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眼中的东方战场

口鲍世修   2016-05-08 05:13:21


口鲍世修


百团大战中,八路军巧袭强突,一举攻克涞源县日军据点东团堡

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

1939年1月,毛泽东在《论持久战》英译本序言中指出:“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事实正是这样。中国的抗日战争,不是单单为了保卫一个民族的生存、谋求一个民族的解放而进行的战争,而且是为了维护东方的安宁和世界的和平而进行的战争。它是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使资本主义固有的各种矛盾尖锐起来。为了摆脱危机,资本主义各国一方面加强国内的反动统治、镇压本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另一方面则挑起重新分割势力范围的战争,劫掠防卫能力薄弱的国家。在这方面最突出的是日本、意大利和德国。日本于1931年9月首先占领了中国东北三省。接着,意大利于1935年发动了对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旧称)的侵略战争。1936年,德国和意大利又对西班牙采取了侵略行动。1937年7月,日本开始大规模入侵中国。中国的14年抗日战争就是在上述历史背景下发生的。

然而,侵略中国、阿比西尼亚和西班牙,并不是日、德、意三国采取战争行动的最终目标,而只是它们同另一些资本主义大国争夺世界霸权的必要准备。对于这一点,毛泽东在1938年10月的一次报告中作了透辟的阐述。他说:“由于一方面日德意诸法西斯国家的坚决的侵略意志,又一方面各民主国家不愿实力制裁,尤其是英国的妥协政策,使得新的世界战争的现时状态表现了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不同特点,这就是首先侵略中间国家与采取各种不同的战争形式。中国、阿比西尼亚、西班牙、奥地利、捷克等国,都是半独立国家或小国,日德意诸国就拣了这些肥肉先行吞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毛泽东回答说:“一方面侵略国本身力量还不充足,暂时未便和各大国直接作战,因而采取了巧妙的战争方法,企图使自己先行壮大起来,同时即是使各大国削弱起来,再与各大国作战。又一方面,则是各民主国家不愿制裁侵略者,尤其是英国的怯懦妥协政策的结果,这种政策实际上援助了侵略者,便利其侵略各中间国家。”

由此可见,中国的抗战,首先起着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壮大起来”的作用,也就是不让它有可能实现利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人力、物力资源以征服世界的黄粱美梦。

可是,当时西方的一些所谓民主国家,为了保住一己的私利,在没有遭到法西斯国家的直接进攻之前,不但拒绝援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正义事业,而且还纵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从而增加了中国人民粉碎日寇侵华计划的困难。

毛泽东对于英、法、美等国的这种利己主义政策,进行过多次揭露和批判,并反复阐述了中国抗日战争同保卫世界和平事业不可分割的思想。1936年下半年,他同美国进步记者埃德加·斯诺作过一次关于“中国共产党和世界事务”的谈话。他一方面充分肯定了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斗争中所表现出的深切同情和慷慨援助,另一方面也直言不讳地指出:“也有一些目光短浅的美国政治家以为中国的灭亡与他们无关。我们共产党人认为这是一种对于实际情况的错误认识,实际情况是美国的东方利益同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紧密地联结在一起。”对于英国政府当时的对华态度,毛泽东批评说:“十分清楚,英国政治家中有一派过去采取了错误的政策。英国政府奉行的政策实际上使得日本占领中国领土成为可能。”

他在这次谈话中,还从对付共同敌人的需要出发,提出了成立国际反日统一战线的思想。他说:“日本侵略不仅威胁中国,而且也威胁世界和平,尤其是太平洋的和平。日本帝国主义不仅是中国的敌人,同时也是要求和平的世界各国人民的敌人,特别是和太平洋有利害关系的各国,即美、英、法、苏等国的人民的敌人。日本的大陆政策和海洋政策不仅指向中国,而且也指向这些国家。这样,日本的侵略就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且是应由太平洋地区所有国家来对付的问题。中国苏维埃和中国人民因此要同各国、各国人民、各党派和各群众组织团结起来,组成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

