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血,兄弟情

王新亚   2016-05-08 05:12:13


我们在阵地都很好,每天每夜都在炮弹下生活着,每天都听到机枪炮飞的声音。而且在过年时都很热闹,开了娱乐晚会,并且每天都可以得到胜利的消息。我们现在正准备迎接敌人向我们的进攻,准备对进攻的敌人以全部消灭在阵地上,不叫他们逃跑一个,为和平事业而奋斗到底!

王新亚

1951年3月18日,许玉成和邓先珉两人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普通一员,随同大部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去同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作战,以保卫自己亲爱的祖国。两年多后,邓先珉随部队回了国,而许玉成却长眠在了朝鲜战场的无名高地上,留给家人的只有一束字迹模糊的书信。

1950年初,邓先珉从四川绵阳军分区军政干部学校毕业后,入伍来到了第二野战军六十军一七九师炮兵营卫生所。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许玉成。与个头相对瘦小的邓先珉相比,来自北方、人高马大的许玉成要显得成熟一些,经历也要复杂一些:他于20世纪40年代末离开了西安的家,跟随当国民党军医的姐夫进了国民党军队,当了勤务兵。1949年底,他所在的国民党部队起义后被收编,他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中央发出“抗美援朝”的号召。邓先珉和许玉成都咬破指头写了血书,坚决申请入朝参战。1951年3月18日,在炮兵营做卫生员的邓、许二人随同大部队跨过鸭绿江,冒着美军不分昼夜的轰炸,急速开赴朝鲜前线。

邓先珉说,刚参军时自己年幼体弱,要身背至少20多公斤的卫生包、枪支等装备行军,疲惫异常。而许玉成总是帮邓先珉分担重物,还教他用手拉着骡马尾巴前进,可以省劲。当遭遇敌机空袭时,许玉成反应快,不是推邓先珉卧倒就是喊他趴下。好几次空袭,许玉成都奋不顾身地把邓先珉压在地上保护他。两人很快就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

此时,我志愿军已入朝作战半年多,先后发起四次战役,给予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以沉重打击,胜利推进到了朝鲜南部平原地区。然而此时的美军已领教到我军的实力,不再轻举妄动。在平原地区,善于迂回作战的我军机动空间已被大幅压缩,美军的现代化武器却开始大施淫威。在这种劣势下,1951年4月底,我志愿军仍毅然发起第五次战役,集中33个师的庞大兵力向敌人展开猛烈进攻,而刚从国内赶来的一七九师就在其中。

可想而知,战况分外惨烈,我军先后歼敌8万余人,但也付出了巨大牺牲。1951年5月,邓先珉、许玉成所在的一七九师连续进行了两次激战,部队相当疲劳,而且伤亡众多。5月21日,部队奉命北撤休整。

1951年7月11日,后方休整之中的许玉成给二姐许玉爱写了一封短信:

近来你们的工作忙吧!身体健康吗?……弟在1949年11月自宁强解放过后就参加了革命部队,在部队中一切都好,工作也很是顺利,身体很是健康,望姐不要挂念。自1951年3月18日到朝鲜后,才知美帝的真实面目,在朝鲜战场90%以上的村庄城市全部炸完,人很是稀少。美帝残酷的手段,却加强了我们的斗志和意志。最后希你和母亲多讲,不要挂念为要。

许玉成自从离家后从未回家。他所在的志愿军部队开拔经过西安,仓促之间他也没能回去,只是用“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典故向家人解释,同时激励自己。他非常想念家人,但为免得他们担心,在信中未提自己参战的经过。不过,战友邓先珉时隔多年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1951年的许玉成

1951年5月21日,一七九师撤退的过程几乎像一场噩梦。邓先珉说,在滔滔的汉江边,夜幕开始降临,而志愿军此时开始渡江北撤。先是炮兵拉骡马下水,然后是步兵和伤员,江边人群十分拥挤。刚下水,敌人的侦察机就发现了这个渡江点,很快招来十多架战机轮番向江中俯冲轰炸、扫射,我军沿江的炮兵部队也展开对空射击。在方圆一公里的区域内,从天上到地下,从陆地到水面,枪、炮、炸弹声响成一片,我渡江部队在毫无隐蔽的情况下遭到较大伤亡。江水,被中国士兵的鲜血染得殷红!

