他仍在输液,但脸色已经正常,眼睛上的浮肿也已经消退。

他要我谈谈关于集资贷款和线路走向方面的想法。我说的时候,他始终在静静地听。见我说完话,他讲了他的意见:

“资金问题是关键。我粗算,土地、劳务入股和解放军参战,大概可以搞到一亿元左右。内蒙古财政每年拿点儿、国家补点儿、铁道部给点儿,再搞上五六千万美元贷款就可能解决问题。但难在贷款不能直接用在铁路上,人家要卖发电设备给我们,看来得搞一揽子生意。这方面,既要敢于借债,又要善于算账。总之,我们不能给内蒙古留下大窟窿。”

他还嘱咐我:“线路走向也不能死抱住最长的不放。接到通辽当然最理想。但到赤峰路程短,投资可能少些。先到赤峰,经济条件好些时再修到通辽。如果抱住1000公里不放,资金落实不了,还是干不成嘛!你和聪明与铁道部商量后,我们先把班子定下来。

“你说抓紧打造筹建团队、不等不靠、扎扎实实做好基础工作,这些都对。但筹建团队的人员一定要精干,中青年要多,都要干活的。机构人员有了,要扎扎实实地去筹备。”

周惠书记这两次谈话,为我们明确了筹建工作的指导思想。在筹建过程中,我对他所强调的摽紧铁道部、突出内蒙古与铁道部联合经营深有体会。实践也证明,这是完全正确的。

4月23日上午,田聪明副书记在铁道部与即将卸任的陈璞如部长和即将上任的丁关根部长,就成立内蒙古地方铁路总公司、董事会及其主要成员名单,以及请铁道部有关领导出席在呼和浩特召开内蒙古地方铁路工作会议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下午3点,周惠书记电话找田聪明副书记询问协商情况。聪明不在,我接电话,汇报后他很高兴。


田聪明(前左一)、周惠(前左二)及其家人在一起

铁道部与内蒙古的“盛会”

5月4日内蒙古地方铁路工作会议在呼和浩特召开。自治区党政负责人周惠、布赫、田聪明、马振铎、刘作会、周荣昌、暴彦巴图与自治区有关委、办、厅、局负责人,中国地方铁路协会会长李克非、铁道部计划局副局长张澜、中国地方铁路协会秘书长田本淮,以及铁道部规划院、专业设计院、第二设计院和呼和浩特铁路局的负责人出席会议。

这是铁道部和内蒙古领导以及两家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在呼和浩特共议集通铁路建设的一次盛会。

周惠书记讲话,他说:“内蒙古提出修集通铁路,是从经济上、政治上、军事上和国家全局战略上考虑的。建成这条路,既少不了铁道部,也少不了地方。只有两家结合起来摽在一起干,才能办成这件大事。这次会议,我们要成立内蒙古地方铁路董事会和总公司,先把班子定下来,然后分头去工作。我想,先确定两个组,一个可行性研究组,一个资金筹集组。三个月内都要完成任务,七八月份要向国家计委、国务院报文件,争取立项。我和陈璞如同志讲,内蒙古可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这条路干好干坏,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李克非会长接着讲话,重申铁道部对集通铁路坚决支持的意见。他说:“必须坚持地方铁路建设原则,不能照搬国家铁路‘大锅饭’那一套。建路原则是:地方集资、统一规划、固本简末、先通后备。呼铁局不是配合,而是必须全力投入集通铁路的筹建工作。”

会议明确可行性研究报告由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宫树清牵头,铁道部专业设计院、第二设计院参加,于7月下旬完成。筹集资金由内蒙古计委主任额尔敦牵头,制订集资方案,落实资金来源,与前项工作同时提出报告。

根据田聪明副书记与陈璞如、丁关根部长商量的意见,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党委书记丁一、现任局长宫树清、副局长孟昭勤代表铁道部,分别参加内蒙古地方铁路董事会和内蒙古地方铁路总公司领导班子。会议确定:内蒙古地方铁路董事会董事长为布赫;副董事长为千奋勇、刘作会、暴彦巴图、额尔敦、宫树清。董事有:乌盟盟长曹国柱、锡盟盟长乃登、赤峰市市长才吉尔乎、哲盟盟长周德海、统战部部长苏林,还有巴图、丁一、孟昭勤、胡良发。胡良发兼董事会秘书长。

阵容显赫,几乎都是地区和部门的“一把手”。

同时确定:内蒙古地方铁路总公司总经理为千奋勇,副总经理为宫树清、姚尚宏。

总公司的成立,标志着集通铁路的筹备已经从探讨、酝酿、宣传,进入到了实质性工作阶段。我根据周惠书记“从基础工作做起”“千万不要等靠”的要求,通过与褚庆长、李仪亭、陆宝贵等铁路专家交往,结识了一批铁路专业干部,像冯恩泰、谢克屏、张海等人都同意来总公司工作。之后,又从地方上选进九名不同类型的专业干部,把他们派到全国建设地方铁路最成功的地方学习。这些人很快就成了行家里手。