后来,毛泽东又进一步强调了中国抗战的世界意义,再次批判了西方国家的孤立主义观点。他写道:“我们的敌人是世界性的敌人,中国的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孤立战争的观点,历史已指明其不正确了。在英美诸民主国尚存在有孤立观点,不知道中国如果战败,英美等国将不能安枕,这种错误观点十分不合时宜。”接着,他准确地预言,目前,“中国在困难之中进行战争,但世界各大国间的战争火焰已日益迫近,任何国家欲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

国际风云的变幻,完全证实了毛泽东上述论断的无比正确。特别是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更使美、英等国看清了日本早年发动侵华战争的深远意图,使它们终于对中国战场在这次战争中的作用,得出了一些比较客观的认识。世界人民一起早日战胜法西斯侵略势力。


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充满自信地写道:“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持久战,最后胜利必然是中国的。”

中国抗战,不但在于求本民族解放,而且在于帮助世界人民

1938年10月,毛泽东在一次讲话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结合起来。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又是爱国主义者,我们的口号是为保卫祖国反对侵略者而战。……中国胜利了,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者被打倒了,同时也就是帮助了外国的人民。”

可见,从中国抗日战争一开始,毛泽东就把中国战场的一举一动同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整个事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回顾抗日战争的整个历程,中国军民在东方战场各个时期的进退攻守、成败得失,可以说,无时不在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当时国际形势的发展和整个世界战局的进程。毛泽东作为一位伟大的军事战略家,在领导中国抗日战争的全部活动中,始终把中国战场视为世界战场的一部分,同时,又总是从世界战场的角度出发来考虑中国战场的行动,以利于同

日本进攻中国,按照其1936年8月“国策基准”的规定,只不过是而后北犯苏联、南取南洋的一个准备步骤。一贯迷信武力的日本法西斯军阀,曾梦想三个月就灭亡中国。当时的日本陆相杉山元甚至扬言:“支那事变可以在一个月内完全结束。”但是,战端一开,事态的发展却大出这伙战争狂人之所料。日寇在1937年8月开始的淞沪会战中,遭到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历时近三个月之久,才以伤亡5万人的代价占领了该地;1937年9月,日军的精锐部队板垣师团1000余人又在山西平型关一战中遭我全歼;1938年3月,山东台儿庄会战中,日寇继续遭到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伤亡近万人。至此,“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已被戳穿,日寇速战速决的迷梦也宣告破产。

中国抗日战争的这些重大胜利打乱了日本帝国主义在远东进行侵略扩张的整个部署,使得它无法很快实现其北犯苏联、南侵南洋的计划。毛泽东在1938年5月分析当时远东战局的前景时指出:“日本打了中国之后,如果中国的抗战还没有给日本以致命的打击,日本还有足够力量的话,它一定还要打南洋或西伯利亚,甚或两处都打。”他深感中国战场在制止日寇扩大侵略方面责任重大。

1938年10月,广州和武汉相继沦陷后,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日本帝国主义在推行速决战方针遭到失败后,被迫改变了它的侵华策略,即从反蒋转为拉蒋反共。这对英美和蒋介石集团都有极大的诱惑力。因而,在那一段时期,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劝降和蒋介石投降的阴谋活动便大肆展开了。1938年冬,英美法串通一气,试图召开所谓“太平洋国际会议”来和日寇妥协、出卖中国,就是这种阴谋活动的早期明显表现;而1941年4月,美日谈判期间,美国在《美日谅解方案》中表示承担努力促使“蒋政权和汪政权合流”的义务,则是这种国际阴谋活动的又一次暴露。当时摆在中国军民面前的严峻任务是,必须设法制止慕尼黑事件的重演,把中国抗战坚决进行到底。

毛泽东从1939年6月到1941年5月,在一系列文章中不断揭露这一国际绥靖阴谋。他指出:“所谓太平洋会议,就是东方慕尼黑,就是准备把中国变成捷克。”他强调:“不论是日本的引诱和英国的引诱,都应该给以坚决的拒绝,中国绝不能参加东方慕尼黑。”他号召全党,对于“日美妥协,牺牲中国,造成反共、反苏局面的东方慕尼黑的新阴谋”,必须加以揭穿。他把中国人民粉碎国际诱降活动所取得的胜利,看作是对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积极支持,是制止日寇侵略扩张的有效药剂。

