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缘何不在中国战区受降范围内

朱姝璇   2016-05-08 05:12:16


1945年8月13日,美国向各盟国发出《盟国总命令第一号》,规定了日本投降事宜,其中:中国东北、北纬38度以北的朝鲜和库页岛由苏联远东部队司令受降……

朱姝璇


1945年9月9日,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大礼堂内举行,中国政府受降代表何应钦(左)接受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右)签署并呈递的投降书


1945年9月9日,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大礼堂内举行。上午9时整,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解下所戴佩刀,交由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双手捧呈中国政府受降代表、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代表侵华日军(不包括关东军)及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的日军正式向中国缴械投降。随后,各地日军分批在中国境内15个城市和越南首都河内向中国政府投降。然而,中国战区的受降范围并不包括东北,因为早在中国战区举行日军投降签字仪式之前的半个多月即8月19日,日军关东军总司令山田乙三已经向苏军代表交出军刀正式投降。这是为什么呢?

1945年上半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了胜利的前夜。2月,苏、美、英三国首脑秘密签订《雅尔塔协定》,以承认外蒙古独立和恢复苏联在中国东北权益为条件,规定在德国投降及欧洲战争结束后两至三个月内,苏联出兵参加对日作战。根据《雅尔塔协定》,苏联于8月8日正式对日宣战,令日本措手不及。其实早在7月,苏军已在伯力成立了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为总司令的远东苏军总司令部,辖总兵力150余万人。8月9日0时10分,苏军航空兵对吉林、哈尔滨、长春、沈阳等中国东北主要城市进行空袭,苏军太平洋舰队的航空兵也对日本军舰实施突袭并完全掌握主控权,与此同时地面部队的各先遣支队也大举开进中国境内。当日拂晓,苏军主力部队从西、东、北三个战区同时发起进攻。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加上东北抗日联军的积极配合,苏军一路势如破竹;而关东军则由于对苏军的进攻估计不足而接连败退。随后,苏军又向哈尔滨、沈阳、长春等大城市实施空降,最终迫使关东军投降。此役苏军共击毙日军83000余人,俘虏日军609000余人,自己也伤亡32000余人。在苏军向关东军发起全面进攻的同时,八路军冀热辽军区李运昌所部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也兵分三路挺进热河和东北,在苏军配合下解放山海关并开进锦州、沈阳和南满广大地区,终于将广大东北同胞从日本侵略者长达14年的殖民统治下解放了出来。

8月13日,美国向各盟国发出《盟国总命令第一号》,规定了日本投降事宜,主要包括:中国(包括台湾)和北纬16度以北的印度支那地区,由中国战区司令受降;中国东北、北纬38度以北的朝鲜和库页岛,由苏联远东部队司令受降;东南亚、北纬16度以南的印度支那地区,由英国东南亚盟军司令受降;日本、菲律宾和北纬38度以南的朝鲜,由美国太平洋部队司令受降。

为阻止美国势力深入东北,维护其远东国防安全,苏联于8月14日与国民党当局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一系列协定。根据约定,国民党方面承认苏联在中国东北地区享有某些特权,苏联政府则同意在道义和其他物资方面援助国民政府,并尊重“中国在东三省之充分主权”,以防止蒋介石完全倒向美国。

8月15日中午,随着由日本天皇亲自宣读的“终战诏书”正式向日本全国播放,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16日,在东北的关东军召开会议后最终决定“谨遵圣命,全力结束战争”,并于当夜向其所属部队下达了停战命令。18日,关东军参谋长秦彦三郎赴哈尔滨与苏军交涉时,苏军提出受降程序并指定了受降时间、地点和行程路线。19日,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并于同日下令关东军:按照作战地域划分,开始有组织地向苏军投降。至8月底,苏军全面完成受降。9月5日,关东军司令部被苏军解除武装,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将和参谋长秦彦三郎中将等被苏军经长春、哈尔滨转送至苏联伯力俘虏收容所。

苏联受降后,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约定,在把沈阳、长春、哈尔滨三个中国东北城市及中长铁路干线交给国民政府的同时,也以不干涉中国人民自治的态度对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力量发展予以默认和一定的帮助。虽然《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规定将苏军进驻地区交给国民政府,但此时国民党当局在东北并无一兵一卒,短时期内也无法大量抵达。因此这时的东北除苏军占有大中城市和主要交通要道外,不少地区其实仍为土匪和伪满军警等所控制。反观由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此时已经经过了14年与日军艰苦卓绝的斗争,又在全面反攻作战中与迅速出关的八路军、新四军一道,在配合苏军歼灭日伪军的过程中控制了东北大片地区并迅速扩展了力量,取得了争取和控制东北的先机。

