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瑞建交谈判始末及中瑞关系中的多个“第一”

蔡方柏   2016-05-08 05:12:58


蔡方柏

本文作者蔡方柏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瑞士联邦建立正式外交关系65周年。中瑞建交65年来,两囯关系取得长足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高层互访频繁,经贸关系突飞猛进,人文交流密切,在国际事务中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与协作,创造了多个“第一”。在庆祝中瑞建交65周年之际,作为第七任驻瑞士联邦大使,笔者愿对中瑞建交谈判始末及中瑞关系发展中所创造的多个“第一”作一简要回眸,以突显中瑞关系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中所起的引领作用。


任佐立公使(右)向朱德副主席递交国书

不顾美国压力,坚持承认新中国并与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新中国成立初期,欧洲多数国家迫于美国的压力,都对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避而远之。当时美国千方百计打压和孤立新中国,并试图削弱其国际影响力。外交方面,美国要求盟国在是否承认新中国问题上必须与其保持完全一致。它还专门照会欧洲的中立国和拉美国家,不得先于华盛顿承认新中国,并竭力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

早在1949年6月,美国就曾致电瑞士政府,发出“贵国过早承认亚洲一个共产党政权将不适宜”的警告。但瑞士领导人具有战略眼光和维护自身利益的决心,通过分析,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将持续较长时间,因此早承认比晚承认好”,以达到维护其在华利益并借此发挥中立国可以介入国际热点问题的独特作用。后来《朝鲜停战协定》签署时,瑞士就成为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成员之一。

1950年1月17日,瑞士联邦政府主席兼外长马克斯·珀蒂皮埃尔致电毛泽东主席称:“瑞士联邦主席荣幸地通知毛泽东主席先生阁下……现决定在法律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准备与贵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我们将藉此来实现中瑞之间久已存在的良好关系的愿望。”2月6日,珀蒂皮埃尔又电告周恩来总理:“瑞方已任命其驻香港领事司文·司丁纳为驻华临时代办,来北京与贵外交部取得联系,我希望知道您是否准备接受他的这个名义。”

中方十分重视瑞士方面的表态和要求,认为瑞方的对华政策有利于我发展与西方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周恩来总理研究了瑞方电文并指示外交部于2月10日作出如下答复:“我现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委托通知阁下,在贵国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反动派残余断绝关系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瑞士联邦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望贵国政府派遣代表前来北京就此项问题进行谈判。”在周总理的指示下,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复电珀蒂皮埃尔,表示接受指定为临时代办的司文·司丁纳为瑞士联邦政府派来北京就两国建立外交关系问题进行谈判的代表。


1974年8月,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北京与访华的瑞士联邦委员兼政治部部长皮埃尔·格拉贝尔进行友好谈话

建交谈判进展顺利,四次会谈达成双方满意的协议

不同于跟西方大国的建交谈判,中瑞建交前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不多,存在的障碍也较少,所以只通过四次谈判,就达成了双方满意的协议。

第一次会谈是1950年5月26日,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和欧非司司长宦乡、副司长温朋久会见了瑞士谈判代表司文·司丁纳,双方就两国建交相关问题交换了意见。关于瑞士同国民党政府断交的问题,司丁纳表示,南京解放前,瑞士在中国曾有一公使馆,由代办主持工作,南京解放后,瑞士公使馆未跟随国民党政府迁移。瑞士在广州还曾有一名誉领事(商人),也于1949年5月离去。瑞士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时,即宣告正式断绝与国民党方面的关系。1950年1月,瑞士联邦政府一方面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与其建立外交关系,另一方面也通知国民党驻伯尔尼公使与之断绝关系。至于国民党驻瑞士使馆问题,瑞士政府已将前国民党驻瑞士使馆及其中财产档案封存,并准备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

第二次会谈是同年6月9日,司丁纳应邀来中国外交部进行商谈。司丁纳首先递交了一份“移交记录”,详细列举了国民党在驻瑞士使馆的财产,包括使馆的建筑、家具、一些档案资料和日用品。司表示:“中国在瑞士的唯一国家资财为前国民党政府驻伯尔尼公使馆中的家具、档案等该项,中国国家财产现由瑞士联邦政府政治部(即外交部)负责保管,准备将来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所委派的代表。”(注:至于公使馆馆舍,因为是前日本使馆,由盟国租与中国使用,所以不是中囯国家财产)6月30日,我外交部在致瑞方的答复信中表示,对瑞方断绝与国民党政府一切关系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瑞士合法资财所有权表示满意。