5月的朝鲜,江水还冷,邓、许二人脱掉外面衣裤,扶着炮兵营高大的骡马涉水而行。到了江心,邓先珉身体被水冲得左右摇晃,迈步都很困难,身材高大的许玉成扶着他的胳膊坚持前行,直到胜利冲上北岸。

这次渡江让邓、许二人永生难忘:渡江前,二人随部队坐在灌木丛中,望着江面的激烈战况,心中震撼难以平静。许玉成此时说出一个提议:双方互相通报家庭情况,如果有一人牺牲,另一人就要负责回国后向对方家庭转达消息。于是,邓先珉第一次知道了许玉成竟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随即,二人交换了彼此家庭的详细地址,并揣在贴衣口袋里,互相握手重托。这个承诺,从此把他们紧紧联系到了一起。

第五次战役结束后,朝鲜战争从运动战转为阵地战,1951年7月起双方开始谈判,但美军无诚意休战,双方沿三八线呈对峙、胶着状态,前线战斗仍然十分激烈。邓、许二人所在的六十军遭遇很大伤亡后一直在后方休整,此时的生活相对安定,许玉成的大部分信件也都是写在这一阶段。1952年4月16日,仍在后方休整之中的许玉成给父母亲写了一封信:


许玉成母亲

父母亲二位大人:

自从于去年给大人去信后,以至今年未曾给大人去信,希大人原谅。近来大人身体健康否,工作忙吧?在祖国,人民的生活现在怎样,是否普遍得到了改善?在祖国的“五反”学习运动进行到何种程度?祖父大人是否到西安去?希大人来信说明。

自从入朝后,儿身体很是健康,一切都很好,希大人不必挂念,现在儿把朝鲜战场的转变情况告诉给大人。儿入朝的那时,基本上白天不能行动,一切的工作整个地放在夜间去完成,白天只能休息与防空,这是从过鸭绿江一直到达前沿阵地。敌人的飞机非常的疯狂,每天都要看到朝鲜和平居民的房屋以及和平居民、志愿军,都受到敌机的袭击,以及打燃烧的房屋、山头。在朝鲜的公路上,桥梁没有被炸断的很是稀少,大部都是白天炸坏,晚上修好。在朝鲜,人民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因没有男人的家庭是占大部,年轻人参军,女人在家劳动生产,因受敌机每天的剿烧,收成不好。在我们方面来说,运输困难,大部都是吃的炒米炒面,炒米很少,大部靠炒面,高粱米很少。到去年九十月以至今年,就一天和一天不一样,一天比一天好,以至现在吃的大部洋面、机器米为主,菜以咸肉、豆腐干、咸菜、蛋黄粉为主,并且现在还可以买到一部分萝卜,现在还领有饼干、压缩饼干(是短的,用六七种东西合成的)。敌机也没有以前那样的疯狂,并且干工作大部推动在白天。在前方,少部的军队可以白天行动,在后方大部的军队、成群的汽车都能白天行动。这是朝鲜战场发展以来近况。这都是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以及祖国人民的支援而来的。最后希望大人多加保重身体,努力生产。

同一天,他也给自己的姐妹们写了信,提到了美军发动细菌战的情况:

你们三位的学习都好吧!在校的功课好吧!最后希望你们少贪玩,多加学习,努力提高你们的文化,要把你们的功课学习到没一点不会,在假期中要都在每门平均到80分以上,要努力学习,争取加入儿童团。

菊爱,你叫我把朝鲜的情况告诉你,现在我给你简单的谈一下:自从我们参加朝鲜战场以来,亲眼看到的朝鲜的和平居民,在战斗中所看到的不知死亡的有多少,有被美帝侵略军的飞机打死的,有被美帝侵略军杀死的,烧死的,要比日本以前在咱们那里的毒手段强几十倍……美帝在最近不知放了多少种细菌,而在我们的驻地就发现了七八种细菌,用飞机在各处进行轰炸扫射,不知有多少的朝鲜人民都被美机疯狂地炸死了。

同年6月21日,他写给好友的信中也提到了细菌战:

在朝鲜战场上现在和去年大不相同,变得很快,敌人的飞机大炮现在不行了,咱们的炮一开就不敢动了。最毒的手段就是在谈判中使用细菌武器来挽救它的死亡,我们亲眼见到的带有菌的昆虫就有十几种,经我们的防卫兵扑灭工作,大部消灭,彻底地粉碎。

战争还在继续,养精蓄锐的休整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在部队再次开拔之前,许玉成给父母写了一封信,不厌其烦地介绍部队的各项补给情况,目的就是让他们放心:

父母亲大人:

近来身体健康吧。儿曾于9月份接到二姐的来信,并且还有全家人的相片一张。我看了后,感到非常的高兴,未能想到我家能够照这样一张相,全家能够团圆得这么好。我看了相,家里的一切情况我都在了解,使我的思想上才能够放心,安心地为人民服务。