建立反法西斯的国际统一战线,以制止和粉碎一切侵略战争,这是二战期间毛泽东的一个极重要的军事策略思想。这一思想,他早在1936年同埃德加·斯诺谈话时,就作过清楚表述。苏德战争爆发后,他又一次指出,法西斯德国发起的侵略进攻行动,“不仅是反对苏联的,而且也是反对一切民族的自由和独立的”,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人的任务是,“动员各国人民组织国际统一战线,为着反对法西斯而斗争,为着保卫苏联、保卫中国、保卫一切民族的自由和独立而斗争”。毛泽东关于联合一切国际进步力量共同对敌的思想,后来随着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深入展开而获得了实现。1942年l月1日,有26个国家签字的《联合国家宣言》的诞生,是这方面最有力的明证。

毛泽东认为,二战中各个局部战场的战况发展从来都是相互影响的。他把希特勒进攻斯大林格勒看作是轴心国企求早日达到战争目的的重要一步。他写道,希特勒以重兵同时进攻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目的在于先切断伏尔加和夺取巴库,“然后北攻莫斯科,南出波斯湾,并令日本法西斯集中兵力于满洲,准备在斯大林格勒攻下后进攻西伯利亚。希特勒妄想把苏联力量削弱到足以使德军主力从苏联战场上解脱出来,以便移到西线对付英美的进攻,并可掠取近东资源,打通德日联系,同时,日军主力也可从北面解脱出来,以便西进南进对付我国和英美,而无后顾之忧,这样来争取法西斯阵线的胜利”。正因为如此,他深为苏军在斯大林格勒成功地顶住了德军的进攻而感到高兴。他指出:“斯大林格勒的红军战士做出了有关全人类命运的英雄事业。……我们中国人民庆祝红军的胜利,同时也即是庆祝自己的胜利。我们的抗日战争已经进行五年多了,我们的前途虽然还有艰苦,但是胜利的曙光已经看得见了。战胜日本法西斯不但是确定的,而且是不远的了。一切努力集中于打击日本法西斯,这就是中国人民的任务。”由于苏联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坚决抵抗,希特勒勾结日本共同劫掠欧亚大陆的罪行计划终于成为泡影。

毛泽东在指导中国抗日战争时,总是把中国战场的军事行动自觉地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局相协调,相配合。早在1935年11月,毛泽东在直罗镇战役胜利后的一次会议上就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日本帝国主义不但要灭亡中国,并且还想进攻苏联的西伯利亚和灭亡蒙古人民共和国。我们的胜利告诉他们:‘假如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你们的话,我们是要打他的侧翼和后路的。我们是你们的弟兄,我们担任打一条火线!’”

1944年12月,毛泽东又在《一九四五年的任务》一文中写道:“整个反法西斯战争有很大的胜利,打倒希特勒明年就可以实现。我们唯一的任务是配合同盟国打倒日本侵略者。”

回顾整个抗日战争的历程,中国人民正是以这种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不惜作出重大的民族牺牲,一直英勇奋战在世界东方这条极重要的火线上,为争取和保卫亚洲与世界和平作出了伟大的贡献。据有关材料统计,从七七事变以来,日本帝国主义派往中国的兵力,包括日寇在中国东北的驻军在内,1937年为21个师团,1938年增为32个,1939年增加到34个,1940年更增加为39个,到1941年则达40个师团,比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初期的陆军兵力要多三倍左右。而日寇在1941年底发动太平洋战争后直到1945年夏战败为止,由于中国人民的英勇抗击,被迫经常在中国战场上保持27—29个师团(100万人以上)的兵力。实际上,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在好几年里拖住了近80%的日本陆军。日寇在中国战场上的死亡人数,据日本方面显然大为缩小的统计数字,总计达133万余人。然而在太平洋和亚洲其他战场,日寇被美、英、澳、荷等国军队击毙和死于伤病者共约19万余人,被苏军击毙的为8万余人。这些数字雄辩地说明,如果没有中国人民的八年英勇抗战,日寇将肆无忌惮地攻入澳洲和印度,而且会北上进犯社会主义苏联。只是由于中国人民的长期抗战,才粉碎了日本法西斯先突破中间,后打两头的军事战略计划,才使日寇的冒险难以任意扩大。


