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蓝盔往事

高芳 采访整理   2016-05-08 05:12:39


70年前,联合国在反法西斯战争的硝烟中成立。“二战”结束后,国际冲突并未止步,联合国遂采取了“维持和平行动”这一模式。从1948年至今,联合国维和行动持续了近70年。象征着和平的联合国蓝,辉映并引领着维和行动的各个任务区。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参加维和行动已有25年,成为维和行动主要出兵国和出资国。今年9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维和峰会并发表讲话时宣布:中国将加入新的联合国维和能力待命机制,决定为此率先组建常备成建制维和警队,并建设8000人规模的维和待命部队;中国将积极考虑应联合国要求,派更多工程、运输、医疗人员参与维和行动;今后5年,中国将为各国培训2000名维和人员,开展10个扫雷援助项目;今后5年,中国将向非盟提供总额为1亿美元的无偿军事援助,以支持非洲常备军和危机应对快速反应部队建设;中国将向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部署首支直升机分队;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的部分资金将用于支持联合国维和行动。

67年来,联合国维和行动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发展历程?中国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参与范围又是如何不断扩大、参与程度如何不断加深的?本刊约请中国联合国协会理事、中国驻联合国军事参谋团前陆军代表、中国国际战略学会原高级研究员蒋振西先生,两次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两度被授予联合国维和勋章、荣获达尔富尔维和行动杰出贡献者证书的华留虎教授以及中国维和警察刘桥,分别从自己亲历的角度,为我们再现了中国的蓝盔往事。

蒋振西:中国的维和之路

高芳 采访整理

蒋振西,中国联合国协会理事、中国驻联合国军事参谋团前陆军代表、中国国际战略学会原高级研究员,曾先后在纽约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长达十多年,长期从事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研究工作

本刊: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也是联合国维和行动建立67周年。您作为联合国维和行动研究领域的参与者和观察者,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联合国维和行动。

蒋振西:联合国维和行动是联合国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而采取的一项重大行动。它由联合国直接组织和指挥,由120多个联合国成员国派出军人、警察和文职人员参与。目前,联合国维和行动已达12万多人,遍布世界四大洲,是联合国的一项“旗舰”工程。

联合国维和行动是1948年由联合国建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美、英、苏等国决定创建联合国,成立“联合国军”,承担集体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责任。但是不久“冷战”开始,美苏对抗,两大军事集团对立,“联合国军”就没搞起来。

但是,地区冲突仍在持续发生。1948年,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发生了第一次全面战争。中东地区冲突发生后,国际社会期待联合国发挥积极作用。为了制止和解决冲突,联合国在中东地区开始进行调解活动,并采取了“维持和平行动”这一特殊形式。维持和平是当时联合国的一个创举,因为《联合国宪章》中并没有“维和行动”的规定。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将维和行动称为“第六章半”行动,意即这是介于《联合国宪章》第六章“争端之和平解决”与第七章“对于和平之威胁和平之破坏及侵略行为之应付办法”之间的一项联合国行动。联合国维和行动意在“维持”和平,起初的做法是让冲突双方脱离接触,建立一个缓冲地带,把两边武装力量隔开,然后由联合国派出军事观察员监督停火协议的执行,如有违犯停火及时向联合国报告。

1956年中东地区又发生了苏伊士运河危机,英国、法国与以色列占领了苏伊士运河地区,威胁到埃及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阿拉伯国家就要求召开联合国大会,希望联合国采取行动。由于英、法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它们享有否决权,所以安理会无法通过英、法撤军的决议。有关国家提议召开联合国特别大会,通过要求英、法、以撤军决议。在各方努力下,联合国最终解决了苏伊士运河危机。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很有名望,他提出了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三项原则:征得冲突方的同意,保持公正,除自卫外不得使用武力。这至今仍是维和行动的基本准则。

总的来说,前40年里,即1948年到1988年,联合国维和行动不是很多,一共就13项,虽然也有几次大的活动,但总体上规模不大。1988年,联合国维和行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是给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一个褒奖,从此联合国维和行动名声大震,进入到一个快速增长时期。

本刊:20世纪80年代后,联合国维和行动有了快速发展,请谈谈这一时期的发展情况。

蒋振西:1988年以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随着冷战结束,世界上两大军事阵营对峙不复存在,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就变得日益突出。另外,在美苏关系缓和的形势下,联合国安理会也相对容易达成一些协议。1992年,联合国安理会召开首脑会议,强调要加强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中的作用。同年,联合国秘书长加利提出了《和平纲领》报告,对联合国维和行动提出了一些新概念,如预防冲突、建设和平等。此时,世界上一些地区的武装冲突性质也发生了变化,以前主要是国与国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现在许多是在一国内部打起来了。比如柬埔寨问题,有越南入侵的背景,也有柬埔寨内部的派别冲突。对解决柬埔寨问题,应该说联合国还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本世纪以来,联合国维和行动发展比较快,重点部署在非洲地区。一个是规模大了,一两万人规模的维和部队很多见;再一个是功能增加了,除了原来的脱离军事接触,现在还增加了解散原战斗人员的任务,要对他们进行培训,使之融入社会。此外,监督选举、保护平民,这也是维和行动的一部分。维和行动一个很大的发展是多维度、多元化。可见,联合国维和行动对国际和平的贡献是很突出的,成绩也是公认的。

