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痴迷体育运动

口万伯翱   2016-05-08 05:12:58


口万伯翱


年近90岁的万里仍能在网球场上驰骋

上中学时就爱上网球

我的父亲万里(1916.12—2015.7)爱好体育是80多年前的事了。作为穷人家的孩子(山东东平县,城市贫民),他1933年报考了曲阜师范学校,因为此校不用交学费,还管吃住,据说每月还有两块大洋的学杂费。父亲聪明好学,梦想是考取北大,但他在曲阜师范也找到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1933年的曲阜师范竟然出现了一项黄土地上的新型运动——网球。木制、牛筋的网球拍和线状缠绕的橡皮网球他当然买不起,只好借有钱同学和学校公用的球具。从那时起,父亲就开始对网球运动兴趣盎然,乐此不疲,一打就是80多年。吴邦国老委员长一次在先农坛网球馆打完球后曾对我说:“万里同志网龄比我年龄都大,球技甚好!我打不过他,他赢我多少分都没关系,都认了!”除了网球,学校刚兴起的篮球、足球、排球父亲也都练过,文艺上的吹拉弹唱也很感兴趣,这为他后来成为冀鲁豫解放区的宣传部长打下了基础。

打桥牌输了难受,饭也吃不好

网球运动使他老人家终身获益匪浅,父亲自己也说过:“我身体这样健康,归功于一动(网球)一静(桥牌)两项运动。网球使我四肢和全身都运动,血脉通畅。桥牌又使我动脑子,避免了老年痴呆……”

桥牌是父亲在解放战争期间学会的。1949年4月我大军攻克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后,1950年新年前再攻下陪都重庆,此后在从宁到渝的漫长旅途中,由于不断取得重大胜利,再加上新中国已在北京宣告成立,将士们兴奋异常,父亲也在航行的军船上向宋任穷学会了打桥牌。这项安静的体育运动他老人家坚持了60多年。

聂卫平曾在回忆文章里写过和父亲打桥牌的情景:“1984年夏天,我们在北戴河进行了一场桥牌大战。我和邓小平搭档,对阵万里和诸寿和。诸寿和是北京友谊医院院长、儿科权威,几乎给所有中央首长的孩子看过病,政治牢靠,但桥牌水平太低了。连续打了一个星期,他们一场都没赢。万里打牌爱冒叫,邓小平就抓住这个特点,动不动就加倍,万里那脸拉长得都没法看了。他夫人边涛曾跟我们说,他桥牌输了难受,饭都不好好吃。”不过,邓小平是高手,父亲输给他是心服口服的。


1984年6月,北京举行第一届“运筹与健康”老同志桥牌邀请赛,万里和邓小平、胡耀邦、丁关根参赛。图为万里在一边观战

参与组织中国第一届体育运动会

1949年秋攻下重庆后,父亲先后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工业部副部长、部长。国民党的网球场和仓库里的球具成了“运输大队长”蒋介石送给我军的战利品。繁重的战后建设及镇反和剿匪工作之余,父亲休息的方法,就是隔三差五打一次网球减减压。

1952年进京后,他很快聚集了铁道兵司令吕正操上将、空军副司令曹里怀中将、海军副司令刘道生中将、工程兵副司令胡奇才中将以及贺龙元帅等一众好友,一起在天坛公园和三座门室外场地打网球。后来,因感到刮风下雨和严冬无法进行,就共商国家体委和北京市体委等,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当时较为空闲也荒凉的国家体委训练局东边(后来的举重馆附近),修建了北京市第一个室内网球馆。他们每逢星期天必到,清一色的国产航空牌球拍和网球。

上世纪50年代,除了打网球,父亲还常和邓小平、贺龙等一起打台球。那时的台球是二红二白的互撞,一种较大的球。在父亲担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兼北京市第一副市长期间,第一书记兼市长是彭真。1959年10月,父亲积极参与组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体育运动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贺龙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兴致勃勃地在先农坛体育场出席了这次体育盛会的开幕式。父亲曾把这届运动会的一枚纪念章送给我,可惜“文革”中在造反派扫“四旧”中东奔西跑时丢失了。


1986年4月,万里荣获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授予的奥林匹克金质奖章

萨马兰奇颁给他奥林匹克金质奖章

“文革”期间,父亲被打成“黑帮”关进监狱,一关就是三年。1973年刚恢复工作时,没有专车,他就乘公共汽车去看望久违的网友和球场,开始恢复锻炼。“文革”期间百业凋零,但是在外交部长姬鹏飞的大力支持下,我国第一个国际标准的网球馆——“国际俱乐部网球馆”还是建成了,后来补题了馆名。