自信无畏之东北抗日联军一部。中国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经历了14年血火交加、惨烈悲壮的大抗战,为捍卫国家主权和人类和平同日本侵略者进行着殊死决战


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仪式在东京湾“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日本的失败证实了毛泽东的战略远见

足以战胜日本的主要根据是“今天中国的进步”

在20世纪30、40年代,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弱国,日本是东方新兴的帝国主义强国。在这种双方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面对上百万武装到牙齿的日寇的疯狂进攻,中国究竟依靠什么战而胜之?1938年5月,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一文中专门就这个问题作了回答。他指出,30年代的中国虽然带有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特点,被称为弱国,但“它又处于历史上进步的时代,这就是足以战胜日本的主要根据”。毛泽东强调:“所谓抗日战争是进步的,不是说普通一般的进步,……是说今天中国的进步。”这种进步具体表现在:30年代的中国“已经不是完全的封建国家,已经有了资本主义,有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有了已经觉悟和正在觉悟的广大人民,有了共产党,有了政治上进步的军队即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红军,有了数十年革命的传统经验”。从中国抗日战争的全过程看,如果当时没有人民的觉醒,没有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存在,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是决然办不到的。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并不满足于对我东北三省的占领。1935年,它又开始了对我华北地区的蚕食。全国人民群情激愤,不愿做亡国奴的口号声响彻神州。可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在“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下,热衷于从事“剿共”,对日寇入侵采取不抵抗政策,节节退让。在这种情况下,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便成了中国人民开展抗日战争的先决条件和政治基础。毛泽东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在他的倡议下,中国共产党于1935年8月1日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号召“停止内战,以便集中一切国力……去为抗日救国的神圣事业奋斗”。接着,1936年5月,红军发表了要求南京国民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通电。8月,中共中央又写信给国民党中央,要求国民党实行停战,并组织国共两党的统一战线,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9月,中国共产党作出了在中国建立统一民主共和国的决议。中国共产党还派出代表,多次同国民党进行谈判。直至12月,西安事变爆发,由于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斡旋,被释放的蒋介石才被迫接受停止内战、合作抗日的要求。十年内战的局面随之结束,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全国抗战的新阶段。人们不难看出,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人在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上所作的如此执着的努力,中国抗战的局面真不知要拖到哪年哪月才能最终打开。

至于八路军、新四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其他抗日武装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和巨大作用,则也是世人有目共睹、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铁的事实。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从一开始便在敌后战场对日寇开展了广泛的游击战争。七七事变后刚两个月,我八路军便在山西平型关前线,一举歼灭敌号称“皇军精锐”的板垣师团1000余人,给日军士气以沉重打击。1940年秋,我八路军又以110多个团的兵力,在华北广大地区组织了有名的“百团大战”。这次战役历时三个多月,八路军主动出击,前后进行大小战斗近2000次,毙、伤、俘日伪军4万多人,使敌人遭受了侵华以来少有的损失。骄横不可一世的日军也不得不承认“在所谓百团大战中受了重创”,日本驻华北最高统帅因此易人。到1943年,解放区战场的八路军、新四军和民兵抗击着全部侵华日军的64%和伪军的95%。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杰出作用和卓越贡献,不仅为中国人民高度赞赏,而且也为国际知名人士所承认。美国派驻中国国民党政府的军事顾问史迪威将军及所部官员就认为,同反动腐败的国民党相反,共产党军队是一支“有生气的、进步的”力量。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亲信哈里曼也说:“中国共产党人在抗日战争中形成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纵队,在八年全面抗战中,取得的战果是辉煌的。从1937年9月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止,先后共作战12.5万余次,毙、伤、俘日本侵略军和伪军170余万,牵制了日本侵华军70%以上的兵力。尽管当时我八路军和新四军比起国民党军队来在数量上要少得多,但正如毛泽东所指出:“按其所抗击的日军和伪军的数量及其所担负的战场的广大说来,按其战斗力说来,……它已经成了中国抗日战争的主力军。”



赢得盟友的尊重是靠真刀真枪打出来的。图为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密支那同日军血战

上一篇回2015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毛泽东眼中的东方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