现在朝鲜的情况大大转变,白天在前线单独的汽车都可以行动,在吃的上大都是以大米白面为主,吃的菜除供给罐头、咸菜、豆腐干、蛋黄粉等各种副食品外,自己种的有洋柿子、洋芋、白菜、萝卜、葱蒜辣椒、南瓜等各种青菜,并且喂的还有猪。在9月17日前每天都是四顿,9月17日后每天都是三顿,早起床后一顿豆浆油条,上午饭下午饭都调配开吃的。在我们的衣服上,夏天四套衣服(两套军衣,两套衬衣),冬天一套棉衣,一件大衣,一个毛裤。在鞋子方面,每年一双球鞋,一双解放鞋,两双普通胶鞋,冬天一双棉皮鞋,一双胶棉鞋。在各种的东西供给得都是非常齐全,有啥送啥,每天工作上除了业务外就是学习文化业务两种,并且还可按时看电影。所以在我们的各方面都是非常好的,希大人不必挂念,最后希望大人迅速来信,祝大人身体健康。

儿 许玉成

1952年9月18日于朝鲜

花晚、菊爱、香爱、金成他们都好吧,叫他们也与我来信。

1952年10月,六十军奉命上前线接防鱼隐山阵地,此地靠近三八线,与美军直接对峙。战士们的首要任务是挖掘坑道,身为卫生员的邓、许二人除执行本职任务外也被抽调去搬运器材。冬季的前线大雪纷飞,两人在没膝的积雪中扛着几十斤重的炮弹艰难前进,每天要在敌人的炮火下往返40多公里。1953年1月4日,许玉成给二姐写了一封信:

玉爱二姐:

你的信弟于去年收到了,曾于1952年7月份收到你与弟寄来的日记本二本,当时与你回信,不知你收到否?在接信后的那时,因正在进军,进入阵地以及修建工作,而未与你去信,近来你们那里的工作好吧?西安的元旦过得好吧?希姐来信说明。我们在阵地都很好,每天每夜都在炮弹下生活着,每天都听到机枪炮飞的声音。而且在过年时都很热闹,开了娱乐晚会,并且每天都可以得到胜利的消息。曾在去年,敌人有一次受到很大的伤亡:目的为空中强盗来轰炸我阵地,结果没有轰炸了,反而叫我们打落敌机几十架。我们现在正准备迎接敌人向我们的进攻,准备对进攻的敌人以全部消灭在阵地上,不叫他们逃跑一个,为和平事业而奋斗到底!最后祝你胜利前为祖国建设而奋斗!



弟 许玉成

1953年1月4日

过了两个多月,1953年3月底的一个下午,许玉成正在敌人的炮火封锁线下抢救负伤的我军炮手。正紧张包扎着,突然敌人的一个冷炮打来,弹片击中了他的下左股动脉,顿时鲜血如同泉涌。等到邓先珉和军医得到消息后匆匆赶来,许玉成已失血过多。心如刀绞的邓先珉和其他同志赶快把他抬上担架送往后方,刚走了几百米,许玉成就停止了呼吸。此时敌人的冷炮还在不远处爆炸,同志们只能找块向阳坡地挖了坑,铺上松枝和军用雨布,把他就地掩埋了。

许玉成牺牲在了胜利前夜。4月,六十军便奉命开拔回国,驻扎到南京附近。邓先珉心里却始终藏着战友在渡江之夜的承诺,1955年11月,他终于向部队请了假,专程赶往西安送达许玉成的遗物。迎接他的是许玉成年迈的父母和姐妹们,但许玉成的母亲对儿子的牺牲尚未知情。经许玉成的二姐授意,邓先珉向老母亲编造了一个美丽的谎言:玉成由于业务突出,被部队派往苏联学习,由于任务秘密,不能和家人联系。

这个谎言一直保持到了1964年。其间中苏交恶,许母起了怀疑:苏联专家都走了,为什么玉成还没有消息?终于,一切都瞒不住了,老母亲整整恸哭了好几夜。据许玉成的妹妹许菊爱说,1995年母亲过世前的几年,神志已不太清醒,经常在家里的阳台上遥望远方,嘴里喊着“玉成、玉成”,她仍然在盼着心爱的儿子归来啊!

用实际行动永远缅怀着许玉成的,还有邓先珉。多年来,他不管自己生活如何坎坷艰难,总不忘带着礼品或慰问金前去看望许玉成一家。2005年,许玉成的妹妹许菊爱在写给“抢救民间家书项目组委会”的信中说:“邓同志从回国后50多年来,一直和我家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我们胜似亲人,如同兄弟姐妹,这是他和我哥哥结下的生死战友情谊的延续,我们非常珍惜,永远怀念为国捐躯的英雄烈士。”■


给玉爱二姐信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家书研究中心家书征集热线

010—62512864 62510365 jiashuchina@vip.sina.com

欢迎提供家书线索

更正

2015年第3期封二图注中“中国文史馆”应为“中国政协文史馆”。特此更正,谨致歉意!

本刊编辑部

上一篇回2015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汉江血,兄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