7月2日

周惠书记主持自治区党委常委会,听取计委主任额尔敦的集资情况汇报。

在过去的三个来月,额尔敦除了派出三路人马到兄弟省区商讨筹资外,还和我分别带队,与20多家外商洽谈贷款,最后筛选出“法国欧洲联合银行”作为重点对象。会上,周惠书记拍板请对方8月初到呼和浩特签订协议。

这笔贷款十分复杂,币种也不同,有美元,有法郎,还有英镑。由银行用这笔贷款负责买发电设备给内蒙古,内蒙古再把这些大型发电机组用于新建达拉特电厂、扩建呼和浩特电厂,然后把国家安排在这两个电厂的投资顶出来给集通铁路;还账,则由内蒙古负责请国家批准,向他们出口煤炭和稀土。这叫一揽子买卖。

谈判期间,仅周惠书记主持党委常委会就研究了三次,贷款总算有了眉目。但在未来引资谈判的过程中,这只是开了个头。

选取路线要实事求是

7月26日

今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会听取了《集通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汇报。周惠、布赫、千奋勇、田聪明和自治区副主席白俊卿等参加会议,铁道部地方铁路协会田本淮秘书长和刘士谔工程师也应邀参加。

呼铁局和铁道部专业设计院、第二设计院汇报了集通铁路四个走向方案的情况:

集通方案,也叫北线方案:西起集二线贲红经商都、正镶白旗、克什克腾旗、巴林右旗,到通辽北面的双泡子接轨,沿途经过3盟1市12个旗县,路经8个旗县政府所在地,全长920公里,总造价7.8亿元。此方案是设计单位推荐的首选方案。

奈曼方案,也叫中线方案:西起贲红经商都、正镶白旗、克什克腾到巴林右旗南下过西拉木伦河,绕科尔沁沙地经海金山牧场从红山水库下游接轨奈曼。此方案经2盟1市9旗县,路经7个旗县政府所在地。全长835公里,总造价7.4亿元。

赤峰方案,又叫南线方案:由北线的林西南下经翁牛特旗接赤峰。全长780公里,总造价9.4亿元。

补充方案:即由贲红经商都、正镶白旗、正蓝旗、多伦县越河北界到赤峰市。全长650公里,总造价9.9亿元。

设计单位认为:赤峰方案和补充方案从长远经济效益和工程造价考虑均不如北、中二线有利,因此,趋于否定态度。

推荐方案中,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应到奈曼。据说国家计委和铁道部支持此方案,因其便于解决辽南地区能源短缺问题。辽宁省和沈阳市对此方案感兴趣,预料批准立项可能快。

汇报时,领导们听得特别认真。许多人知道周惠书记和国家计委宋平主任都曾主张赤峰方案,而推荐方案与他们的主张正好相反,人们都很注意周书记的态度。

当汇报工程回收期时,周惠插话说:“这样算加上施工期5年,就得15年才能收回投资。”千奋勇补充说:“如果两头施工,受益就会提前。”

周惠书记问:“到通辽后物资有无出路?”张家督说:“这要请铁道部考虑旧有铁路的改造。”千奋勇补充:


田聪明与晚年周惠

“我们和铁道部讲过,要统筹考虑,不能像大同那样老卡脖子。”

周惠书记说:“这条铁路我们是一定要修,而且要尽量往前赶。越早通,越主动。”

布赫主席说:“看来打10亿元够了。会不会出现因为运价高人家不运货的情况?”冯恩泰工程师回答:“不会。运煤的价格不成问题。”

当汇报到铁路建设所需物资时,周惠书记说:“钢材1.3万吨,大数是1.5万吨;木材26万方,大数是30万方;水泥39万吨,大数是40万吨;分几年干,我们组织材料不成问题。”

布赫主席问:“煤拉到通辽返回时拉什么?”张家督答:“木材、粮食和百货,年运量有250万吨左右。”

周惠书记问铁道部的同志:“黄毅诚同志主张到奈曼,铁道部是怎么考虑的?”田本淮站起来回答:“今天中午我和房洪吉通电话,他同意通辽方案。”千奋勇补充说:“我从北京回来前拜访过李克非同志,他也倾向到通辽。”

布赫主席说:“看来到赤峰不行,我同意到通辽,把奈曼作为比较方案。现在的任务是争取尽快立项。再就是要求国家批准我们引进外资,允许我们拿一部分煤和稀土出口还账。我估计最后得10亿元,现在按7.8亿元报,要作10亿元的准备。”

周惠书记说:“刘作会同志算过账,每年出口四五十万吨煤,10年能还清。干,我们是一定要干了。做事情冒冒失失不好,但长期五心不定也就损失大了。当然,接通后麻烦事还不少。常言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东北工业基地煤还是需要的。”

他又说:“看来,我那个方案是被打倒了。实事求是嘛!这条铁路的走向我们大家都希望是北线,如果批到奈曼也行。修总比不修好。希望专家们把这两条线路的材料再搞得具体一点、造价再精确一点。省钱是必要的,但老百姓刚吃饱肚子没几天,不能只打他们的主意。总投资一定要打实,不能为了立项就有意说假话,那不是我们的作风。走向定了,我们就分头到北京活动。我和布赫同志都去,争取总理点头。大家知道,现在国家基建规模大了,我们又赶上了压缩势头,立项这一关挺难过。总的来说,我们是要积极,但步子要稳妥。还叫集通,也提奈曼,批哪条搞哪条。我想国家点头出点儿,铁道部给点儿,国外再借点美元,我们就能够把它建起来!”

