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场“南京大屠杀”

□何建明   2016-05-08 05:13:23


□何建明


脸上带着狞笑的侵华日军

许多中国人只知道78年前的那个冬天里,日本侵略军在我们当时的首都——南京,屠杀了我30万同胞,却并不知道当时的日本还对这个六朝古都进行了另一场残酷的屠杀,这就是我所称之的“南京文化大屠杀”。

带着特别任务的“特别行动队”

1938初的古都南京,是一段极其恐怖的岁月,寒冷又阴潮的天气,让这座到处弥漫着战火硝烟的古城充斥着难闻的异味。自1937年12月13日进城那天,延续六个多星期里,日本军队无休止地烧、杀、抢、奸,使得整个城市处在血腥与死亡的窒息状态中。手无寸铁的百姓甚至是放下武器的军人们,只能抱头逃命,连眼睛都不敢四处张望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混杂在进城的日本军队里,一大批特殊的日本人进了南京城。他们不进银行,不进商店,而是专门到图书馆、大学、政府机构以及那些书香气很浓的院庭,见书就搬,见寺院内的佛像和经书就运走——他们就是一支日本政府专门派出的抢收中国珍贵书籍和文物的“特别行动队”。这支队伍中还混杂着一些好斗的和尚,在占领南京之前,他们就在中国各地游历,与相关大学及学者、收藏者“交流”——其实是了解中国现存的珍贵图书和文物的收藏情况,以便能在刺刀下获得这些宝贵的文化财富。

被“洗劫一空”的南京城

在大屠杀的最初六个星期内,整个南京城处在腥风血雨之中,即使是再有权有势或再有学问的人,他们的心思也全都集中在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上,此时的一切身外之物包括金银财宝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我听南京的一位幸存者讲述,他家是个收藏世家,他父亲当时带着三个女儿和两个女佣在家,哪知日军闯入他家,一开口便要“花姑娘”。其父是旧式教书先生,怎忍受得了强盗如此无理,便对日本军人说:“你们如此兽性,猪狗不如!怎可见了女人就想淫事!?”日本兵听后哈哈大笑,说:“那你不让我们碰女人,你还有什么比女人更好的东西吗?”其父指指房间内摆设的数百件瓶子和挂件说:“这些东西,你们可以换钱后到妓院享用一辈子!”日本兵又狞笑着说:“我们要玩新鲜的,这些破旧东西有什么好玩的!”说着,举起枪柄和刺刀,“哐”“哐”一通,将这家收藏了三代的宝贝全部砸烂撕碎,然后将老者一脚踢倒在地,一枪击毙。“花姑娘的有!”日本兵随后将这一家的五个女人全部奸淫……这件事被日本文物“收集”特别行动队知道后,非常气愤,他们马上赶到这户人家,最后还是搬走了两卡车的书籍和文物。

“这样的事,在当时的南京街头,每天都能看到。”上了年纪的南京老乡告诉我。

更大的行动还在后面。当“特别行动队”对南京城内所有文物和有价值的图书进行清查后,1938年春,日本从国内调集了多达1000人的各方面专家、学者。他们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南京城后,开始从浩如烟海的图书馆和大学城以及各个政府机构、寺院等文物所在地,进行系统的挑选藏书与文物的行动。尽管从1937年8月开始的日机大轰炸历时数月,蒋介石政府也进行了几个月的大撤离大搬迁,但蒋除了组织故宫文物的大转移外,其他的国家文物和珍贵藏书基本上顾不过来搬迁,军队只忙着为蒋介石私人和政府机要部门搬运物品,怎能想到文物和珍贵图书的保护?因此这些日本专家们一进南京城,见那么多珍贵的藏书和文物居然多数完好无损,简直喜出望外。

“要!统统的要!”负责抢运和收集珍宝的皇家亲信竹田宫对手下的“文物强盗”们如是说。

所抢文物和藏书,被分类、编号、打包,再放入防水的箱子里,被运送到天皇裕仁指定的皇室,与抢来的其他黄金珠宝放在一起;其余的则由日本各政府机构和学者机构分藏,甚至分到相关学者和教授个人手中。

1938年的整个春天和夏天,日本方面从南京本地和上海等地征招了2300多名劳工,负责这些藏书和文物的打包装运工作。有的从上海港启运,有的从青岛、天津等港口运往日本本土。400名日本士兵一直负责这一任务。据说,仅在上海装箱运走的南京城抢来的藏书和文物,就达300辆卡车之多。


佛像等文物古迹成了日军的掠夺对象

对中国进行的文化侵略,成了日本发展起跳的基石

战后,中国学者曾向日本方面要求归还这些藏书和文物,但日本方面仗着美国的撑腰,硬说他们没有“政府行为”,只有士兵和军官的个人行为,借此抵赖。事实上,美国盟军在占领日本后,就发现了部分从中国掠夺来的藏书和珍宝,只是麦克阿瑟等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也从日本人手中分得了一部分宝藏。现在,这些从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掠走的文物和珍贵藏书,分别存放在日本皇宫、皇室内厅、靖国神社、东京科学博物馆、东京美术学院、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和庆应大学等至少17个地方。美国占领军当局曾经公开过部分所掠中国文物及藏书,至少有300万册,其中有许多宋代绝本文稿之类,价值连城,为世界顶级文物。