粉碎“四人帮”后,父亲被中央重用为“文革”重灾区安徽省委第一书记。这里没有了网球队,更没有场地,在浩繁又艰巨的恢复工农业生产的压力下,父亲仍不忘网球。他亲自组织队伍,设计场地,有时白天工作太忙了,就晚上拉根电线接上灯泡继续“奋战”。

1980年,安徽肥西和凤阳小岗村成功实现了农业战线上里程碑式的突破,实行了家庭联产责任制和大包干,使粮食获得大丰收。之后,父亲调回北京,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农委主任,同时也成了中国网协名誉主席,并主管中国体育事业。

父亲大力推进中国各项体育事业的发展。由于他的能力、贡献和威望,1986年,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飞到北京,在人民大会堂亲自授予他奥林匹克金质奖章。这是第一位中国领导人得到这项国际奥委会最高殊荣。



1985年10月,万里与来访的美国副总统布什进行了一场网球赛,图为赛后合影


1986年9月,万里访澳期间,与澳大利亚总理霍克进行了一场网球赛,这是赛前万里与霍克(左二)愉快地交谈

和美国总统布什、澳大利亚总理霍克对战

上个世纪90年代,父亲着力发展中国网球向世界进军。他半开玩笑地说:“不会打球健身也是没文化的表现,怎么能当好体委主任呢?”改革开放了,国运盛,中国网球必盛。父亲提倡在各地修建网球场地,尤其是网球馆。之后,网球场地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改革开放前,只有500万人口的香港都有500块以上的网球场地,几乎和大陆全部场地一样多;现在,我们的网球迅速发展起来,仅内蒙古一地所拥有的网球场地,就超过了香港和澳门的总和。

为了提高国内网球质量,父亲1985年在上海特别参观了网球和球拍制造厂家,并做出了重要指示,亲自批准用好羊毛、好橡胶加强网球质量。他还把网球打到国际上,和美国副总统布什、澳大利亚总理霍克进行过激烈的网球大战,成为一段网坛佳话。后来,布什当了总统乃至期满退休后,每每到北京访问,都要和父亲打上几个回合,彼此之间已经成为很好的球友。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进行了两场比赛后,为了促进中国网球事业的发展,父亲建议将总理级的中澳对抗赛转化为中澳专业选手的对抗赛。这个对抗赛延续了很多年,对中国竞技网球水平的提高起到了不小的促进作用。

父亲还把霍英东等人所赠球拍转赠给李瑞环、胡启立、张百发和教练员、运动员等,带动一批又一批领导人加入网球队伍。2005年,他的90大寿就是在先农坛网球馆举行的。他亲自把网球拍一一赠给北京市少年选手,鼓励他们勇夺世界冠军。

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2005年,在CCTV举办的体坛风云人物评选颁奖仪式上,萨马兰奇再次到北京授予父亲体育运动终身成就奖。那天,由于仪式时间太晚,萨翁颁出的是最后一项大奖,我代表父亲从萨翁手中接过奖杯。第二天,我亲捧奖杯到中南海家中请父亲观看。他一边观看,一边风趣地说:“萨马兰奇是我的老朋友,我应该亲自去接过奖杯呀……”

2006年,父亲接见郑洁和晏紫这对刚取得澳网双打的世界冠军,并和她们开赛对阵了一场,还赢了这对姑娘(当然这是她们哄老人家高兴)。2009年,经中国网协申请后,父亲荣获上海世界吉尼斯纪录 “坚持打网球岁月最长、打网球年纪最长、行政级别和年龄最高的球迷”称号,并获颁了奖杯和证书。

改革开放前,各种国际和国内网球大赛凤毛麟角。而如今,我国的网球运动如火如荼,就连我们新闻界都已连续20年举办全国比赛,父亲还两次亲临开幕式并接见各地运动员,并挥拍上场和冠军进行较量。

父亲于2015年7月15日仙逝,完成了他近百年战斗的一生,辉煌的一生,网球的一生,身后哀荣备至,天安门广场、香港、澳门及我国各对外使馆等地为他老人家在7月22日火化时降半旗致哀。

作者系万里同志长子,中国体育杂志社原社长、总编辑,现任中国网球协会副主席

上一篇回2015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辈子痴迷体育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