1945年9月初,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先后分四批到达哈尔滨、延吉、延边、佳木斯、长春、沈阳、哈尔滨、绥化、大连等战略中心点,在建立革命秩序、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的同时迅速恢复和重建中共组织、建立人民军队和人民政权,协助苏军在东北各城市接管军政、宣传、警务、通讯等要害部门并开展收缴武器、维持社会治安等工作。至9月13日,东北抗联各部已进驻辽宁、吉林、黑龙江省等12个大中城市、45个中小城镇。至10月下旬,东北抗联在各地建立起的东北人民自卫军总数已达4万人以上。在这段时间里,东北抗联还利用自己与苏军的良好关系,为八路军、新四军同苏军取得联系、建立关系起到了桥梁作用。此后,八路军、新四军其他各支挺进东北的部队也接踵而至。10月31日,所有进入东北的人民军队和东北抗日联军统一整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至12月上旬,中国共产党方面已有部队约11万人、干部约2万人到达东北各地。

国民党当局当然也深知占据东北的重要性,并就此进行了“行政接收”和“军事接收”两方面的准备。1945年8月31日,蒋介石在重庆成立了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由熊式辉任主任。9月4日,又任命蒋经国为国民政府外交部驻东北特派员,以便对苏联进行外交活动。同时,以国民政府名义将东北三省划分为九省并任命了九省主席及大连、哈尔滨市市长。随后,又成立了以杜聿明为首的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司令部,积极进行抢占东北的活动。


向苏联红军集体缴械投降的日军汽车部队

9月11日,蒋介石致电宋子文,令其请美国帮助强运国民党军队到东北接收,以免耽搁时间。蒋在电文中说:“俄必藉口我军届期未到,彼因急欲撤兵,对东北防务不能负责,因此可让共产党占领东北。”对此,美国也承认:“在那一时期之内……由于我们在运输、武器和补给上给予他们的部队的援助,他们遂能推广其控制及于华北和满洲的大部分。” 9、10两月间,国民党当局乘共产党军队刚进入东北立足未稳之机,依靠美国政府的援助,将国民党第十三、第五十二军通过海运送至秦皇岛并向山海关发动进攻,随后又沿北宁路向东北推进并连续占领绥中、兴城、锦西、葫芦岛和锦州等地。

此外,国民党当局还在美国的帮助下开展对苏联的交涉,准备毫不费力地接收东北,将东北抓在自己手里。10月1日,苏联政府正式通知国民政府,驻东北苏军主力将于10月下旬开始撤离。接到通知后,以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为首的40余人于10月10日从重庆飞往长春,与苏军代表会商接防东北事宜。随后,双方就交接东北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涉。而后,国民党当局一面在美国的援助下继续向东北增运兵力,以扩大进攻规模;一面同苏联进行交涉,要求苏联推迟撤兵,等待其后续部队“接收”。

鉴于时局的迅速变化,11月20日,中共中央指示东北局:应迅速在东满、北满、西满建立巩固的基础,并加强热河、冀东的工作。据此,东北局和东北人民自治军将工作重心转向距国民党军占领的大中城市较远的城市和乡村,分散到各地清剿伪军和土匪并建立根据地、整编部队。1946年1月14日,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东北民主联军;至同年3月,东北民主联军增至30余万人。

在武力抢占东北的同时,国民党方面继续就东北的行政、军事接收及经济合作等问题与苏方加强交涉。在国民党方面的两次延期请求下,苏军的撤离时间也一再延期。直到3月初,国民政府才正式要求苏军撤离东北。1946年3月12日,苏军从沈阳北撤回国,国民党军进占沈阳。5月3日,苏联政府正式宣布,除在旅顺、大连按规定继续驻军外,苏军已全部撤离东北。■

作者系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博士后、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政治工作理论教研室教师


进入东北的八路军与苏军相遇


挺进中国哈尔滨的苏联红军


1946年,在东北拆运机器回国的苏联士兵

上一篇回2015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东北缘何不在中国战区受降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