在今天,日本图书馆因为装满了中国的珍贵图书,仍被认为是亚洲最好的图书馆。

战后的日本学者和大学教授们,一直将这些从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掠夺来的中国历史图书,视为研究中国和亚洲文化与历史的首要史料与标本。为此,日本专门在战后建立了“东亚研究所”“东方文化研究所”“东亚地方病研究所”等专业机构。学者们就是通过研究中国祖先留下的医学、农业、生物、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经验与知识,为日本战后相关行业的崛起奠下坚实的基础和学术水平。

抢来的宝物太重,把军用飞机压塌

一位香港的收藏家曾告诉我,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一直在日本收藏中国瓷器,所见到的日本国家收藏和民间收藏其量无比,绝大多数是中国货。这些宝贵的文物都是日本军队侵略中国时掠走的。现在国际上都知道,日本在“二战”前后有个臭名昭著而绝对机密的行动——“金百合”行动。其中有个日本黑帮头目起了极大的作用,他便是臭名远扬的日本黑手党顶尖人物——儿玉誉义夫。此人受侵华将领土肥原贤二的调派,到中国来专门从事洗劫中国民间艺术品和文物的勾当。儿玉相貌平平,矮小结实,却有一副职业打手的特征:满脸横肉、唇厚、浓眉,两只眼睛凶狠残忍。

在南京大屠杀还在进行时,儿玉便带着他穿着日本军装的“别动队”,在上海和南京之间的江南富饶之地——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湖州、芜湖等地,对富豪、士绅进行威逼,要求他们将宝藏献给日本天皇,否则就去见“阎王”。多数富豪、士绅在死亡与交宝之间选择了后者,儿玉大发其财。据说,儿玉还没进南京城时,就因所抢来的金银珠宝太重、太多,而把一架飞往日本的军用机给压塌了,从此他改为只收红宝石和蓝宝石及古书画,这样便于运回国内。

进了南京城的儿玉,像掉进了阿里巴巴的宝窟里,他那双闪着贼光的眼睛一直在流泪——狂喜的眼泪。


虎食人卣是中国商代晚期的青铜器珍品,也是日本藏中国青铜器中最重要的两件之一(另一件为永青文库的狩猎纹铜镜),近代流入日本,现藏于京都泉屋博古馆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潇湘卧游图》

对文化的劫掠是另一种“大屠杀”

日本军队对南京城进行的洗劫,是这座千年古城经受的历史上最严重的文化浩劫。日本人借此对中国、中国历史以及每一寸中国土地都有了可靠的、全面的、深入的,甚至有些是唯一的了解和掌握,使我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传留下来的最重要的文化遗产和精神遗产失去了尊严,失去了独有,甚至完全散失在了异国他乡……这难道不是最严重的另一种大屠杀吗?

日军在南京等地掠夺走的巨额黄金、珍宝、文物和藏书,不像人的生命那样因屠杀而即刻消亡,它具有永恒存在的历史价值及文化价值。由于战后美国和日本私下进行的肮脏交易,使中国对这些文化遗产的索还或索赔变得不可能或不容易进行,这就客观上直接支持了日本在战后利用这些巨额资金与宝贵文化产品,完成了战后重建及迅速发展国民经济甚至文化强国的梦想。

而饱受苦难的中国,在日本侵略的十几年后,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仍处于国际贫困线以下。直到改革开放,我们用了几十年的努力,经济才慢慢赶超上来。这期间,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而漫长的代价。而日本,在“二战”结束后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即使是今天,他们的人均生活水平也远远超过中国。并非日本人生来就比我们中国人聪明,而是他们作为战争发起国、战败国,虽受到一定的惩罚,但没有根本性地被摧毁,国家机器尤其是经济命脉没有断。当战后的世界秩序重新恢复正常后,藏埋在国库和皇室里、从我们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掠夺来的黄金和白银,源源不断地供应着他们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卫生等几乎所有领域的重建。三井、住友、三菱等在战争中大发横财的大型企业,战后不仅没有解体,反而获得了政府重新给予的战争利润,使得这些企业再度发挥了日本经济火车头的作用。即使今天,这些大型日企仍在世界各地为日本源源不断地赚取着巨额财富。而同作为战败国的德国,战后赔偿了欧洲战胜国500亿美元(1946年的货币价值)的赔款,而且德国政府后来又因残害犹太人等罪行进行了数百亿美元的赔偿。

日本没有,日本在战后舒舒服服、安安逸逸地躺在因战争铸造的黄金温床上,享受着阳光与海风的美好。他们一边从偷来的中国文化中吮吸着营养,一边在各个时期、各种场合下,继续蔑视和歧视我们中华民族。然而这还不是最根本的,最令中国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们竟然一次次变本加厉地企图否定像“南京大屠杀”这样已被历史和国际法庭判定的罪行,同时又一次次挑衅我们的底线,野心再度暴露出来。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保持清醒是至关重要的,它可以使自己免遭再次被侵略与奴役的厄运,免蹈“南京大屠杀”的覆辙。文化,对一个民族的进步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对于日本的文化掠夺,我们除了声讨以外,还应进行更深层次的反思,这样未来才能不再吃战争的苦头。

作者系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上一篇回2015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另一场“南京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