6月30日,司丁纳应约来我国外交部进行第三次会谈,所谈内容为交换使节问题。司丁纳表示,瑞士政府派驻各国使节只派公使,不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希望瑞士派大使或公使?章汉夫副部长表示,这要请示中央人民政府后再作答复。

8月8日,司丁纳来外交部进行第四次会谈。司丁纳表示,现在他接到政府的指示,决定派遣全权公使为瑞士联邦政府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司还说,瑞士联邦政府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瑞士尚未派定公使之前,就承认他本人为驻华代办或临时代办。章汉夫副部长表示,这件事请瑞士联邦政府自行决定。8月16日,宦乡司长、温朋久副司长会见司丁纳。宦乡表示,在瑞士派驻华公使前,如中国先派公使去瑞士,不知瑞士政府意见怎样?司答称,瑞士政府积极欢迎中国先派公使去瑞,因为瑞士驻华公使必须在9、10月份才能任命。

1950年9月14日,中瑞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瑞士成为最早承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之一。

中国政府任命的驻瑞士首任特命全权公使冯铉于12月3日由布拉格扺达瑞士任职。当他到达苏黎世机场时,瑞士政治部的服务社主任迎接并陪同至首都伯尔尼,在伯尔尼由政治部交际处长到火车站迎接。冯铉公使递交国书后积极开展外交活动。

12月27日,任佐立以瑞士联邦首任驻华特命全权公使身份拜会了周恩来总理,并于次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递交了国书。至此,两国顺利建立了外交关系并互派特命全权公使,中瑞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冯铉公使的积极努力下,一批著名科学家和留学生取道瑞士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他还安排并参与了周恩来总理率团出席关于解决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并访问瑞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亮相国际政治舞台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驻瑞士使馆成为我国与欧洲及其他地区未建交国家交往的一个重要窗口,中国与法国的建交公报就是由戴高乐总统特使德博马歇同我驻瑞士大使李清源在我驻瑞士使馆谈成的。


2013年5月,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瑞士联邦主席于利·毛雷尔的见证下,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与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施耐德·阿曼在瑞士伯尔尼签署《关于结束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谅解备忘录》,标志着双方自2010年启动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基本尘埃落定,离协议签订和批准实施仅一步之遥

中瑞关系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史上创造多个“第一”

中瑞关系的最大特点是敢为人先。1980年,中国刚推行对外开放政策时,瑞士迅达集团就第一个走进中国市场,在北京成立中国第一家合资企业。2007年,不少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时,瑞士成为欧洲国家中率先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之一。2010年1月,时任副总理的李克强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并访问瑞士,与瑞士领导人就两国开启自贸协定谈判达成共识。同年4月,双方举行首次谈判,此后三年共进行了九轮谈判,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仍未签署协定。2013年5月,李克强出任总理后欧洲首访国家选择了瑞士。在这次访问中,双方签署了结束中瑞自贸区协定谈判谅解备忘录,2个月后又签署自贸协定。该协定于2014年7月正式生效。瑞士又一次成为欧洲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有力地推进了双边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的快速发展。

《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和正式生效,是中瑞关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远超出双边关系范围。这项战略性的举措不仅使两国经贸合作取得突破性的进展,2013年两国贸易额则猛升至595.3亿美元,同比增长126%,而且这是中国同欧洲大陆国家的第一个自贸区,也是中国同世界经济20强国家的第一个自贸区,对世界各国产生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作用。

李克强总理在2013年5月24日瑞士金融界人士午餐会上指出:“中瑞关系之所以历久弥新,成为不同文化国家之间友好交往的典范,主要得益于一种敢为天下先、争当‘第一’的品质。我们应当传承并弘扬这种开拓进取的精神,促进中瑞关系始终站在时代和世界的潮头,不断追求卓越。”

展望未来,笔者深信,只要双方保持着与时俱进、敢于创新、敢于突破的精神,中瑞友好合作关系在未来的岁月里定能创造新的“第一”,定会再造辉煌。■

作者曾任中国驻瑞士大使、驻法国大使

上一篇回2015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瑞建交谈判始末及中瑞关系中的多个“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