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问答

高勇 口述  潘飞 采访整理   2016-05-08 05:11:31


提问1:周副主席,现在股市是非常热的话题。一般认为,股市与金融、经济运行密切相关。但目前股票市场“疯涨”,而经济下行压力却较大,这是不是有点矛盾呢?

周小川:股票市场是资本市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首先来讲,股市和经济状况之间不是完全平行的关系。从经济学道理来讲,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但是实际上,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经验表明,这个晴雨表的作用并不太明显。美国股市总体上能够起到晴雨表的作用,但也不是非常紧密,也有经济不好,股市挺好的情况。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有一段时间美国经济非常困难,但股市却一路上扬。

其次,股票市场容易产生资产价格泡沫。从宏观调控的角度来看,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是非常容易滋生资产价格泡沫的两个领域。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流动性状况与股票市场密切相关。如果市场流动性过多,资金便宜,很多投资者会利用杠杆借钱,在资本市场上炒作,导致泡沫。二是从众心理、跟风行为或者叫羊群效应比较严重。股票市场有时确实存在一些不理性的因素,这些非理性行为与市场上机构投资者和散户(零售投资者)的比例有关系。中国金融体系框架建立时间较晚,市场上零售客户相对较多,这种情况下,股票市场很容易出现泡沫。而泡沫一旦破裂,就会有一个深度调整期。对此,大家思想上要有所准备。至于目前我国股票市场是否存在泡沫,每个人的判断都不一样。

从中央银行角度来讲,中央银行是否要针对资产价格泡沫进行宏观调控呢?我认为,这有点困难。因为宏观调控主要还是针对国民经济总体运行状况,如根据工业、农业、服务业或企业的经营状况进行调控。如果企业正好和股市在同一个波段,上升或者下降,那好办,中央银行针对国民经济的调节也能有效作用于股票市场;但如果二者不一致,那么央行主要还是针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控,关注就业状况,同时也会关注市场流动性状况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是否合适。

提问2:您对P2P怎么看?会不会出现规模性的倒闭潮?另外,P2P转银行的路子是否可行?

周小川:首先,党中央、国务院鼓励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因为这是一项金融创新,是科技发展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但同时,也强调要依法监管、适度监管,并创新监管方式。

互联网金融不同业态的风险不同,互联网支付风险相对略小些;对于网络众筹的监管,国际上也有一些经验可以借鉴;监管难度较大的可能是P2P。P2P实际上是个体对个体网贷,点对点的贷款。目前来讲,P2P网贷在我国属于民间借贷,因为它也没有作金融行业注册登记,也没有正规监管,相关部门考虑在将要筹备成立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下面建立一个专门的P2P自律性分会,来进行行业自律。从P2P网贷属于民间金融这一定位来讲,有几点需要把握,一是民间融资自负盈亏,自担风险。二是P2P网贷不能涉及高利贷。最高人民法院对高利贷有认定标准,超过以后法律不予保护。三是P2P网贷平台不能做资金池,不能做担保。P2P网贷平台只是一个桥梁,必须确保信息披露充分且公开透明。

有媒体报道,有一部分P2P平台开展了资金池业务,还有一部分平台开展担保业务,这就相当于吸收存款。这些平台在没有取得牌照的情况下,就开展了相关金融业务,是违法违规的。从另一方面来看,一部分平台如果开展了资金池或担保业务,就有可能导致自身的财务问题。本来这些平台如果只是作为一个信息中介,自身财务问题就不大,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如果开展了这些业务,P2P平台本身就卷入了资金借贷关系或担保关系,一旦出现亏损,就会出现“跑路”,卷款逃跑的,这就造成了风险。因此,监管部门对P2P平台有明确要求,不能形成资金池,不能提供担保。若提供担保,则必须申请牌照。目前,这些方面确实比较混乱。

P2P网贷目前还是新生事物,下一步怎么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目前大概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美国有一个比较大的P2P网贷公司叫“借款人俱乐部”,前一段经过美国SEC程序发行上市。为此,P2P平台公司比较兴奋,可能认为美国有一家上市了,以后可能会发展得很好。另一种是,有一些国家监管当局认为P2P网贷是无照经营,对其进行重罚。目前这两方面的情况都有,不要太急于下结论。但是,对于已经出现风险要小心防范。

再有,从比例上来讲,P2P网贷的规模仍然很小,可以给它一定的空间进行观察。有人说P2P平台网站有几千家了,虽是新生事物,成长却很迅速。实际上,从金融体系的总体借贷规模来看,P2P网贷余额目前所占比例连万分之一都不到,可以再给予一定的空间进行观察。但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它一旦发生风险,主要伤害的是老百姓。

提问3:与老百姓关系密切的金融改革,还是宏观方面的改革比较多,现在跟老百姓关系最密切的是股市。我在全国人大,去美国考察过,美国股市投机比例只有10%-20%,但是中国股市70%-80%都是投机。建立股市的初衷是为国营企业筹资,国有企业技术改造没有钱,就建立了股市,让老百姓去买股票。美国股市相对比较平稳,年收益率在9%左右。中国是散户自己去炒,结果上一次上到6000多点后,一下子跌到1000多点,几千万股民被困了这么多年;这次一下子又上到4800点了。现在大家都说,中国股市是政策市。现在是不是大型企业、国有企业经营状况不太好、为获得收入,都进去炒股了?会不会有一天又把小股民套进去了?现在有几亿人在股市里面,您是中国金融界的掌门人,这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不知道周行长有什么看法?