当前,联合国维和行动在继续深入发展,也遇到一些挑战。一是国际社会的期待与联合国维和能力的差距。今年,联合国的维和预算已达70多亿美元,而联合国正常预算大概是27亿美元,这样的话,维和经费超出正常预算两三倍了,而这都要联合国会员国来分摊。有的国家负担得起,有的恐怕就有困难。为此,联合国维和行动要有一个战略定位,要保持可持续发展,增强行动的有效性。二是联合国维和行动要坚持哈马舍尔德的三项基本原则,加强和平解决冲突的能力。因为,联合国维和行动不是派正规部队去打仗。如果真要去打仗,维和部队这点兵力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这就从根本上违背了联合国的宗旨。联合国如果介入了一国冲突,就会支持一派,打击另一派,很难做到公正、中立。三是如何保证维和人员的安全也是大问题。目前,维和人员在极其艰苦复杂环境中执行任务,每年约有100名维和人员牺牲,多数是遭到武装袭击。当前,有的维和人员是在没有达成停火协议的情况下派出的,即使有停火协议,也很难做到完全被遵守。维和任务区当地有很多武装分子,带枪带炮,使联合国维和人员的行动处于危险境地。例如,联合国在苏丹等国的维和行动常常发生维和人员遭受袭击事件。


1998年联合国军事顾问团到西撒特派团访问时,蒋振西(前左一)与其他国家的军事顾问们合影


2011年,“纪念联合国前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蒋振西(中)与会并发言


本刊: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经历了一个长期过程。您曾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请谈谈有关情况。

蒋振西:20世纪70年代初期,我们对于联合国维和是持批评态度的。客观上讲,当时联合国维和行动也有失误,60年代实施的刚果行动也有教训。另外那时候国内的思想情绪比较激进,认为联合国维和行动是完全受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操纵。我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随着对联合国了解的深入,发现有的情况也不完全是原来想象的那样,包括美国操纵这一点,不能说没有,但是,联合国有100多个成员国,而且当时发展中国家力量也有了很大增长,这对美国也是一个制约。另一方面,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初衷是想调解冲突、解决冲突,这有利于世界和平。联合国的这一任务是《联合国宪章》里明确规定的,维持和平这一点是确定的。

后来我们就感到,应该支持和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70年代末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促进了我们对联合国活动的参与,其中包括联合国维和行动。1980年前后,我们对联合国维和行动明确表示肯定和支持。1988年,我们参加了联合国维和行动特别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对联合国维和行动有贡献的一些重要国家参加的。1990年,我国第一次派出军事观察员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

此外,中国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与联合国的促进与推动是分不开的。80年代,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德奎里亚尔多次向我表示,希望中国能够参与。此外,时任联合国负责维和事务的助理秘书长刘虎先生也多次提出类似建议。刘虎是国画大师刘海粟长子,早年在法国学习,很早就进入联合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他先后在1960年实施的联合国刚果维和行动、联合国塞浦路斯维和行动、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等维和行动中任职,担任过联合国特别政治事务司司长,后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是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一位前辈。他1986年退休后在国际和平学院担任高级顾问。1992年,刘虎先生安排他所在的国际和平学院在北京与我外交部共同举办维和行动研讨会,邀请了联合国及亚洲等国家代表参加。会议十分成功,为我们深入了解、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加强国际合作提供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本刊:中国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参与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请您谈一些这方面的具体情况。

蒋振西:20世纪80年代末,我们决定往中东停战监督组织那里派军事观察员。为什么呢?因为联合国在以色列、埃及建立的中东停战监督组织的维和行动1948年就开始了,当时已有40年的历史,这一维和行动机构已经发展得相当完善。而且相对来讲,当时那里的形势还是比较稳定的。此外,1992年,中国派出工程兵分队赴柬埔寨维和,两年一共派了两批共800人次。2000年,我国开始派出维和警察,第一个任务区是东帝汶。进入21世纪,我国派出维和部队数量有较大增加,主要包括运输分队、医疗分队、工兵分队。最近一些年我国参与维和行动的步伐比较快,2014年开始向马里派出安全分队。2015年年初,我们又向苏丹派了700人的维和营。现在我们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维和武装人员有3000多人,我们的维和人员包括军事观察员、维和部队和维和警察。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里,中国派出的联合国维和武装人员是最多的。

中国维和人员在任务区努力工作,出色完成任务,受到了联合国和发生冲突的当地国家的欢迎。实际上,维和人员的工作环境是很艰苦的。在非洲,那里疟疾肆虐,还时常有武装袭击。道路状况不好,也容易出车祸。2006年,在黎巴嫩维和任务区,有一名军事观察员杜照宇在执勤哨位上遇到以色列的轰炸,光荣牺牲了。2010年,海地发生地震,中国有四名维和警察和另外四名前去与联合国会谈的公安部官员不幸遇难。截至目前,我国有18名维和军人和维和警察以身殉职,以生命捍卫了联合国的和平事业。

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维和峰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宣布了中国支持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六大措施,表示中国将加入新的联合国维和能力待命机制,决定为此率先组建常备成建制维和警队,并建设8000人规模的维和待命部队,将积极派更多工程、运输、医疗人员参与维和行动,将向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部署首支直升机分队,等等。这是中国领导人作出的庄严承诺,是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有力支持。

我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当然要力所能及地承担国际义务。近年来,我们自己经济发展了,也更有能力多做一点事。我国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体现了我们的大国担当和对世界和平的贡献。

本刊:感谢您与我们分享精彩内容!

上一篇回2015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的蓝盔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