会议决定把通辽作为主方案,奈曼作为比较方案,抓紧以自治区政府名义报文件给国务院。可研报告和资金落实报告作为副件一并上报。总报告由我写,胡良发协助定稿。

8月29日周惠书记再次主持召开自治区党委常委会,研究集通铁路建设资金落实情况。会议确定:“集通铁路建设资金按9亿元筹集,主要来源:内蒙古财政投资1亿元;向法国欧洲联合银行贷款折合人民币4.5亿元;铁道部专用设备器材投资入股0.5亿元;请求国家给予投资补助3亿元。”要求国家在“建路中引进外资,请中国银行给予担保;偿还外资所需要的煤炭出口指标(每年50万~60万吨),以及还账期间物资补偿的外汇留给地方;国家补助的资金,也请与物资指标一同下达。”

这就是后来上报的资金落实报告的主要内容。

在周惠书记的直接指挥下,内蒙古党政领导为筹建集通铁路付出了辛勤劳动。特别是周书记,从头年党代会后,没有哪个月不过问集通铁路的事。1985年春节过后,仅3月至8月的半年里,我参加由他主持专门研究集通铁路问题的党委常委会就有七次!我敢说,如果不是周惠书记亲自抓,而且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认真解决,这条铁路的命运无法预测。

9月1日我随千奋勇副书记到北京跑立项时,周惠书记也去了北京,他是专门去找总理的。这个月,他几乎就住在了北京。

9月8日

周惠书记在内蒙古宾馆听取我们的情况汇报。

千奋勇副书记汇报说:“国家计委要求我们和铁道部两家重新呈报文件,草稿尚宏已经搞好,现正在与铁道部共同修改。国家计委同意我们用欧洲联合银行贷款引进发电设备,顶出资金给集通铁路;引进外资用煤和稀土偿还,但要附上引进外资的协议;计委打算明年起从精煤公司扣10万吨出口煤指标给我们。在还账期间,每年给我们安排50万~60万吨出口煤;计委意见是集通铁路东头接轨奈曼,两头接轨点改造和疏解由国家考虑。”

周惠书记说:“好,咱们同意,就到奈曼!”

散会后,千副书记告诉我:“周书记这次进京活动很有效果。”

9月23日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和铁道部关于请求集通铁路立项报告正式报送国家计委。

这之后的两个月里,我带六七名筹建人员住在铁道部招待所,与铁道部计划局的工作人员一起,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和铁道部两家名义多次回答国家计委和国务院的质询,提供了多批数据。

12月10日

国家计委计交〔1985〕2032号文正式批准集通铁路立项。《通知》说:“经国务院批准,同意立项。集通铁路西起贲红,东到奈曼。总投资9亿元,国家补助2.5亿元,其余利用外资,以煤偿付。对此,国家拟给以适当照顾。待地方筹集资金落实后再按基建程序报批设计任务书。何时开工,需在年度计划中再予安排。”

集通铁路项目筹备终于有了结果。

1986年3月

由于年龄原因,周惠书记退休了,但集通铁路筹建团队按照他确定的方向继续做工作。他们先后与105家外商谈判,在中央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最终与世界银行谈判成功,贷进1.5亿美元,解决了集通铁路的建设资金问题。

1990年6月22日,集通铁路正式开工;1995年12月1日,集通铁路并入全国路网正式开通运营。

事实正如周惠书记当年所预料的那样,集通铁路的开通,为缓解国家能源紧张,带动内蒙古经济腾飞,使自治区跨入全国先进省区行列,发挥了极其重大的作用。自治区经济增长速度自2002年以来连续八年保持全国第一,地区生产总值在全国排名由第24位上升到第15位。

2008年以后,集通铁路又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集通铁路集团公司围绕国家中长期路网规划,正在牵头建设内蒙古东部地区11条线29个铁路项目,建设总规模约3708公里,总投资约875亿元,建成后将形成“两横三纵”蒙东路网大格局。两横:即大准与集通联络线、集通铁路;巴音花(连通满都拉口岸)— 二连浩特(口岸)—锡林浩特—乌兰浩特铁路。三纵:即锡林浩特 — 多伦 — 丰宁至曹妃甸(港口);锡林浩特 — 赤峰至绥中(港口);珠恩嘎达布其(口岸)—巴彦乌拉铁路经阜新至锦州(港口)。这些铁路项目正式运营后,可连接3个口岸和3个港口,年输送能力将达到4亿吨以上。

现在,广袤的内蒙古大草原,铁路、公路已经成网,交通发达,呈现一派繁荣景象。■(完)

作者系内蒙古自治区交通厅原副厅长

上一篇回2014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周惠与集通铁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