周小川:这个问题很好,表明大家对当前的股指实际上是担忧的,而且是有批评意见的,我觉得,大家说出来有好处。我觉得有几方面可以讨论。一是中国股票市场的投机比例到底有多大?我个人觉得,这可能不是个固定的数。股票市场低迷时,很多人可能都不去关心股市;突然一下涨得太快,很多人都卷进去了,原来不投机的,现在也去投机,所以比例会变。另外,这个比例也与机构投资者和零售投资者(散户)的比重有关系。经过多年的发展,美国市场机构投资者占绝对统治地位,香港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占到一半左右。中国的机构投资者占比可能还不到20%。培养机构投资者,有利于降低投机行为。二是用跟风比用投机更加贴切。跟风的那些人本质上并不是赌徒,与纯投机是不同的。只是他一看到那种状况,经不住周围人的影响,有点忍不住,就跟进去了。三是股市最终还是要服从经济基本面。虽然周期比较长一点,但股市最终一定会回到经济基本面。至于基本面如何折算成合适的股指,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方法。但如果股市最终脱离基本面,涨得过快的话,按照客观规律,迟早会调整,中国和国际的经验都证明了这一点。亚洲金融风波之前,我1997年在马来西亚参加会议,当时马来西亚一位官员很自豪地问我,知不知道全球那家股票交易所的交易量最大?我说印象中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他说,是我这里。这样一个较小的经济体,股票交易量居然大于纽交所的交易量,肯定是过热了。随后不久,泰国金融危机传染到马来西亚时,马来西亚股市大跌。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确实应该加以警惕。在判断股市是否偏离经济基本面方面,还是要发挥机构投资者的判断作用。在股市投资中,我们主张,投资者要按照对上市公司基本面的分析判断来进行投资,不要过于跟风或者完全依赖技术性操作。这样可以逐渐增加股市的理性成分。当然,同时也强调一下,股票投资有风险,而且风险要自担。

提问4:谢谢小川主席的精彩演讲。我提两个实际问题。第一个问题跟汇率市场化有关。咱们外汇结算用的是中间价,而实际交易用实际交易价。若人民币走强,我们占便宜;人民币走弱,我们就吃亏。人民币汇率每变动1%,影响我们公司13亿元。在经济状况不太好的情况下,中间价这个做法能不能改一下?第二个是关于国际上汇率市场化的问题。这些年,人民币成本比较高,我们每年在美元市场上发行50亿—70亿美元的债券,成本比较低,截至目前,平均利率大概3.04%。但是有一个问题,美元在走强,现在我们发债以后要不要对冲,搞一个掉期?我想听一下您的建议,谢谢!

周小川:你这两个问题都切中要害。关于第一个问题,有这么几点。一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是一个不断演进的改革过程。1993年以前,我们实行固定官方汇率,双轨汇率(市场汇率即外汇调剂价格),要调节官价就是一次性调节,台阶式的。后来实行汇率并轨,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但浮动区间很小,窄幅浮动,最早的时候是千分之三的浮动,也有个中间价。2005年汇改后,慢慢地进入到有点像国际上所说的“蛇形浮动的汇率走廊制”。这个走廊是中间价加上正负2%的区间,如果中间价是6.1元,那么实际交易汇率可以在5.98元到6.22元之间浮动。

二是中间价和实际成交价的形成机制不同。国际上来讲,中间价可以是阶段性调整,不一定每天都去调整。中间价的日常变化主要反映国际市场交叉汇率的变化,比如美元兑欧元、欧元兑日元的汇率每天都在变,中间价也会有些变化,但是没有大的调整。一般大的调整,可能是月或季,比如说海关公布进出口贸易状况,顺差变大或缩小,或者出现国际突发事件,这时可以对中间价做一个显著些的调整。在中间价基础上,实际市场交易汇率会浮动。为什么叫蛇形浮动呢?就是说中间值也是变动的。根据改革开放的趋势,慢慢会不断地扩大浮动区间,最后有可能走向更自由的浮动。但是自由浮动,特别是完全自由浮动,是不是适合中国国情?是不是适合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国情?实际上,这有很多争论。中国现在还没有走到那一步,我们只是说现在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逐步扩大浮动区间,因此,中间价和市场形成价有差别是可以理解的,在时间和区间不同,在分析判断上也存在差异。

三是人民币汇率实际交易价格在国内、境外和国际市场都存在少量差异。人民币汇率在国内和香港市场不完全一样,与其他时区国际市场的成交价也可能有一点差异,现在伦敦也形成了规模较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以后伦敦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上的作用可能会变大。这几个市场都可能有不一样,但是理论上来讲,不应该偏离太多,而套戥现象会自动管理差价的形成。

至于您说汇率一变化,对工业企业有很大影响,我觉得这很正常,这说明汇率这个杠杆确实在起作用。但是汇率对石油化工行业的影响历来是不同的,中石化是最大的石油进口企业,而中石油是产油企业,这两个声音往往是相反的。所以,汇率变动不仅仅是影响单个企业,对很多企业都会有影响。您的建议是对的,汇率形成机制一定会逐步改革,将会按不同阶段进一步完善,以求更好地配置资源。

关于第二个问题,当前在国际市场上借外债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不知道您那儿需要的外债是短期还是中期?如果是短期外债,那么汇率变化导致的影响可能相对较小,也有的企业没有做风险对冲;但如果是中长期外债,按照财务管理原则,就必须要做风险对冲,要管理未来的汇率风险。当然,对冲也是个很复杂的艺术,做对冲要花成本,有些企业不愿意付出额外的成本来做这种风险管理。另外,企业选择的金融产品也可能导致风险对冲不成功,这也是一种风险。所以,是否进行对冲,尊重企业的选择。从金融体系建设角度来讲,金融市场将会尽力提供更多的金融产品供投资者选择。当然,有些金融产品在国内市场可能没有足够的交易量,并不一定能够满足企业的需要,企业也可以在国际金融市场(包括香港市场)运用相关金融产品,进行风险管理。

作者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上一篇回2015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现场问答